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1章 衣柜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张禹急忙低声说道:“快找地方藏起来,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能听到脚步声,花蓥月目前可听不到,听张禹这么一说,花蓥月吓了一跳,一种做贼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“藏、藏哪?”花小姐第一次做这种事,多少有点发懵,连忙四下学摸。

    张禹的眼神可要比她好使多了,立刻发现旁边有一个衣柜。张禹一把将衣柜给拉开,顾不得其他,弯腰将花蓥月抱起来,直接给装进了衣柜里,他反应将柜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就这档口,门外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打开,跟着便听王大夫惊咦一声,“咦?门怎么没锁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衣柜里的花蓥月心头一颤,小心肝都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她和张禹挤在衣柜里,衣柜可不大,还有衣服什么的,令二人贴的是严严实实。刚刚张禹是弯腰把她给抱进来的,花蓥月身上穿的是那种绿色的连衣裙。裙子比较窄,有点类似于旗袍,只是没有旗袍那么长,尚没到膝盖。

    张禹抱她的时候也是着急,顾不得那么多,手从下面一用劲,把裙子都给掀了起来。最为要命的是,张禹虽然一只手把门给关上了,可因为听到开门的声音,太过紧张,另外的一只手,还留在花蓥月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当然,两个人现在可管不得这个,压根就没意识到。

    在张禹的脑子里,想的只是一旦衣柜被打开,自己该怎么办?其实也没别的办法,唯有出手把人给打晕,然后再说。

    花蓥月则是一双贝齿,紧紧咬住上下樱唇,像是生怕喘气的动静大了,让外面的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房间的灯亮了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清楚地听到王大夫移动的脚步声,人好像是去了桌子那里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我忘锁门了吧,这脑子,手机忘了,门都没锁......”王大夫小声嘀咕,跟着又朝房门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,只走了两步,脚步声又转回办公桌那里。钥匙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随后又是拉抽屉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听的仔细,跟着抽屉又被关上。脚步声响起,“啪”地一声,灯被关上。又是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听到离去的脚步声,张禹这才松了口气。看来王大夫是手机忘拿了,回来取手机。之所以没有坏人有人进来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花家的大别墅,怎么可能遭小偷。这就好像是自己的办公室,如果第二天早上过来,发现门没锁,又没有什么翻动的痕迹,人多半会认为,是自己走的时候忘锁门了。

    “人走了。”张禹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花蓥月刚刚也听到关门的声音,奈何做贼心虚,仍是大气都不敢喘。现在得到张禹的确定,终于放松下来,开始不住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两个人贴的那叫一个近,花蓥月的喘息全都喷到张禹的脸上。

    别看花小姐脸上都是雀斑,可人家终究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。衣柜中黑暗,又看不到脸,能够嗅到的只是那迷人的芬芳。

    张禹一阵尴尬,赶紧说道:“不好意思......刚刚时间紧迫......”

    才说到这,他突然意识到,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一团柔软的地带上。

    花蓥月的屁股,相较于萧洁洁的,能够稍微小一点。但却特别的绵软,手感极佳。

    特别是先前一不小心把人家的裙子都给掀起来了,手还放在里面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收回手来,满是歉意地说道:“这、这......误会......我不是有意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怨你......”花蓥月先前没意识到这个,直到张禹的手拿开,这才发现。她双颊发烫,自己的屁股还没被男人摸过呢,扁着小嘴,声音极低,犹如蚊丝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咱们别在这里了......先出去......”张禹完全能够感觉到花蓥月急促的心跳,吓得他赶紧把衣柜的门推开,率先出去。

    花蓥月又在衣柜里喘息了半天,这才慢慢地走出来。

    掀起来的裙子,现在已经滑落,但她仍旧低着头,整理着衣服,不敢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也觉得气氛有点紧张,好在已经算是老司机了,他连忙转移话题,“现在人走了,我再看看,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一个箭步,抢到了办公桌那边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先前桌子上放着的手机已经不见。印象中,王大夫应该是打开了这边的抽屉。

    张禹低头观看,办公桌的中间是放键盘的地方,只有左边有一排抽屉。钥匙不在上面,张禹伸手拉了一下,没有拉开。

    抽屉里装着什么,张禹自然不知道,但他隐隐觉得,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,要不然的话,王大夫不可能在进来之后,发现门没关,想走又没走的时候,打开抽屉确认一下。

    医务室也算是办公室了,正常来说,谁也不可能把什么珍贵的东西放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王大夫的重视程度,显然说明,这里面的东西不普通。

    这是一体三个的抽屉,只有上面的抽屉上有锁,但是一把锁管三个抽屉。这种抽屉,张禹的老板台也是这样的,只是要比王大夫的高档一些。

    想要打开的话,也不困难。当然不能从第一个来,他从最下的抽屉着手,勾住底部,稍微一发力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,抽屉就被他给抠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抽屉里,放着手机充电器什么的,再没其他。

    下面的出来了,中间那个就更加容易了。再是一抠,又把这个抽屉给拽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抽屉里面,放着几个笔记本,张禹摇了摇头,应该不是这个。就剩下最上面的一个,这个抽屉是抠不出来的,不过张禹也有办法,谁叫他是木匠的儿子呢。

    这种抽屉下面都是薄板,插进去滑道里的,只要把薄板给抽出来就成。张禹的两只手一前一后,把薄板托住,稍微用点巧劲,就把一头给拆下了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这里面的东西不轻,不敢大意,动作很慢,另一端跟着下来,被他托着底部,轻轻巧巧地给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东西一放到办公桌上,张禹不由得就是一愣,实在想不到,王大夫的抽屉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