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9章 没有机会
    张禹和花蓥月出了三房的别墅院落,前往花老头的大别墅。

    来到别墅三楼,走廊上的大沙发上坐着花家的人。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,这些天来熬得够呛。

    张禹清楚,说这些人是孝子贤孙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就算是再孝顺,也没有这么折腾的,大家伙轮流守着老人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都守在这里,反而显示出这些人的彼此不信任,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花蓥月也说过,老爷子还没立遗嘱呢,这么大的家业,这么多的财产,若说没人心动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有的人希望老爷子赶紧醒来,就算再不济,好歹也立个遗嘱。有的人或许希望老爷子就这么长睡不起,到时候按照国家法律来进行遗产分配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如果老爷子突然醒过来,在这种情况下,第一时间出现到老爷子面前的人,肯定也会在印象中加分,认为是孝子。

    这里的沙发很多,花蓥月带张禹过去打了招呼。说真的,这种场合到家里来,现在还不走,颇有点女婿登门的意思。发现花家人的目光,张禹心中也反应过来,只是没办法,谁叫自己有事呢。

    花剑锋、花剑刃、花剑平、花剑中都在这里,老道和和尚却是不在。

    寻问之下得知,和尚们已经去休息,阳春观的道士们则是答应明天开始摆风水阵,现在也留在花家湾休息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花蓥月的母亲米莱不住地打量张禹,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。张禹被看的,都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蓥月,你和张先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,以前怎么都没听你提过。”这时,米莱忍不住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和张禹......认识的时间不长......”见母亲突然如此发问,花蓥月脸不由得一红。

    张禹也赶紧解释,别让人家给误会了,“阿姨......我这次过来,只是路过......”

    “路过......”米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也都看着张禹,摆明是不信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换谁谁也不信。人家爷爷生命,你跑过来串门,可以说是过路,假设是凑巧了,那你不至于留这么长时间吧。看这个意思,是不想走了,得是什么交情。

    花蓥月见家人这般,心中羞臊不已,也跟着解释起来,“张禹真是路过......他说......明天要给我治脸......所以就没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给你治脸?”“给你治脸?”......花家的人这一次都先后发出惊诧之声。

    要知道,花蓥月的脸,找了多少名医,国内国外的都有,谁也治不好。张禹一个毛头小子,就算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可终究不是医生,拿什么给治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花蓥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开玩笑吧。”“就是,老爷子都病了,现在人事不省,就别开玩笑了。”“别整这个没用的了,我们知道你们俩的关系。用不着解释。”......花蓥月的哥哥姐姐弟弟们,纷纷如此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怎么还说不清了......本来就是么......”花蓥月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说道:“花小姐,治脸的事儿,明天再说。花老爷子还没醒来,咱们到一旁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花蓥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到一边的沙发上就坐,走廊上的沙发很多,有长有短。二人是在靠外侧的沙发坐下,花蓥月低着头,只是时不时地偷眼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显得十分淡定,都已经把眼睛给闭上了,仿如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心里可不是这样,而是在琢磨,到底谁给花老头心脉位置扎的针。

    看花家的阵仗,大家伙都守在外面,生怕有人对老爷子图谋不轨。有人想要进去做点什么,估计都逃不出众人的视线,更不要说是在老爷子的心脉上针灸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......是有人当着众人的面针灸的......”张禹琢磨不定,睁开眼睛看向旁边的花蓥月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道:“花小姐,我想上趟卫生间,能带我过去么。”

    一听他这么说,花蓥月轻轻点头,说道: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花小姐也是个精细人,见张禹的声音这么小,就知道是有什么话要单独跟她说道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子,带着张禹下楼,去二楼上卫生间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卫生间外面,张禹先是查看了一下,确定里面没人,这才说道:“花小姐,是不是你爷爷回家之后,每天你们都守在房间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花蓥月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想要单独接触你爷爷,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机会的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蓥月认真地说道:“谁也不能单独接触爷爷的,进屋都是大家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给你爷爷针灸过?”张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针灸......”花蓥月摇了摇头,说道:“印象中虽然做了很多检查和治疗,但好像没有针灸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张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又没有人光明正大的针灸,又有这么多人盯着,花老爷子身上的针眼,又是哪来的?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禹听到不远处有门响。二人刚刚说话的声音不大,料想不会被人给听到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过去,只见房间内走出来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女人。一个能有五十来岁,一个二十多岁。

    瞧那模样,就是医生和护士,尤其是那年轻女人的手上,还托着一个药盘,上面放着药物。

    医生将门关上,跟着就看到了张禹和花蓥月站在卫生间门口,她礼貌地说道:“花小姐,这位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我朋友,不知道卫生间在哪,我带他过来。”花蓥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和一个男人站在卫生间门口,多少有点叫人难为情。

    好在医生也没有多问,只是说道:“我上楼去给老爷子换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等下就上去。”花蓥月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上楼,张禹则是进到卫生间,解决了问题之后,就同花蓥月再次上楼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楼上,花家的人仍然坐在走廊上,卧室的门是敞开的。

    张禹和花蓥月坐到原先的位置上,过了能有二十分钟,才看到先前碰到的医生和护士从房间内出来。

    医生走到花剑刃的面前,说道:“花先生,老先生的血压有点低,但并没有生命危险。葡萄糖已经挂上,一个小时左右能够扎完,到时候我会再上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