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00章 夜探诊室
    医生和护士随后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的目光,一直随着二人,他的耳朵好使,在两个人走到楼梯口的时候,他听大夫说道:“小冉,等下你就回宿舍休息吧。等我给老爷子拔了针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每次都是您加班,多不好意思,要不然,今晚我来吧......”护士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年轻人事情多,早点回去吧。”大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王大夫。”护士感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一边说着,一边下到二楼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,转回头来,看向卧室那边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卧室的门仍然是开着的,却没有人再从里面出来。张禹扫了眼走廊上的花家众人,人就这么多,没有一点变化。

    张禹进到花老头的卧室,卧室很大,不同于普通人家的房间。站在门口这里,根本看不到床。

    刚刚大夫和护士进去,根本没人跟着,只有她们两个。这一进去就是二十分钟,如果想要对老爷子做点什么手脚,只怕是没人会发现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......

    进去做什么都够了!

    张禹没有吭声,他记得刚刚大夫说过,等下要上来给花老爷子拔针。

    老爷子就靠葡萄糖撑着,每天都要输液,这也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思量了一会,张禹有了计较。他先安静的等待,一直等了能有五十分钟,他才伸了个懒腰,打了个哈切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,一旁的花蓥月说道:“是不是困了,要不然的话,你先去我那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张禹借坡下驴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是客,主人总不能让张禹自己过去,花蓥月站了起来,跟母亲打了招呼,就送张禹下楼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,走廊上十分安静,一个人也没有。张禹朝花蓥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,指了指卫生间那边。

    花蓥月不明就里,但还是点头,两个人放轻脚步,来到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可不是在外面说话,直接伸手拉着花蓥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乍被张禹将手抓住,花蓥月吓了一跳。最为要命的是,还被拉进了卫生间,这让她的芳心乱颤,险些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进到里面的蹲位,张禹将门关上,他跟着发现花蓥月的喘息有点重,明显是紧张过渡。张禹赶紧低声说道:“别害怕,我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蓥月轻轻点头,小声说道:“你又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大夫,好像能够自由进入你爷爷的卧室,你们家里的人,也没个盯着的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王大夫呀,她是我爷爷的私人医生,来我家有二十年了,我爷爷最信任她了。别人生病的话,王医生都不会管的,只负责我爷爷一个人,而且还是我们家的管家。在我爷爷心目中的地位......比我还高呢......”花蓥月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么......”张禹这才明白,为什么王大夫能进到老爷子房间那么久,没人过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怀疑她有什么问题吧......那是不可能的......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说法,我也觉得不太可能,可是......”张禹若有所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花蓥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觉得,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问题......要不然这样,等下她上楼送药的时候,咱俩进到她的房间看看......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是不是不太好......”花蓥月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也是为了救你爷爷,相信我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般真诚,花蓥月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好吧,不过......千万不能让人发现,要不然的话,咱俩就糟了......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她的小心肝却不住地乱跳,又是紧张,又是刺激,似乎有种侦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花蓥月自然是听不到,可这个声音却瞒不过张禹的耳朵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她出去了,等她回来再走了,咱们再行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,听着外面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脚步声直奔楼上,过了能有一会,这才下来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又响,估计是人回来了。很快,又是一声轻响,脚步声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花蓥月,低声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蓥月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,来到王大夫的房间门前,他先是仔细听了一下,确定里面没有他人,这才伸手抓住了门把手。

    房门是锁着的,没有拧开。这个不要紧,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名片,在门缝上一划,“咔”一声,房门应手而开。

    里面关着灯,好在别墅外面有路灯,倒也能看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闪身进去,花蓥月跟着进入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一排药柜,两张对在一起的办公桌,桌子上有电脑,一台电脑旁还放着一个手机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花蓥月突然惊叫一声,好在她的声音不大,及时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常,听到她的声音,连忙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......那是什么......”花蓥月一手指向药柜旁的墙角,一手急忙抓住张禹的胳膊。

    张禹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随即发现,那里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身上为白色,站在角落里,着实有点渗人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及时发现,那只是一个人体模型,黑夜之中,光线暗淡,才显得吓人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安慰道:“就是一个假人,别怕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蓥月小声地点头,这才发现自己抱着张禹的胳膊,有点不好意思地放下。

    张禹倒没有注意这个,眼睛仍然放在假人的身上。他的视力强于常人,很快就发现,这个假人身上好象有一条条的细线。

    出于好奇,张禹朝假人那里走了过去。来到近前,这下看的清楚,假人的身上果然有红色、绿色的线条,上面还有标注,根本就是一个人体穴位、经络模型。

    这种模型,在医院里并不少见,但大体上都是中医所用,西医可不用这个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问道:“这个王医生是中医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什么都会点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刚想说,那也正常,可就在此刻,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蹬蹬蹬......”

    听方向,好像正是奔着这边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