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5章 还没立遗嘱
    陆道人又一次把皮球踢给了悟能大师,他和张禹虽说没有什么默契,此刻却也是一唱一和。

    花蓥月的父亲花剑中看了眼悟能大师,又看了眼花剑刃,慢吞吞地说道:“二哥,你看这......怎么办......”

    他显然现在拿不定主意,加上这件事情上,自己说的也不算,干着急也没用。

    花剑刃是信佛的,和尚也是他请来的,总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。他虽然也有点为难,但还是先看向悟能大师。

    不想这时,花剑锋突然说道:“老二,据我所知,父亲还没立遗嘱吧......你若是不着急,我们就更加不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向吕真人,温和地说道:“道长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他朝吕真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这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...”花剑锋的话,好像是提醒了花剑刃,他连忙叫了一声,跟着咬了咬牙,好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师......我父亲的病,一定能治好吗?不会有什么闪失吧......”花剑锋冲悟能大师说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也都一起看向悟能大师,谁都明白,这是花剑锋让悟能大师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有因有果,一切还要靠花老施主的造化。阿弥陀佛......”悟能大师见大家伙都看向他,他双手合十,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老和尚也知道现在是什么节骨眼,是打包票的时候,这种事谁能保证一定就能治好。老和尚也会点医术,还用了二阳指,都没有把花老爷子给弄醒。现在让他打包票,万一人死了呢,岂不是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治病的事儿,医院都没有说给你打保票的,和尚能给你打这个保票么。

    陆道人马上趁机说道:“大师,你刚刚不是说,再给你三天的时间就行,现在怎么说生死有命了?”

    花家的人也盯着大和尚,谁不明白那是敷衍之词,能不能治得好,根本是模棱两可。

    “再有三天,是贫僧用二阳指医治的一个疗程。老施主能不能醒来,就得看缘法了。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......”悟能大师又是双掌合十说道。

    花剑刃就指望悟能大师出手治好老爹,结果现在成了没准的事儿,怎不叫人来气。可就算心中有气,也不便发作。

    他心中为难,旁边的花剑中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道:“二哥,现在救父亲要紧......万万不能拖延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花剑刃点了点头,他看向吕真人,说道:“道长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......”吕真人淡淡然地说道:“我道家向来广结善信,若时常上庙敬香,倘家中有事,我阳春观必当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不客气,直接就告诉花家的人,你们平常不来烧香送钱,现在找我救人,是不是得有点说法。先前什么态度。

    这种话,也要分谁来说,一般人要是说这样的话,会被认为是不自量力,而吕真人可是阳春观的住持,说出这样的话,分量自然不同。

    同样,这番话也显示出吕真人的自信。

    花剑刃忙赔出笑脸,说道:“道长息怒,若道长能够治好家父,我花家愿跟阳春观结五个亿的信善,并月月到观进香。”

    他这次下了血本,另外也拿定主意,要是阳春观的本事真的比二林寺大,那自己以后不去二林寺了,改去阳春观。

    吕真人兴师动众为的是什么,不就是钱么。

    等到了这个答复,吕真人微微点头,说道:“那就按照我说的,先看看花家的风水,花老先生的病,跟家中的风水息息相关,只要解决了风水上的问题,我敢保证,花老先生一定能够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十分自信,说完这话,就直接朝外面走去。而且他的话,也算是给打了保票。

    他敢这么说,那是他认定,花老头会这样昏迷不醒,绝对是因为受到了九州傲龙局的反噬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会突然这样。

    如果有别的病症,以自己的医术,不可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吕真人往外面走,陆道人带着阳春观的弟子们在后跟上。花剑锋也不逗留,朝外走去,花剑刃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剑中,你招待一下几位大师,我跟着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也走了出去,老四花剑平也跟了出去,花剑中按照二哥的说法,走到悟能大师面前,招待和尚们休息。现在事情还没解决,总不能直接就把和尚们都晾到一边。

    花蓥月则是看向张禹,说道:“张先生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着去看看,不知花小姐是否有空,陪同前往。”张禹微笑亲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蓥月对张禹十分的好奇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同出了卧室,卧室外的人早就听到里面的说辞。大家伙站在原处,有心跟着去看看风水,可总不能这边不留人。再者说,去那么多人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花蓥月跟母亲打了招呼,陪同张禹一起下楼,出了别墅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的时候,阳春观的道士们和花家的三位已经坐上三辆观光车离去。倒也能看到去的方向,是河水上游的方向。

    别墅外还有观光车,花蓥月说道:“咱们也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张禹微微摇头,说道:“我想步行过去走走,花小姐愿意陪同么。”

    张禹言谈举止都很平和,显得亲和力十足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花蓥月遇到的男人只有两种,自家的亲人不算。这两种,一种是阿谀奉承、卑躬屈膝;另外一种是嫌她长得丑,不愿意搭理。

    一看这两种人,就能想到这两种人的身份。拍马屁的,肯定身份比较低,嫌她丑的,不愿搭理的,必然是门当户对,人家也有钱有势。

    像张禹这样,双方算是身份对等,而又没有露出丝毫嫌弃之色的男人,实在是少见。

    花蓥月虽然是大小姐,但是因为长相,让她多少也有点自卑感。所以,在遇到像戚武耀那种人的时候,直接就不假辞色,冷冰冰的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这般相待,让她感觉很是舒服。花蓥月是高学历,有修养的,她微微颔首,“好呀,那咱们就走着过去,我们家的风景不错,我时不时的也会沿着河边散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