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6章 真诚
    花蓥月和张禹出了大门之后,没有过桥,沿着墙边和河边朝上游走去。

    这条走廊,也是相当的漂亮,树木、长廊,有花有草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河道中露出淤泥,失去了先前的美观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不是无当集团董事长吗?为什么那位道长称呼你为道友,难道你也是道士?”二人沿路走着,见张禹只是四下瞧着,也不出声,花蓥月有点忍不住,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们镇东区那边有个无当道观,我是那里的道士。”张禹直接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道士......无当道观......我想起来了,还有个道观足球队呢。那个球队,就是张先生的了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想不到,张先生既能做道士,又能做生意,实在是全才。”花蓥月笑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花小姐夸奖,我也就是运气好吧。”张禹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运气都是给有准备的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,说的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闲聊,也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聊了好一会,花蓥月突然问道:“张先生,你说你这次是路过,怎么看起来不像呢,毕竟我家也比较偏,不管去什么地方,也不会路过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”张禹仰天打了个哈哈,说道:“花小姐真是冰雪聪明......实不相瞒,我这次前来,是找花家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们家帮忙?”花蓥月一愣,疑惑地问道:“帮什么忙呀?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......没有什么问题,但要请花小姐暂时保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挺神秘的......”花蓥月不由得撅起小嘴,跟着好似孩子一般地说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的嘴巴严着呢。”

    同张禹在一起聊天,她觉得很轻松,两个人处于对等的位置,张禹又不介意她的容貌,这是最为重要的。

    从小就一脸麻子,这对花蓥月来说,影响是很大的。小的时候,天真的孩子们都不懂钱的重要性,有一份纯真,却又同样喜欢漂亮的小女生。在幼儿园里,跟她一起玩的人就不多,长大了之后,人们知道了钱的重要性,愿意围绕在花蓥月身边,可却少了那份纯真。

    她能猜出来,张禹是有事前来,却没有想到,现在会说的这么直白。她很想知道,张禹此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得到消息,你们花家握有四到五只国证30的股票,而且还是控盘坐庄。我打算操控股指,因为过些日子,戚家恐怕会强行拉升,我要打压估价做空算计他,但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够,所以这很需要花家的帮忙,一起进行砸盘。当然......花家有可能会损失一笔钱......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砸盘对付戚家......”花蓥月一愣,疑惑地说道:“你们有什么过节......还有,你说我们家掌握国证30的股票,这事我都不知道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调查得来的结果。”张禹很是自然地说道:“我和戚武耀的矛盾,也不是什么秘密。总不能他一直算计我,我不回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这么大的事儿......你就这么告诉我了......”花蓥月诧异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这可是重大的秘密,如果泄露出去,让戚家知道,后果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张禹平和地一笑,说道:“刚刚你不是说了么,嘴巴很严,会给我保密的。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......咱俩认识的时间也不长......”花蓥月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直觉啊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都行......”花蓥月嘴上说着,心中却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秘密,张禹凭着直觉就告诉她了,而且相信她会保密。这种信任,可是很难得可贵的。

    花蓥月感动了半天,之后才认真地道:“戚家的实力和我们花家差不多,而且你还说这种事情会赔钱......那我们家怎么可能答应......不管是从什么角度,都是没有理由的。”

    赔钱是一方面,戚家的实力又摆在那里,帮助了张禹,就相当于和戚家做对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虽然实力不弱,可要跟戚家、花家这样的家族比,就要差上不少了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也觉得没什么机会,不过现在,似乎有机会了。”张禹自信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机会了?什么机会?”花蓥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爷爷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......你是说,你能治好我爷爷......”花蓥月一下子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还没有完全看出端倪,治好你爷爷的把握也不大,但是有一点,我已经可以确定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确定什么?”花蓥月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人在害你爷爷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你知道吗?”花蓥月又是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摇头,说道:“这个人到底是谁,我暂时还不能确定,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这个人一定是你花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家的人......这、这怎么可能......”花蓥月连连摇头,显然是不信。

    张禹笑道:“我知道你不信,不用着急,事实早晚会摆在你的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来我们家,就敢这么说。那你说,是谁害我爷爷?”花蓥月嘴上强硬,心中现下也是狐疑不定。

    因为张禹的笑容,看起来是那样的自信,那样的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具体是谁,我现在说不准。对了,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。”花蓥月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......先把刚刚房间里,你们家的那些人的关系,跟我说说好么......就是那四个人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我大伯、二伯、我爸,还有我四叔......”花蓥月当下将四个人的情况进行了描述,说明哪一个是谁。

    张禹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,现在说正题。你大伯跟你二叔说,你爷爷还没有立遗嘱。在他说这话之前,你二叔还是比较镇定的,很信任二林寺的和尚。可听了这话之后,人明显有点紧张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花老头的身上有针眼,通过大概的了解,张禹知道,花老头是在家里治疗。既然这样,那肯定是家里人干的。

    而花剑锋说了遗嘱的事儿之后,花剑刃的变化之大,着实可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