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4章 闭窍
    张禹给花老爷子把脉,眼下老爷子的脉搏并不是很有力,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多少天水米没打牙,全靠葡萄糖撑着,人虽然死不了,可不吃饭肯定是不成的。

    像花老头这般年纪,有些老年病也很正常。若说其他的毛病,张禹却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中医讲究的是望闻问切,张禹看向花蓥月,问道:“花小姐,不知道你爷爷之前的症状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花蓥月眼下直迷糊,一个劲地琢磨张禹到底是怎么回事,不是董事长么,还是个道士吗?

    听到张禹问她,她才反应过来,连忙说道:“我爷爷前些天突然双目失明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去医院检查,也没什么问题。正想办法给爷爷治疗眼睛的时候,爷爷那天晚上睡着,就再也没醒过来,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。有呼吸有心跳,就是不知道得了什么病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张禹轻轻点头,这种症状,他也是从来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他抬手翻开花老爷子的眼皮,既然说先前失明,那就要看看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只一瞧,花老爷子的眼珠子,是白眼球多黑眼球少,在黑眼球之上,隐隐蒙着一层黑色的丝网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张禹就知道,这是神窍不通的症状。用中医的话说,就叫闭窍。

    人有七窍,耳乃精窍,目乃神窍,口鼻乃气窍。古语云:五脏常内阅于上七窍也。故肺气通于鼻,肺和则鼻能知臭香矣;心气通于舌,心和则舌能知五味矣;肝气通于目,肝和则目能辨五色矣;脾气通于口,脾和则口能知五谷矣;肾气通于耳,肾和则耳能闻五音矣。五脏不和,则七窍不通。

    这话什么意思,说的就是眼睛被称为神窍,与肝脏相连。肝脏有问题的话,会影响到眼睛,比如说肝火旺盛,人的眼睛上就会有血丝。如果肝脏阴阳失调,引起气血失和,经脉不利,那就会导致青光眼。倘若肝脏衰竭,人就会变成瞎子。

    肝开窍于目,花老爷子明显是闭窍了,可刚刚把脉的时候,没看出来肝脏有什么大毛病,按理说不应该。

    通常出现这种情况,往往是被中医高手强行给闭窍了。目神经上有穴位,用银针闭窍,就能让人失明。只要重新开窍便可以恢复,这不是什么难事,张禹也会。

    可问题在于,花老爷子为什么还会昏迷不醒呢?

    从脉象上真的看不出端倪,那就只能用心眼查看了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抓住花老头的手腕,闭上眼睛,用心眼去感受花老爷子体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先从顶轮查起,三魂七魄俱在,只是七魄有些黯淡,显然是命不久矣。至于说其他的毛病,一概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暗自嘀咕,人若是快死了,总得有个原因,无疾而终虽说很正常,毕竟人有寿命,但花老头被闭了神窍,显然是有人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他旋即想起吕真人说的话,说老爷子是闭了心窍。

    心开窍与舌,张禹立刻放开花老头的手腕,伸手掰开他的牙关。

    舌苔颜色跟心脏的症状相连。心的功能正常,则舌体红润,柔软灵敏,语言流利;心的阳气不足,则舌质淡白胖嫩;心的阴血不足,则舌质红绛瘦瘪;心火上炎,则舌尖红,甚至糜烂;心血瘀阻,则舌质紫暗或有瘀斑;心神失常,则舌体强硬,语言障碍等。

    花老爷子的舌苔发紫,这是心血淤阻的症状,但这个症状,绝不可能让人昏迷不醒。光是因为这个,根本轮不到他张禹来治,医院就能给治好。

    “没毛病啊……”张禹暗自嘀咕一句,无奈地直起身子。

    但他还不愿就此罢休,就好像是一个认真的医生,不找出病根来,绝不收手。既然又在心脏这里发现了问题,张禹觉得查看一下老爷子的心脏。

    他把手放到老爷子的心脏位置,也就是随手一放,查看一下心跳。瞥眼间的功夫,他突然看到,在心脏这里,有一个小小的白点。

    这个白点极小,小到只有针眼的程度。以张禹的经验,一眼就能确定是怎么回事。这是不久前,有人用银针给老爷子刺穴。心脏附近的穴道不多,却能够连接整个心脉,针眼所在的位置,是ru根穴下,明显是刺偏了一点。穴位刺偏就会见血,跟着也会结疤。结疤掉了之后,就会出现这个白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张禹再次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在心脉这边针灸,没听说能够让人昏迷不醒,通常来说,得是在脑部动手才对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心中清楚,这个发现十分重要,很有可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至于说,九州傲龙局被破,正常来说,花家肯定是走背字不假,但也不至于让人生病。当然,既然是走背字,也难免招来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无妄之灾,对花老爷子下黑手的人是谁,这个张禹肯定是猜不出来的。他心中隐隐能够预见到,下黑手的人,必有图谋。如果只想让花老爷子死掉,只怕人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另外,造成这疤痕的时间,绝不会距离很远,很有可能就是三五天前。

    看来这事,自己得好好了解一下,或许就能给找出下手的人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他心中不住地琢磨,手上再没有其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这时,吕真人突然开口问道:“张道友,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哪能在这里说实话,只是轻轻摇头,“看不出什么大毛病,好像正如吕真人所说,是闭了心窍。另外,我来的时候,发现外面的河水干涸,显然是风水不佳。刚刚听道友说,曾经在此布置过九州傲龙局,据我所知,这可是平地生龙脉的风水大阵,倘若被破,必然反噬,要走几年的背字。花老爷子昏迷不醒,估计就是由此所致。”

    吕真人见张禹认可了他的说法,微笑着颔首点头,说道:“道友果然见识卓越,贫道佩服。眼下花家既然不相信咱们道家,那咱们不如先就此告辞,先请二林寺的大师给诊治。倘若就不醒,咱们再帮忙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他的说法,一来是耍大牌,二来是不想张禹从中参合,搅了自己的好事。

    张禹也明白吕真人的意思,可他又不想这么走,迟疑了一下,张禹说道:“如果我看的不错,花老爷子恐怕命不久矣,若是耽搁,十分不妥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……”这一次,说话的是吕真人的师弟陆道人,“刚刚悟能大师不是也说了么,再有三天的时间,就能把人给救醒。那还需要咱们做什么,回去等悟能大师的好消息就可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