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3章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
    吕真人的手放在花老爷子的手腕上把脉,一声不吭,只是脸色渐渐凝重。众人谁也没出事,只是静静地瞧着。

    张禹的心中有点好奇,花老爷子的脉搏到底是什么样的,为什么会让吕真人这般。

    对于吕真人的实力,张禹的心中大概清楚,应该也是法师的修为。由吕真人亲自出手,诊脉肯定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吕真人终于放开花老爷子的手腕,淡淡地说道:“花老先生的症状,好像是闭了心窍所致。我这里有一枚开窍丸,服下之后,定能立竿见影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精致的小药瓶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说,花剑锋立刻急切地说道:“那就快请真人给我父亲服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、好说......”吕真人自信地说道:“准备一碗温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站在张禹旁边的花蓥月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房间内就有水壶,她用茶杯接了一碗水,又吹了吹、尝了尝,确定能够服用,这才将水送到吕真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吕真人的目光只是放在床上病人的身上,并没有去看别处,显得颇为专注。等水送到,他手掌一番,一张符纸又出现在两根手指之间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符纸自动点燃,让花家的人都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吕真人不紧不慢,将点燃的符纸丢入水杯,跟着从小药瓶中取出一颗药丸,喂入花老头的口中,又接过水杯,把水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这里,只等待花老爷子能够醒过来。

    在张禹看来,吕真人亲自出马,又有花老爷子是闭了心窍,看来应该是有些把握。

    可大家伙等了半天,也不见花老头有啥反应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和尚自顾自地说道:“不是说服用了开窍丸,人就能醒过来么,也不知道得等多长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也是花家所关注的。花剑刃随即说道:“吕道长,不知家父何时能够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吕真人已然微微皱眉,正常情况下,现在应该已经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马上回答,又抓住了花老爷子的手腕,过了半天才道:“我这开窍丸已经起了作用,华老先生的心窍已经慢慢打开。之所以没醒,乃是因为此病的根源尚在,需要将这根源解决,人才能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根源,什么根源?”花剑刃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花家的风水出了问题。”吕真人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问题?”花剑刃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花剑锋跟着说道:“真人,我们家的风水,当年是请尊师帮忙摆的,能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吕真人淡淡地说道:“风水不是说摆上了就再也没有问题,其实跟园林艺术一样,也需要保养和维护。如果我记得不错,你们花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登过我们阳春观的大门了。这风水失去了维护,必然会有不少地方被不慎移动,长年累月的下来,阵法不仅被破了,甚至还会反噬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“有这么玄吗?”......在场的和尚,明显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哪怕是花家的人,多少也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道长......会这么严重吗?”花剑刃说道。

    听出他们不信,吕真人只是微微一笑,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此阵名叫九州傲龙局,乃是当年师尊所摆,花家能有今日,也全靠此风水局。你们若是不信,那就算了,贫道也不抢救。这就告辞,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子,径直朝门口走去,只走了一步,就看到了站在花家人后面的张禹,不由得愣了一下,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张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吕道友。”见被吕真人发现,张禹也不躲躲闪闪,直接走到吕真人的面前,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道友今日怎么有空,跑到这里来了?”吕真人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路过而已,听闻道友在此诊病,故进门学习一二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话,吕真人可是不信。

    但吕真人也不多言,只是说道:“原来如此,不过贫道这就要走了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了不远处陆道人一眼,示意陆道人这就走。

    花剑锋见他真的要走,连忙上前阻拦,“吕真人,何必着急走呢。”

    “花先生,实不相瞒,若非你诚意相邀,贫道今日万不会登门。看得出来,你们花家并不信道,那贫道多留无益,自当告辞。待花家信道之后,再请贫道来也不迟。”说到这里,吕真人突然看了张禹一眼,又道:“张道友,你说我......说的有道理吗?”

    旁人莫名其妙,不明白他为什么跟张禹来这么一句。但是张禹明白吕真人的意思,吕真人这是告诉他,咱们全真、正一两教,即便有内部矛盾,可终究都是道家,供奉的都是三清。人家根本不信道,人家是信佛的,在这个时候,咱们应该站在一条线上,不能说上杆子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他现在更多的是好奇,想要瞧瞧,花老爷子到底得了什么病。

    悟能大师和吕真人先后出手,都没有把人给弄醒,显然这情况要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严重。

    他随后说道:“我只想给老人家把把脉,不知道友可否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意。”吕真人平淡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堂而皇之的走到床边,他早已迫不及待,坐下之后,就抓住了花老爷子的手腕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看的是莫名其妙。在场只有阳春观的人认识张禹,知道张禹的本事。二林寺的和尚,根本没见过张禹,即便是悟能大师曾经在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见过,可当时的张禹和现在的张禹有了不小的变化,他早就将人忘到脑后,只是觉得有这么一点面熟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,在屋里的这些,根本没见过张禹,他们都不知道,张禹是什么时候混进来的。有心阻拦,奈何刚刚看到张禹和吕真人如此亲近,就没有多言。

    也就花蓥月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她现在也是莫名其妙,张禹明明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怎么去跟吕老道熟识,还相互道友长道友短的称呼,难道说也是个道士,不太像呀。

    吕真人本想这就离开,眼瞧着张禹给花老爷子把脉,便没有马上走,而是转过身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本事,吕真人最清楚,他想看看,张禹的见解是否跟自己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