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2章 二阳指
    “来给爷爷看病的......”花蓥月不禁暗自嘀咕一句,她心中纳闷,这位无当集团董事长还兼职医生么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张禹到底是什么意思,越发的好奇,不知道张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琢磨了一下,花蓥月说道:“没想到张先生还通晓医术,你既然专程前来,那就请进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他跟着花蓥月上了观光车,由司机开车,前往花老爷子的别墅。

    到别墅下,二人一起上楼,眼下一楼的大客厅内已经没有和尚了,比较安静。可是上楼的时候,花蓥月突然有点,自己怎么就答应这小子,把他给带进来了呢。

    花家跟张禹连一毛钱的交情都没有,两个人是在耀文慈善拍卖会上见过面,却也一句话都没说过。这个家伙突然登门,能有什么居心。

    她偷眼看向张禹,张禹神态自然,举止有素,不像是暴发户,也不像是有事相求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这个男人显得平易近人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上到三楼,一到走廊上,就看到花家的人都站在外面,那些和尚老道已然不在,料想是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她带着张禹走到房门这里,众人看到她带着一个青年人过来,不禁都有点纳闷,好奇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只有花蓥月的母亲见过张禹一次,刚刚女儿也说了。但花母也是好奇地打量张禹,不晓得张禹的来意,女儿怎么还给带上来了,不知道家里有大事吗?

    花蓥月发现,大伯、大伯、父亲和四叔都不在外面,她先行介绍起来,“这位是无当集团的张禹先生,张先生,这位是我二娘、这位是我妈、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介绍,张禹逐个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张禹的心思全在房间之内。他看到房间内站有道士、和尚,从道袍能看出来,是全真教那边的道袍。

    他心下嘀咕一句,这是谁病了,看来挺重要。

    “妈,情况怎么样?”这时,花蓥月小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进去给......”花母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把话说完,就听房间内响起悟能大师的声音,“圆空、圆业,你们俩将花老爷子扶起来,看为师用二阳指为他诊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......

    马上有两个和尚答应,立刻照办。

    “二阳指,只听说过一阳指呀......”房间内也不知是谁,冒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二指禅倒是有......”跟着又有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声音不大,但不少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不难预见,说这话的肯定是道士。

    一个和尚当即不满,说道:“你懂什么?一阳指是一个手指头发功,二阳指是两个,两个手指头发功,当然要比一个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还是二指禅么......”又有道士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在外面听的清楚,他已经知道是谁病了,花家的老爷子,花蓥月的爷爷。

    这和尚和道士,是花家请来的不假,只是又请道士又请和尚,难免让两边不满。这也就是花家有钱有势,若是换做小门小户,两边都得走。

    但是说到二阳指,张禹也想看看,这个二阳指到底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房间内突然没了声音,仿佛大家伙都在专注地看着。外面的人,看起来也十分紧张,张禹忍不住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见他进门,花家的人刚要阻拦,可张禹动作快,已经进去了。大声喧哗,显然不太好,料想这么多人在里面,总不会让张禹造次。

    张禹是花蓥月请来的,见他进去,花蓥月急的跺了一下脚,硬着头皮跟了进去。张禹一进到卧室,里面和尚、道士泾渭分明,另外还有花老爷子的四位儿子也在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目光,现在都在床上,根本没人会注意张禹突然进来。

    张禹往床上看去,就见一个老头被脱了上衣,两个三十来岁和尚坐在旁边,扶着老头盘膝坐好。不难确定,这老头应该就是花老爷子。张禹仔细打量,老爷子不太像生病的样子,难道说是因为九州傲龙局被破,遭到了反噬,按理说不应该的。

    他随即又看到了熟人,那就是道士之中,吕真人和陆道人站在前面。看到他俩,张禹心中好笑,把人家的风水局给破了,现在这是要给补救。

    这始作俑者,估计又要大赚一笔。至于说床上坐在花老头身后的老和尚,张禹也曾有一面之缘,料想就是那位悟能大师了。

    悟能大师慢慢地抬起手来,手指抵住花老头的后脑海,再没有其他的动作,好像是在用真气给人治病。

    大家伙谁也不出声,静静地瞧着,不大工夫,便看到花老头的头顶冒出阵阵青烟,看起来就跟电视里运功疗伤的情景差不多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也不见花老头有任何的反应。而悟能大师的脸色,则是越来越红,就连自己的头顶,也有死死蒸汽冒出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悟能大师停下手来,长长地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花剑刃见状,连忙问道:“大师,我父亲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衲已经用二阳指为他开穴度气,只是令尊的病太重,一时间难以痊愈。再给老衲三天的时间,保证能够手到病除。”悟能大师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,怎么又要三天时间了,刚刚不是说,能够手到病除么。”吕真人马上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和尚都对他怒目而视。倒是悟能大师还算平和地说道:“我只是没有想到,花老施主的病情如此严重。但想要让老施主醒来,只怕除老衲之外,再无他人能够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未必吧。”吕真人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悟能大师挤出一丝笑容,说道:“忘记道长此番前来也是给老施主诊治的。那道长就请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慢慢从床上下来。

    两个扶着花老头的和尚,将花老头给稳稳的放平。

    吕真人自信地一笑,说道: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来,这是自己重创二林寺,抢回一些信善的大好机会。吕真人来到床边坐下,伸手拿住花老头的手腕,这是在诊脉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的脸色就是一变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这样……”吕真人在心中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花老头的症状,跟自己的想象中,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恢复每天四章更新,凌晨两章奉上,天亮之后再码字更新。争取这两天恢复到以前的频率,都是凌晨一并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