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1章 悟能大师
    花家湾大别墅三楼,花家老爷子的卧室门前。现在这里,左边站了能有十多个道士,右边站着十多个和尚。

    这些道士自然是阳春观的高道了,吕真人甚至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昨天的时候,花剑锋就去了阳春观,请吕真人前来。吕真人心中有数,九州傲龙局是他让师弟出手破的,眼下花家出了问题,这才来重新请他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花家都没登过阳春观的大门,吕真人怎么可能说被请走就被请走,少不得要装下大牌。他当时托词不去,让师弟送客。

    花剑锋是信奉道教的,当年家里摆风水的时候,是他主张请阳春观的人。他隐约看出来吕真人是故意刁难,所以在跟陆道人出去的时候,难免要寻问一下。

    陆道人知道师兄的意思,难免将这些年花家重佛轻道的事儿给说出来。既然你们花家不信我们,一直去和尚庙布施,那有什么似的话,也就别来找我们了,去二林寺多好。

    花剑锋明白了缘由,于是今天早上又赶到阳春观。这次过去,带了厚礼,上等的玉石和几箱子钞票。少不得也要说些好话。

    面子给足了,吕真人便点头答应,过来瞧瞧。他知道缘由,所以也有这个自信。只是这些好处,不算是解决问题的钱,等到了地方之后,再谈价码。

    吕真人和花剑锋刚到花家,还没等进到花老爷子的卧室呢,就在走廊上碰到了一大堆和尚。

    佛道之间,这要是换到古代,跟仇人其实没多大区别。以前道家是主流,老百姓大多信道,给道观送钱。佛家是从外国传进来的,发展势头迅猛,曾经在一段时间力压道教。

    本来信众就这么多,道家自己还分各大流派,互相争夺了。这又来了一个佛家,一下子抢走一般,甚至还多,道家能满意吗?

    哪怕到了现在,顶多是表面上客气,心底下都看对方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原来是阳春观的吕道长,幸会幸会。”看到吕真人过来,和尚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,原来是二林寺的悟能大师,失礼失礼。”吕真人也看到说话之人,微笑着客套起来。

    悟能大师是二林寺的方丈,镇海市佛教协会的会长。当初中西方风水交流会的时候,还请过悟能大师当评委。

    大家都归宗教局管理,自然也都认识。但是交情,肯定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,道长到此,不知所为何事?”悟能大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,大师所来何事,贫道就所来何事。”吕真人又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都在一旁瞧着,这边花剑刃今天刚把二林寺的方丈请来,花剑锋这么巧又把阳春观的主持给请来了。

    和尚和道士一起来给看病,真够热闹的。花家的人,不少也都是明眼人,看得出来,和尚、道士看起来挺客气的,可似乎都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不过双方都是给老爷子治病,多一个人多一份力。医院肯定是没招,就看他们两家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不如吕道长先请。”悟能大师客气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大师客气了,凡事总要有一个先来后到,还是大师先请。”吕真人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对于悟能大师来说,纯是客气。而对于吕真人来说,他自信这臭和尚没本事治好花老爷子。等到时候悟能大师解决不了,那自己再出手,岂不是狠狠的打了和尚庙的脸。传扬出去,估计阳春观能增加不少信善。

    “道长先请。”“大师先请。”......

    这两位接着又客气,也就在这档口,花蓥月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她掏出来手机一瞧,是警卫室的电话,不禁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。”花蓥月拿着手机走到一边,方才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,花小姐么,我是警卫室,外面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花蓥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有人找自己,也应该给自己打个电话,哪有这样直接登门的。

    “对方自称是无当集团的张禹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花蓥月这一下更好奇了,本来家里有事,自己应该直接回绝,可张禹终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,也是有身份的人,直接不见,显然不够礼貌。迟疑了一下,花蓥月说道:“人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在桥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让人过桥吧,我这就去正门瞧瞧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花蓥月见和尚、老道还在那里客气呢,料想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,就走到母亲身边,耳语了两句,说明情况,便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楼下有园林观光车,她上车直奔大门。

    外面的张禹,已经得到放行,坐车过桥,来到大门这里。

    司机停车,他就门口等着,很快就见观光车开了过来。车子停好,花蓥月从车上下来。今天的她,穿着一身碧绿色的连衣裙,脚下一双黑色的高跟鞋。

    这身裙子很好看,裙摆很窄,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。奈何花蓥月一脸的雀斑,虽然身材较好,可不管穿什么衣服,也都不太美观。

    两个人有一面之缘,花蓥月直接迎了上来,礼貌地说道:“张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花小姐你好。”张禹微笑着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二人握了手,花蓥月问道:“不知张先生今天怎么有兴致突然驾临花家湾?”

    “听闻花家湾乃是风景宜人的宝地,今日碰巧路过......”张禹嘴里说着,突然发现,花蓥月脸色的气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两个人距离很近,花蓥月即便是一脸雀斑,也能看出疲倦之色。不仅如此,张禹还能看到花蓥月的印堂略有发黑。

    这种症状,不是本人有事,而是家人有事。于是,张禹顺口说道:“花小姐家中,可是有人生病?”

    花蓥月不由得一笑,说道:“张先生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在她看来,爷爷生病的事情,也不是什么秘密,医院都去过了。不少生意场上的朋友在听说之后,也都来探望过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这么说,似乎像是没话找话,她想看看,张禹此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如实说道:“从花小姐的面相上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从我的面相上......”花蓥月没想到张禹来了这么一句,半晌才道:“你还会看相?”

    “略微懂一些,不仅如此,我还略通一点医术。如果可以的话,可否带我进去给病人诊治一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终于找到了切入点,先进到花家在说。张禹能看出来的只是花蓥月的亲人有病,具体情况并不清楚,一切都得见机行事。如果是重要人物,就得谈谈价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