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88章 另请高道
    “你......”见花剑锋这般说,花剑刃当即就急了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把话说出口,就听房间内响起一个苍老且带有威仪的声音,“阿弥陀佛,何人在外喧嚣?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就能给人治病吗?”花剑锋反问了一句,跟着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屋,他忍不住用手在鼻子前面使劲扇,可依旧没用。

    房间内挡着窗帘,窗户都没开,和尚们念了三天,香都不断过,这得有多少烟。

    花育林跟着父亲进来,也是直皱眉。年轻人都受不了,更别说是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花剑刃等人见花剑锋父子进去,也连忙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屋子里围坐着一圈和尚,大多数的和尚连动没动,目不斜视,仍然在诵经,似乎根本不将身外之事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屋里的白须老僧则是信誓旦旦地说道:“没错,此乃我二林寺的回魂烟阵,有起死回生之功效,平常从不轻易使用。花老施主跟本寺有莫大的交情,方丈师兄这才破例,准我等用此阵前来搭救。莫要打扰我们做法,快快退出!”

    花剑锋现在已经看到床上躺着的父亲,父亲的身上盖了袈裟,纹丝不动。他几步抢了过去,伸手探视父亲的呼吸,人还有气。

    跟着他才发现,父亲正在注射葡萄糖,另外旁边还有心跳测试仪器,人尚有心跳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花檀越......事先贫僧有言在先,我等做法之时,闲杂人等不得闯入,更是不得擅自来到床边......现在出了这等事,一旦花老施主无法醒来,那就莫怪贫僧了......”白须老僧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悟德大师......这、这......”花剑刃登时就急了,急忙看向花剑锋,说道:“花剑锋,你够了!大师正在给父亲治病,你这胡乱闯进来,倘若令父亲有个闪失,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这就算是给父亲治病了!我看父亲没让这里的烟给呛死,已经算是命大了!若真有本事......”花剑锋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旁边的输液器,说道:“还注射什么葡萄糖呀......我看父亲能坚持到现在,应该全靠这个吧!”

    “不可理喻!实在是不可理喻!”见花剑锋竟然胆敢质疑,悟德大师忍不住站了起来,他转身面朝花剑刃,双掌合十,“阿弥陀佛,花檀越......既然你们家的人不相信贫僧,那这件事贫僧就不管了,你们另请高明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师,息怒!”花剑刃连忙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转头怒视花剑锋,说道:“你不要再耽误大师给父亲治病了,赶紧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我耽误给父亲治病吗?据我所知,父亲昏迷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,就靠他们在这里念经,人就能醒过来?”花剑锋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......”这次开口的是老四花剑平,“我们已经送父亲去过医院了,但是医院也没有办法......父亲以前跟二林寺的高僧交情深厚,所以我们才请二林寺的大师前来搭救。大师说,一定能够救醒父亲!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够救醒父亲,那现在醒没醒呢?你说这都几天了?”花剑锋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七天......”花剑平低头说道:“前几天用的不是这个法子......三天前才改用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七天了!”花剑锋听罢,瞪向花剑刃,“你是不是想这样耗死父亲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花剑刃立刻急了,“父亲要是这么走了,对我有什么好处!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天知道你按的什么居心?”花剑锋说着,扫了眼在场的一众和尚,接着说道:“这些和尚又有什么用,他们既然要走,就让他们走好了!我这就亲自去阳春观一趟,请那里的掌教真人前来,给父亲治病!”

    “阳春观的道士能有什么本事,只怕连大师的皮毛都比不上,要不然的话,父亲也不可能潜心向佛!”花剑刃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本事?”花剑锋冷笑道:“若不是当年请阳春观的道长帮咱们家布下风水局,咱们花家岂有今日的昌盛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悟德大师一听花剑锋这般说,把花家昌盛的功劳都按到道士的头上,登时就火了,“花家之所以能如此昌盛,乃是因为花老施主潜心向佛的缘故!他慧根极佳,得到佛祖的庇佑,才能有今时今日基业!你刚刚说的话,乃是对佛祖亵渎,将来恐招果报!我看你还是速速前往二林寺,在佛前请罪为好!”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危言耸听,我跟你没什么话讲!育林,咱们走,这就去阳春观!”花剑锋说完,直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花育林跟在后面,父亲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,可他毕竟是家里的小辈,又受过良好的教育,怎么可能不尊重长辈。

    他连忙说道:“二叔、三叔、四叔......我父亲也是为爷爷的病情着急,请不要介意......我们先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眼瞧着花剑锋父子离开,花剑中、花剑平等人都看向花剑刃。老大当年分家出去了,花剑刃隐然算是花家长子,这种时候,当然得以他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花剑刃正琢磨法子呢,悟德大师说道:“花檀越,既然你们家里的人要不请阳春观的道士,那贫僧就只有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听他要走,花剑刃急忙说道:“大师,您不能走啊......父亲的病全靠大师搭救,大师已经辛苦多日,倘若现在走了,花剑锋请来阳春观的道士,捡了现成的便宜,将父亲给救醒......那大师不但白白辛苦......更是让落下口实啊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番话也算是激将法,说的十分明白。你现在要是走了,万一阳春观的道士把老爷子给治好了,那就说明你们二林寺是蒙事的。

    我们花家可是高门大户,即便这年头不讲究封建迷信,但同样也有不少人盯着老爷子的病呢。一听说二林寺没治好,让阳春观给治好了,对你们二林寺的名誉也有影响吧。起码,一年的香油钱得少几个亿吧。

    果然,悟德大师当即醒悟过来,说道:“檀越说的也不无道理,这样吧......贫僧这就去给师兄打个电话,由方丈师兄决断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