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90章 我来找花小姐
    “花家......”张禹不由得一愣,好奇地说道:“跟花家又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上次在耀文慈善榜上,张禹见过花家的人,但见到的只是满脸雀斑的花蓥月。对于花家的大概,他也听说了,财雄势大。不仅如此,阳春观的吕老道还让人去破花家的风水,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戚家操盘的是国证30的八支股票,国证30一种是三十支股票组成,股指是涨是跌,自然要看这三十支股票的整体涨跌。戚家如果强行拉动股指,通常会顺势利导,八支股票的上浮,既有可能带动其他的股票一起做多。哪怕你现在持仓不少,只要把戚家给吃掉,也就再无法阻拦。当然,你可以选择融券做空,可这种手段,风险太大......再者,券商手中的筹码也不会多。”潘重海平和地说道:“我帮你调查了一下,国证30中的每一支股票都有庄家,戚家是最大的庄家,而第二大的庄家好像是花家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下子来了兴致,说道:“这么说的话,花家也控制了几支国证30的股票了?”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。”潘重海点头说道:“花家秘密建仓坐庄,大概控制了四支,或者是五支国证30的股票。倘若能够得到花家的帮助,请他们大力抛售股票砸盘,或许才能一鼓作气的打败戚家。”

    “大力砸盘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说道:“若是这么做,只怕花家会蒙受损失,他们恐怕不会答应吧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来说,肯定不会答应。可是......当初谁又能想到,你能够得到杭家手中吉祥集团的股份呢。”潘重海笑了起来,“一切很难定论,但我相信你有实力创造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张禹挠头一笑,说道:“那我就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对于戚家,张禹可谓是恨之入骨。自己从来没招惹过戚家,架不住戚家没完没了,不仅仅在公司设置卧底,还动手各种卑鄙手段还害他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下定决心,一定要赢下这一仗,让戚家吃足苦头。

    去找花家帮忙,若换做以前,张禹一点把握也没有。不过张禹现在知道,阳春观会对花家的风水做手脚,这样的话,自己或许能够从中想法子,说服花家帮忙。就跟自己当初能拿到杭家手里的股份一样。

    跟潘老爷子聊了一会,张禹便前往前面方丈的院子见夏月婵和孟星儿。夏月婵的精神头很好,与孟星儿有说有笑,见到张禹到来,更是打情骂俏。

    夏月婵在这边着实住了一阵子,鲍佳音还时常打电话,她打算明天早上就回家。孟星儿在这里也是无聊,这位媚人儿静下心修炼,那是不太可能的。

    所以,孟星儿打算跟夏月婵一起回去,大水牛和小狐狸就留在这边。

    张禹在道观住了一宿,第二天天亮,他和夏月婵、孟星儿一同离开了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送夏月婵到了家,有孟星儿陪着,张禹当然放心。吃了午饭,张禹这才离开,让司机开车送他前往花家走一趟。

    这次去花家,张禹也没打算能够解决问题,目的只是看看花家现在的风水情况。如果有机会的话,再找花家谈谈价钱。

    到花家所在的花家湾之时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。

    司机沿着人工河朝花家的大门行驶,张禹打开车窗,欣赏着外面的风景。

    只一瞧,他就觉得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河道修的十分漂亮,可是河内却是另外一番光景,河水稀少,露出下面的淤泥。要知道,风水风水,三分风七分水,门前有水是大吉,倘若水干涸的话,便是不祥之兆了。

    张禹那天晚上曾经听吕真人说过,当年曾经在花家布置了风水局,叫作九州傲龙局。这可是平地生龙脉的大型风水局,极为厉害。

    这条河,就是生出来的龙脉,现在这般,显然是让人将阵法给破了。

    张禹继续观察,九州傲龙局一共有九种摆法,自己只知道一种。这里所摆的九州傲龙局,显然是自己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车子在一座桥前停下。

    只见桥上挂着霓虹彩灯,是五个大字花家湾大桥。

    在桥上设有警卫室,以及路杆,禁止闲杂人等过桥。往桥对面观看,则是有一个偌大的门户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是一方大老板了,家里住着豪宅,是多少人所梦想的大别墅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花家的住所,张禹不禁有些暗自汗然。自己是有钱了,但家里的房子跟人家的一比,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看那规模,和度假村都没有什么区别。想想也是,哪怕是蒋家还有一个天子马场呢,更别说实力更大的花家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也不是花家自己居住,整个花家湾也是个度假村,可以供游人进来游玩,只是不走这个门户。

    张禹从奔驰上下来,仔细打量起来。他跟着感觉到,这里有些死气沉沉,就好像是垂暮的老人,即将步入九泉。

    警卫室里的保安看到张禹在桥前站了半天,不由得走了出来,礼貌地说道:“先生你好,请问您是来找人,还是来度假的。如果是度假的话,请走下游的大门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保安看张禹坐着大奔来的,不敢轻易得罪,顺便买个好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风水的问题,张禹也想进去看看。奈何花家的人,他一个也不认识,总得有个理由。

    略一琢磨,张禹想到了上次见过的花蓥月。虽说两个人只是一面之缘,连一句话都没说过,但以自己的身份,过来串个门,应该也不至于被拒于门外吧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微笑着说道:“你好,我是来找花蓥月小姐的。但我不知道她的电话,不知道帮忙传达一声,就说是无当集团张禹求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千块钱递给保安,充当小费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张禹现在也不免俗。有钱就要具备有钱人的风范和气度,不能说现在还跟刚来镇海时那样,穿的跟农民工一样,这不是主动让人看低吗?总不能说在门口受了保安的气,之后再亮出字号打人家的脸吧,这不是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保安一接过小费,立时满脸堆笑,无当集团的名声也不小,张禹又报上字号,保安马上谄媚地说道:“原来是无当集团的张总,我这真是有眼不识泰山,这就打电话告诉里面一声,帮您找花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张禹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他在外面求见,而此刻的花家内部,已然热闹非常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让诸位亲哥亲姐们久候了,今天开始正式每天四章更新。老铁还会时不时的爆发,以报答亲哥亲姐们对老铁的大力支持!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