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89章 东风
    “无当灵图……无当灵图……”

    孙昭奕的房间内,张禹在听了孙昭奕的提议之后,不由得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他曾经看过叶不离用茅山灵图,虽然只是看到叶不离用茅山灵图在防守,但当时对茅山灵图不是特别了解,所以也不知道具体的用途和威力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拥有了茅山灵图,知道了用法之后,同样也清楚了这件东西的威力。茅山灵图是一件可攻可守的法器,威力很大。只是没有群体攻击的效果,叶不离因为被九个骷髅给围住,所以只能被动防御,没有完全施展出灵图的威力。

    另外,这灵图还有一个缺点,那就是对人不会造成伤害,只能对阴灵妖邪管用。跟人动手的时候,只能是一件还算不错的防御型法器。

    但这样已经足够,毕竟天底下没有尽善尽美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将灵图作为无当道观的招牌法器,不仅自己门下的弟子能得到提升,无当道观更会越发的强大。确切的说,应该是一个飞跃。

    孙昭奕微笑点头,随即又用叮嘱的语气说道:“宗主,虽说无当灵图和茅山灵图并不尽同,表面上有区别,可终究也是仿造的。宗主在关键时刻使用,定能够事半功倍,但暂时最好不要光明正大的使用,也不要马上传给门下弟子。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再展露出来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恰当的时机?”张禹沉吟一声,他也明白,自己的灵图终究是仿造出来的,倘若让茅山派知道,天晓得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。有些时候,还是要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孙昭奕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所谓恰当的时机,自然是自己的修为再进一步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随后又想起一事,说道:“太师叔,不知道上次我拿回来的药,可曾研究出来些端倪?”

    孙昭奕轻轻摇头,说道:“这个药正如你当时分析的,是一种能够提升修为的药物。但药物中需要参杂不少毒物,甚至还有矿物,极难配制。哪怕研究出来药方,只怕也非马上能够完全予以使用。因为它对人体的伤害极大,阳春观由正宗的配方,尚且需要罂粟花汁来止痛。不仅如此,我甚至可以预见,这东西应该只有达到一定修为的弟子才能使用,倘若是修为不够的弟子,恐怕会有很大的副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副作用?”张禹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的丹田是用来容纳真气的地方,需要循序渐进,一点点的增加,让丹田内有一个适应的过程。倘若没有这个过程,丹田内陡然真气暴增,很容易撑破丹田。”孙昭奕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听了这个说法,张禹想起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当初在海上娱乐城吸走了很多人的气运,以至于在气运转化为真气时,差点没撑爆自己的丹田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道理张禹也懂,一切都要循序渐进。当时若是没有萧洁洁和方彤帮忙,只怕自己当晚就得挂掉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咱们无当道观还是不要走这种捷径了,按部就班就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又跟孙昭奕聊了一会,这才告辞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院子里的较量已经结束。只看到潘胜一个人在院子里拿大顶,欧阳艳艳已经不见,也不知是去看怀孕的女儿,还是回房间了。

    潘老爷子现在坐在香樟树下,面前摆着小桌,上面都是茶具,正悠闲的品茶。

    “喂,香樟树,你敢不敢给我扇点风呀,也太热了。”潘老爷子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也没风,我怎么扇……”香樟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使点劲呗……这一天天都是谁给浇水施肥……那小狐狸精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,还不全靠我……”潘老爷子马上说起自己的功劳来。

    “行、行……您别说了,我给你扇行了吧……”香樟树说完,“哗哗”地扇动起树枝来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到这个,不禁想笑,看来老爷子跟谁处的都不错。

    他笑着打起招呼,“老爷子,喝茶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,你来了……快过来坐,凉快凉快,喝点茶……”潘老爷子笑着朝张禹招手。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去,在老爷子的对面坐下。还真别说,香樟树扇风的力道正好,蛮凉快的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香樟树的功能还不少,相当于一个室外风扇,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开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喝了一杯茶,老爷子说道:“小禹,你的事情准备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……”张禹随口一问,跟着反应过来,老爷子还能问啥,肯定是证券市场上跟戚家决战的事情。他跟着说道:“那边已经准备就绪,就差最后让戚武耀拿出大笔的钱赌期指了。”

    杨怀年和晋翱翔的策略,张禹也跟老爷子说过,潘重海也认为可行。

    张禹以为,潘重海眼下这么问,只是出于关心。可没想到,潘重海却悠悠地说道:“折戟沉沙铁未销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子,性质不错啊……还吟起诗了……啥意思?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重海已经知道张禹的文化水平不高,连初中课本都没看过,怎么可能知道这首诗。

    他解释起来,“这是大诗人杜牧写的一首诗,名字叫赤壁。赤壁的关键,不是什么蒋干盗书,不是什么巧献连环计,而是东风。如果没有东风,那曹操势必顺江南下,一统吴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张禹这下子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说道:“老爷子,您是说胜负的关键不是给戚武耀设下的这个局,而是另有其他?”

    “这场较量,你已经立于不败之地,自然不会输。等到戚武耀大力拉升的时候,你只管抛售手中股票赚钱就好。但想要靠你手里的筹码,彻底让戚家崩盘,只怕不可能。到了关键时刻,戚家必然要调动备用资金,甚至向银行贷款,你能有多少筹码来阻击戚家?”潘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也听杨怀年说了,谋事在人成事在天,最少也能够大赚一笔。至于说,让戚家彻底崩盘……”张禹看着潘老爷子,笑嘻嘻地说道:“老爷子既然提起这个茬,只怕是想到什么好点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这个东风……我帮你查过了,乃是镇北区的花家。”潘重海正色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