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86章 无当灵图
    张禹记得,当时茅山灵图是出现在叶不离的右手掌心,金光伴随着上面的符文。

    那个符文,张禹先前不懂得是什么意思,现在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咬破左手食指,在右手掌心上画了起来。一边画,张禹一边按照刚刚看到的咒语,在心中默念起来,“灵动苍穹,图镇八方,道转神通,奇门妙术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在心中的念叨,符文也画到了最后一笔,当这一笔画完,张禹手指一收,忍不住喊出声来,“成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的掌心处银光一闪,竟然出现了一片好似银白色布片的东西。这东西上面,除了散发着银光之外,还有那血色的符文。

    张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,这东西好像和叶不离的茅山灵图差不多。上面蕴含着灵气,又似有似无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两件东西的不同之处在于,叶不离的是金色,张禹这个是银色。

    到底差在什么地方,张禹自然不清楚。

    他又尝试着在心中念叨起来,“灵图在手,乾坤我有,心随影动,一发一破!发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张禹手中这银白色的小布片瞬间变大,变得好似一张毯子,就跟那天叶不离用的茅山灵图,大小几乎相差无几。

    灵图悬浮到张禹的头顶,只是光线十分的黯淡,比之叶不离的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转眼的功夫,灵图的光芒就越来越淡,张禹抬头看着,心中认为自己的灵图好像跟叶不离的差距确实不小。

    叶不离能给收入丹田,自己怎么收?

    好在张禹的脑子也快,关键还是在那个咒语上,他跟着又默默念叨起来,“灵图在手,乾坤我有,心随影动,一发一破!收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头顶的灵图一下子变成了小布片,回到了张禹的手心里。紧接着,小布片就在张禹的掌心消失。

    张禹看的清楚,先前画在掌心处的符文,已经不见了。而此刻消失的灵图,并不是真的消失,张禹可以清晰地察觉到,那东西好似化作一条气流,慢慢进到自己的丹田里。

    他旋即用心眼查看起来,只见那白色的布片正被丹田内的真气所包裹。自己的真气,正在一丝丝的灌入灵图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灵图归入丹田,张禹也彻底明白这东西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灵图说白了,其实就是自己的一个高级符纸,是用自己的真气、鲜血,加上符文、咒语所凝练而成。不懂其中诀窍的人,会认为是一件法器。其实也能算是一件法器,这东西十分厉害,可以随着自己的修为而提升威力。一旦毁掉,那对自己的影响也是很大的,它跟自己的丹田相连,毁掉时必然受到冲击,虽然不至于丧命,却也会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灵图拥有着法器的功能,所以跟一般的法器也差不多,有一个距离范围。脱离了这个范围,就收不回来了。但它又有超过一般的法器有灵性,大体上能感应到位置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法宝都有这个共性,好像西游记里面的金箍棒,这得是多厉害的法宝,定海神针,变大变小,所向披靡。可当离开孙悟空的手,脱离了一定的可控范围,孙悟空都找不回来了。要不然,金箍棒让狮子精给偷了,他还得亲自去给偷回来。

    金箍棒还是高级法宝呢,被人拿到哪去了,孙悟空都觉察不到,更别说这个年头用的法器了。张禹的金钱剑在眼皮子底下被震飞了,失去了跟真气的联系,一下子就收不回来了。茅山灵图倒不至于这样,可距离远的话,同样也回不来。

    张禹当时把茅山灵图装在八字寻命盘里,叶不离就更加收不回去了。所以,解释只有一个,叶不离的茅山灵图不是假的,同样也不是被叶不离给收回去了,是让叶不离自己给毁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一点,张禹心下好奇,这叶不离脑子有病,还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要把茅山灵图给毁了呢?

    当然,丹田之内只能有一张茅山灵图,把原先的毁掉,这小子是不是要练的新的?

    张禹认为这个可能性不小,便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他心中还有一个不解,那就是为什么叶不离的茅山灵图是金色的,自己的是银色的呢?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这时,孙昭奕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是坐在炕里面,也就是孙昭奕的侧后方。孙昭奕一直都没有回头,估计回头也没用,看不着。

    听到她问起,张禹马上来到孙昭奕的身边,说道:“太师叔,没想到竟然成了。茅山灵图说起来神秘,那是旁人不懂,靠着九玄镜破解了其中端倪,发现也就是那么回事。不过是一个跟丹田相连的符纂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孙昭奕点了点头,说道:“祖师爷留下的宝物,果然厉害,竟然茅山灵图都能给参研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么……”张禹多少也有点兴奋,他跟着说道:“太师叔,你见没见过茅山灵图?”

    孙昭奕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。只是听说过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茅山派叶不离用过茅山灵图,他那个灵图,上面散发着金光,可是我刚刚仿造出来的,上面却是散发着银光。也不清楚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等事……”孙昭奕摊出手掌,说道:“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马上念动咒语,收入丹田内的灵图,从掌心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孙昭奕所说的看,那不是用眼睛看,而是用心去看。

    把灵图放到孙昭奕的手心上,孙昭奕感受了片刻,似乎也没发现什么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除了光芒不同之外,还有什么不同?”孙昭奕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,好像就没有了。”张禹答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么说的话,有可能是茅山派所修炼的真气,跟你所修炼的不同。亦或是,在凝聚灵图的时候,他们可能还有什么特殊的手段。但这点差别并不要紧,我觉得反而更好。”孙昭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更好呢?”张禹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呀,天底下都知道茅山灵图是茅山派的不传之秘,而且那样式,各派也都知道。倘若你用的灵图跟茅山派的一样,茅山派势必认为你偷师了,或者是偷了人家的典籍。到时候,搞不好会惹出很多的麻烦。你的灵图散发的是银光,跟茅山灵图不同,自然不能说偷来的。这样的话,光明正大的使用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甚至可以给这个灵图也取一个名字,就叫无当灵图!”孙昭奕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当灵图……”张禹不由得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本书开始重新更新,感谢亲哥亲姐们近日来对老铁的关心。问题都已经解决,老铁继续开始赶工码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