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84章 切磋
    第二天,张禹和温琼一起前往香格里拉酒店跟邱见月他们汇合。

    到酒店的时候都是上午十点多了。邱见月倒是起来了,可看得出来,昨晚着实没少喝,现在还带着一些酒气。

    养天波就别说了,现在都没起床。

    象征性的跟养天波告辞,张禹等人便浩浩荡荡的乘车一同前往镇海市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张禹坐在车内,脑子里还在琢磨,昨晚遇到的玉天王到底是个什么路数。好像就是邱见月,偏偏又不是。

    邱见月是特种兵出身,是个兵王,身手肯定极为了得。虽然没见过邱见月出手,但从邱见月的身形上看,绝对是个狠茬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比武,张禹自认很可能不是邱见月的对手。而昨晚遇到的那位,也是招数很辣,张禹的身上还贴着神打符,还被一脚给踹飞出去了。

    就那一脚,也就是他张禹吧,换做普通人,当场就得挂掉。

    张禹越想,越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“邱见月......他昨晚在喝酒......我也用圆光术看到了......绝对不是他......”

    从石家市到镇海,从高速有一千多公里,长路漫漫,张禹因为昨晚太累,不自觉的睡着了。回到镇海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钟。

    坐了这么久的车也累,大家伙找酒店休息,而邱见月则是提出牵挂父亲,要去医院看看,晚上就不住酒店了。

    张禹和温琼开始是开了两个房间,没过一会,温琼就进了张禹的房间。倒也没有别的事,只是明天就要回家,温琼有点不舍得张禹,今晚或许是两个人最后一次躺在一个床上睡觉了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温琼也不好意思让张禹再抱着她,只是躺在张禹的身边,距离很近。她有点期待,如果张禹睡着,会不会翻身。

    在这种期待下,温琼睡着了。张禹白天在车上睡了,他现在并不很困,扭头看向身边的这个女人,不禁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还是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次的石家市之行,虽说见到了玉天王,却是一点收获也没有。最可气的是,竟然还被叶不离这小子给忽悠了,甚至损失了自己的金钱剑。

    这把剑,那是一定找回来的,奈何眼下没有把握,事情还得回无当道观找太师叔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,或许还是因为习惯的问题,张禹睡着之后,又一不小心犯了点错误。

    等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手放的地方不对,赶紧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地方,那就是他感觉到温琼的呼吸并不均匀,绝对不是睡着了的呼吸,应该是醒着的。

    张禹没敢出声,也不知道醒来多长时间了,自己把手放在那里,估计已经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可温琼也不出声,两个人就这么躺着,过了能有五六分钟,温琼才伸了个懒腰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天都亮了,我去洗漱,吃完早饭,送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自然,仿佛就像是刚刚醒来。

    张禹答应一声,眼瞧着温琼下床,他能听到,温琼在打开卫生间的门,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    吃罢早饭,邱见月还没回来,电话联系一个,邱见月正从医院往酒店赶。

    眼下邱见月几乎洗脱了嫌疑,或许这个世上,真有这种巧合也说不定。张禹和邱见月在电话里客气了一番,表示公司还有事儿,得赶紧回去,就不在酒店等着了。

    他和温琼一同离开,先把温琼给送回家,其实也是温琼自己开车。然后又是潘云打发保姆,开车送张禹出去,再喊来司机开车前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说真的,这一通折腾,张禹都觉得累。事实证明,不会开车也是一件苦恼的事情,毕竟有的时候,带着司机不方便。

    哪怕是拥有神行马甲,速度不在汽车之下,却也不能大白天的上道,那得引来多少围观。

    一路来到光明山,上到道观,白天的时候,来道观上香的人很多。在光明镇这里,无当道观已然打响了名头,不少香客最少一个月来一次,有的一周能来一次。

    解签的、把脉的、看相的,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有弟子看到张禹,都立刻打招呼,张禹示意他们不必声张,很快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后院也挺热闹的,一进来就听到风声作响,再一瞧,竟然是欧阳艳艳和潘胜打起来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你来我往,见招拆招,叶玲珑竟然在旁边看热闹,丝毫没有拉架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水牛、小狐狸、金鳞龟、大白兔四个凑在一块,也不知是不是还能进行交流,竟然时不时地发出声音,仿佛是在对动手的二人进行点评。

    看了两眼,张禹也就明白了,这是欧阳艳艳和潘胜在切磋呢。

    而且很明显,欧阳艳艳是打不过潘胜的,若非潘胜手下留情,估计欧阳艳艳的身上都被穿了多少个窟窿了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潘胜有先天条件,半人半尸,欧阳艳艳的毒掌就算是打在潘胜的身上,估计也没用。

    张禹没看到夏月婵和孟星儿,心中好奇,这俩人哪去了。

    他信步走了过去,来到叶玲珑的身边,低声寻问,这才知道,孟星儿担心夏月婵看到母亲跟人动手,担心害怕,所以把人给拉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知道了情况,张禹也不打扰人家比武,随即来到孙昭奕的房间。

    孙昭奕和往常一样,盘膝坐在炕上。在张禹看来,这位太师叔除了吃饭之外,好像永远都是这么一个姿势。两个人互相见礼,孙昭奕让张禹上炕坐,张禹一坐下来就说道:“太师叔,我这次有过,是有一样东西,想请您帮着参详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孙昭奕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。”张禹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那一小撮泥巴,递给孙昭奕。

    孙昭奕接了过来,虽然看不到东西,可她也能感觉出来其中的灵气。她跟着又用鼻子闻了闻,说道:“这应该是一件法器,可是没听说有用泥巴做成的法器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么,天下之大,真是无奇不有。”张禹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能从孙昭奕的话中听出来,看来孙昭奕也不清楚这泥巴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器。

    孙昭奕也听出张禹的感慨,笑着说道:“宗主此言不假,但不知,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