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81章 泥巴
    玉天王这就要走,张禹的手微微动了一下,他有心把人给拦下来,可现在动手,似乎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玉天王这是要下楼进行毒品交易,在交易的时候动手,那是最好的。不过这个交易,自己肯定是参加不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琢磨,要不要现在就动手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会客室内突然响起警铃的声音,“铃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一阵清脆的铃声过后,跟着又一个人急切的声音响起,“有条子!条子来了!”

    玉天王刚站起来,后面的汉子们一听这话,全都是一阵紧张。其中一个问道:“天王,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天王直截了当,“通知开船!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汉子答应一声,立刻掏出手机,看似要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说警察来了,那还客气什么,他当即大喝一声,“还想跑吗?”

    声音落定,会客室内的人都是一愣,张禹直接从背上抽出桃木剑来,手掌一翻,桃木剑脱手射出,目标正是玉天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玉天王猝不及防,估计也是没有想到,这桃木剑竟然会飞。

    他的身子向后摔出,结结实实地砸在沙发上。而那桃木剑竟然还留在玉天王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“天王!”......

    四个汉子大吃一惊,张禹动作快,已经绕了过来,目标直取玉天王。

    汉子们哪能让他伤了玉天王,一同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就凭他们那点本事,岂会会是张禹的对手。张禹手脚齐上,“砰砰砰砰”四个汉子全都被打飞出去。

    门口那里还站着一个汉子,看到这一幕,他没有往会客室内跑,而是掉头朝下面跑去,嘴里喊道:“快来人!快来人!有人刺杀天王!”

    张禹哪能顾得上去追他,人一步来到玉天王的面前。

    桃木剑插在玉天王的胸口,却让人没有感觉到玉天王的呼吸。好像是死了一般,可是玉天王的胸口处,也没见到流血,着实可疑。

    张禹小心戒备,伸手去抓玉天王的脉门。想要确定人是否死了,抓住脉门最为靠谱。

    他的手刚一抓过去,玉天王的手猛地一动,手掌一翻,反而抓向张禹的手腕。张禹哪能让他抓住,可玉天王手上的动作极快,张禹被逼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玉天王瘫在沙发上的身体猛地弹了起来,一脚踹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功夫也是不弱,但是也分跟谁比。毕竟自己专项是道术,不是武学,论起身手的话,估计也就和潘云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本来已经小心,因为刚刚看到玉天王的胸口插着桃木剑,又没感觉到呼吸,所以直接去抓玉天王的手腕,没有亮出其他的法器。

    当然,其他的法器全是要人命的,张禹并不想直接杀掉玉天王。只是他没料到,玉天王还有如此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张禹躲闪不及,肚子上挨了一脚。这一脚,让张禹的肚子一阵剧痛,身子不由自己的向后摔出去。

    玉天王明显是久经战阵,人马上抢了过来,情急之下,张禹的反应也不慢,身子忙向旁边一滚,从口袋里掏出照魂镜对准玉天王。

    照魂镜可是张禹看家法器,凭这件东西,干掉了多少高手。照魂镜照向玉天王,玉天王的身子必然会停顿一下,张禹惯性的一个鲤鱼打挺。

    但张禹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又发生了。照魂镜在玉天王时,玉天王的身体并没有停下来,张禹已经鲤鱼打挺,玉天王转眼来到他的面前,又是一脚从上而下踢向张禹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痛呼一声,身子重重地砸回地上,这个亏吃的,简直叫人心碎。

    玉天王并不罢休,再次一脚朝张禹的小腹踏去,这一脚要是再踩上,张禹就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禹也顾不得抓活的还是抓死的了,自己的小命要紧。也仗着功力深厚,张禹一咬牙,身子向旁一滚,躲过这一脚。

    他手腕跟着一扬,一把黑色的剪刀,凭空射向玉天王。

    玉天王急忙躲闪,如此近的距离,哪里躲得开。

    “嗤”地一声,玉天王的右肋被剪刀划过,白色的衬衫被撕开一条大口子,剪刀势道不衰,继续向后射去,死死地钉在铁皮墙上。

    张禹缓过一口气来,双手跟着抽出四张火符,人还躺在地上,火符就脱手打出。

    玉天王狼狈躲闪,正好看到沙发那里站着的莫大光。

    莫大光见张禹和玉天王打了起来,已经吓蒙了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有心逃跑,这往哪跑?

    不等他想出法子,玉天王就冲到他的面前,抬手抓住他的衣领,朝张禹所在的方向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是莫大光大限已到,张禹又是一道火符射向玉天王,玉天王本来没看到这个火球,但他的动作太快,扔出去的莫大光正好迎向火球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”凄厉的惨叫声旋即响起,莫大光的身上登时烈火熊熊。

    张禹的火符,威力可远在徒弟的之上。徒弟用的是最为普通的符纸,张禹用的,大体上都是仅次于明黄色的符纸。

    见到莫大光身上着火,张禹为之一愣,在这档口,玉天王已经顾不上别的了。人冲到窗口,窗户是开着的,外面就是杨河水。

    玉天王一个猛子就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禹两步追到窗前,往下一看,已然见不到玉天王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张禹忍不住骂了一句,有心直接跳下去追赶,奈何跟人交手,张禹还就没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火符在水里使不上劲,而对方的功夫又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这功夫,会客室内的惨叫声已经没了。张禹回过头去,才看到莫大光已经被烧成灰了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墙边,将自己剪刀从铁皮墙上拔了下来,顺手就要揣回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可他旋即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原来,在剪刀上面并没有半点血迹,有的只是一道泥巴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张禹诧异起来,左手将这些泥巴给抹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这泥巴中,带着一丝灵气,应该是法器才会拥有的。

    这一来,张禹越发的纳闷了。这种事情,他从来没有遇到过,跟着想到,玉天王在跳下水之前,胸口还插着自己的桃木剑呢?

    张禹可以确定,自己那一剪刀,肯定应该划破玉天王的身体。没看到血,光看到这个,难道说玉天王的身上还穿有什么法器的衣服?

    用泥巴做成的衣服,张禹还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另外,张禹也没感觉到,泥巴上有什么古老的气息,这东西,可真是邪门到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