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79章 杨河口
    一切都是按照张禹的计划行事,温琼给女儿打了电话,通知女儿,以温区长的名义给陆维臣打电话,让陆维臣到家里来一趟。

    不用说别的,就说是担心女儿,再随便聊几句。而张禹这边,会有人给白队打电话,白队接了电话之后,一定会通知陆维臣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陆维臣得到汇报,肯定不敢做主,潘云再顺口问一句,陆维臣必然会把事情说出来,征求“温琼”的意见。

    潘云只需要顺水推舟,说玉天王的案子是大案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,哪怕白跑一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支持让陆维臣派人走一趟石家市。到了地方联系当地警方,一同前往杨河口抓人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事情的发展都是按照张禹和温琼的构想来的,是那样的顺利。

    当然,这对于陆维臣来说,他也乐意从命。一来用不着他大局长亲自出马,交给白队去就行了,抓到了人,功劳他和温琼占大头,就算抓不到,白跑一趟,也没什么损失,报销个差旅费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这种事情何等划算,还有温琼的支持,为啥不去。

    警方连夜出动,在另外一边,张禹也没闲着,给杨颖打了个电话,让杨颖联系小灵,请那位会易容术的大姐来一趟石家市。并且由彪哥的人过去接应,一同来石家市。除了这个,张禹还让杨颖顺便把家里的一把桃木剑交给来人,送到这边。

    杨颖不知道是什么事,但了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她也没有多问,只是叮嘱张禹万事小心,并替张禹捏了把汗。这种事,她也没告诉家里的其他女人,以免大伙都为张禹担心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,温琼给邱见月打了电话,寻问邱见月他们的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邱见月等人目前已经离开小镇,来到了市里,住在香格里拉酒店。昨天还举行了宣传活动,按照原定机会,本打算今天返回镇海市。可因为张禹和温琼不见人影,临时决定,在石家市多逗留一天,当作休息,明天再走。

    温琼一听他这么说,当即说道:“那今天我和张禹也在石家市溜达溜达,明天早上我们去香格里拉跟你们汇合,然后咱们一起回镇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发展的可真快,实在叫人羡慕。好,那明天见。”邱见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温琼将邱见月的说法,转述给张禹。二人不回酒店跟邱见月汇合,张禹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如果邱见月不是下黑手的人,一定会认为他俩现在如胶似漆。如果是下黑手的人,定然会认为在墓穴中受了伤,现在正在养伤。

    不管邱见月到底有没有问题,都不会对张禹产生怀疑,更加不会认为,张禹今晚会去杨河口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种的时候,彪哥的第二拨人手就到了,带来张禹要用的桃木剑,还有会化妆的萍姐。

    萍姐现在已经不再当老千,因为之前帮过张禹,张禹也没亏待她,除了帮忙让她假释从监狱里出来,还给她一些钱。萍姐用这笔钱开了家便利店,买卖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让她来的目的,就是给自己乔妆。

    张禹要跟着莫大光一起上船,可他认为玉天王那边人肯定有认识他的。稳妥起来,还是易容前往比较好。

    莫大光和玉天王约好的时间是晚上十点钟上船,而毒品交易大概是在十点半左右。

    这里去杨河口也不近,张禹和莫大光晚上七点多钟就出发了。他们乘坐的是一辆本地套牌车,按照张禹的想法,由他出手抓了玉天王,确定了玉天王到底是何许人也,再丢给警方,人伺机跑路。总之是不露面,深藏功与名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知道,玉天王恐怕不那么好对付,单纯的靠警方追凶,搞不好会出意外。

    一路前往杨河口,张禹沿途观察周边的情况,快到的时候,他终于明白玉天王为什么要找这么个地方交易了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比邻杨河,是一个偏僻的渔村,光偏僻也就罢了,更为要紧的时候,想要进到渔村,必须要经过一条夹山道。而这条道,正好又是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快到十点时候,车子来到夹山道前。只见路口处设有路障,一辆警车停在那里,有四个警察,或者蹲着,或者靠在车边,正在抽烟了。那警车的车牌号,便是北河a74110。

    四个警察很快看到有车过来,赶紧将手里的烟头一丢,拦到路前,做出停车的手势。

    莫大光负责开车,他将车听到停车面前,拉下车窗,说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警察!看不到吗?”那警察大咧咧地说道:“你车上装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斤黑豆、三斤白豆。”莫大光随即答道。

    “黑豆白豆是做什么用的?”警察又问。

    “用来换白面的。”莫大光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说辞,正是昨晚在电话里说的。还真别说,那警察听了这话,当即闪到一边,说道:“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另外的警察,将路障拿开,放张禹的车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架势,张禹心中暗说,这年头的犯罪分子也太特么的狡猾了。警方那边能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布控好,实在说不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一旦到来,船上的毒贩就会得到消息,到时候开船逃跑,再想抓人,便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自己这次来是绝对正确的,里应外合之下,绝对能够保证这船开不走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眼开车的莫大光,说道:“到时候可别露出马脚,我只是想要会会玉天王,不想杀人,你可不要找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一定配合。”莫大光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通知警方抓人的事儿,可不是告诉莫大光。

    不大工夫,车子来到河边。河畔这边已经停了能有十多辆车,水中有一艘两层的游船,看起来也不算小。

    有桥搭到岸边,桥旁还站着八个彪形大汉。

    张禹和莫大光下了车,一同走到桥前,汉子们一起看向他俩,其中一个说道:“二位人是不是少了点?”

    莫大光当即说道:“我姓莫,是天王让我来的,他是我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莫先生,天王说您是自己来的,没想到是两个,快快有请,天王在二楼等着呢。”汉子忙热情地说道,并且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......”莫大光得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汉子在前引路,莫大光走在后面,张禹作为徒弟,只能在屁股后面跟着莫大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