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78章 小聪明
    潘云自然知道,抓获玉天王集团绝对是一个功劳,母亲想要染指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毕竟老妈说的那句话也有道理,都给老娘给搭进去了,凭什么功劳得给上校?抓毒贩也不是非得上校才行,警察也有这个权力。

    可潘云为难,要是镇东区的警方插手,难免让上校误会,认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,把机密告诉了老妈,让温琼去赚功劳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真就是故意这么做了,上校也没脾气。温琼正当红,有家族的扶持,上校终究就是个上校,说句不好听的,军方是师级干部才跟正厅是平级的。在理论上,上校的级别都没有温琼高,加上温琼还有家族背景,怎么可能会把上校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奈何潘云就算有心通知上校,她也通知不了,自己说话是老妈的声音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潘云苦口婆心地说道:“妈,人家上校追查了那么久,我又是协助他们......现在这样,让我多难啊......还有,你让我怎么去跟陆局长说,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跨界抓人......他要是问我,消息是哪来的,我怎么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为了国家,为了人民,谁抓不是抓!还有,陆维臣敢在我面前问东问西的,告诉他,好好的干他的活就行了,抓到人之后,少不了他的功劳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我终究不是你呀......拿不出你的......气势......他要是问我,我怕不知道该怎么说......再露了馅......”潘云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温琼又想数落女儿两句,怎么这么笨呢,但转念还是把话给咽了回去。女儿虽然刚强,可终究不是她,拿不出大区长那份威仪来。她温琼敢跟陆维臣拍桌子瞪眼,陆维臣都不敢放声,只是老实的干活。潘云却做不出这种事情,面对以往的领导,很容易穿帮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等等,我想想办法。”温琼说完,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阿姨,怎么样?”张禹看出温琼不快,用不大的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......”温琼有点生气地说道:“越大越不听话......还让我给陆维臣一个来这边抓人的理由......我安排陆维臣去办案,需要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阿姨,其实潘云说的也对,大老远的过来,总得有个理由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总替她说话呢?理由......什么理由......”温琼虽然这么说,却也凝神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露出笑容,说道:“我倒是有个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理由?”温琼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隔壁,低声说道:“那个牛小鹏正好能派上用场,他是牛三炮的弟弟,当年牛三炮被玉天王给干掉了,他肯定也想报仇。就说是他送来的消息,不就行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好,给他编一个理由,日后交给陆维臣,还不都是咱们说的算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把他叫过来。”张禹说着,拿起温琼放下的电话,拨了彪哥的号码,让彪哥将牛小鹏给带过来。

    很快,牛小鹏就被带进房间。

    他现在被彪哥的手下看管,已然意识到,张禹不是一般的人。再次见面,显得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老大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禹把彪哥打发下去,说道:“眼下有一个让你戴罪立功的机会,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,我一定好好把握。”牛小鹏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,你听我说,一定要给记住了,以后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都要这么说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......”牛小鹏不住地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说过,你以前是号房的老大,后来老大变成了叶不离,是这样吧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牛小鹏点头。

    “盗墓的那件事,以后肯定是要公布于世的,你就说叶不离好像是盗墓集团的,裹挟你们协助盗墓,你们被他胁迫,下了唐牛山古墓,大伙都死在机关之下,只有你侥幸逃了出来。当时心中害怕,没敢回干活的地方,就跑到别处去了。在躲藏过程中,听说明晚杨河口玉天王将有毒品交易,你决定戴罪立功,这才进行举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牛小鹏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等下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,你给这个打电话,实名举报。并且要说明,自己是逃犯,现在好像被人追杀,不敢露面,十分害怕。把杨河口毒品交易的事情说了之后,就说日后回联系,明白了吗?”张禹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牛小鹏又是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个的人身份是镇海市镇东区公安分局的刑警队队长,姓白。如果日后,警方问你这个人电话号码怎么来的?你怎么回答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答......”牛小鹏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去过镇海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旅游去过。”牛小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办,你就说你哥被玉天王杀了之后,你准备找玉天王报仇,就去了镇海。可也清楚人单势孤,所以打算查到玉天王的线索,然后向警方汇报。在那个时候,你听说镇东分局的白队长为人果敢,就想办法弄到了他的电话,准备找到线索之后向白队长举报。不想,这个电话号码在今天派上了用场,明白了吗?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、明白了......”牛小鹏又是不住地点头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对于张禹的身份极为好奇,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。可是他也明白,如果按照张禹的说法做,警方真在杨河口破获了玉天王集团的话,哥哥牛三炮的仇报了不说,自己也是戴罪立功。

    自己原本的罪名不过是斗殴伤人,倒霉催的背上了一个越狱的罪名。按照张禹的意思去做,应该是最好的选择,运气好的话,有可能还提前释放。

    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回隔壁准备一下,酝酿一下说辞,我叫人给你准备个新的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牛小鹏又是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摆了摆手,把他打发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琼等牛小鹏出去,这才说道:“小禹,你怎么让他给什么刑警队的队长打电话,该打也应该是给陆维臣打呀?”

    “白队这人我接触过,做事严谨,把消息通知他,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汇报给陆局长。这和直接通知陆局长没有什么区别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温琼点了点头,“臭小子,主意不少啊,都可以当诸葛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敢哪敢,都是些小聪明,多谢阿姨夸奖。对了,我想咱们还得再跟潘云通个气,让她配合着演一出戏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