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77章 争功
    张禹带着莫大光回到宾馆,现在的宾馆,不说被彪哥的人给包下,已经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,温琼躺在床上盖着被,彪哥领着两个手下坐在门内,很是规矩。毕竟知道,这是张禹的女人,需要避嫌。

    虽说张禹一直和彪哥兄弟相称,可彪哥心中有数,他现在是给张禹打工的,张禹才是老大。江湖上的规矩,敢勾引大嫂,那是要三刀六洞的,即便也知道“潘云”不可能看上的,但避嫌也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张禹进门,看到彪哥三人坐的跟乖宝宝似的,心中不禁好笑,随即将莫大光交给彪哥看管,而且特别交代,要多加人手,绝不能让人跑了。

    将彪哥等人打发出去,房间内就剩下张禹和温琼两人。张禹来到床边坐下,温琼马上关心地说道:“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还不住地打量张禹的身上,看有没有什么伤。

    张禹咧嘴一笑,说道:“能有什么事,阿姨你不用担心。这次我去了上清观,没想到竟然有意外的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收获?”温琼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从那个老道的嘴里,打听到明天晚上玉天王要在杨河口的船上进行交易......”张禹当即就将大概的情况,跟温琼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温琼听了之后,也不禁暗吸一口凉气,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发现。她跟着问道:“既然知道了交易地点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明天带着莫老道去一趟杨河口,会一会那玉天王。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就你自己?”温琼惊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还不知道我的实力么,凭我自己一个人,已经够了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温琼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不过你自己一个人去......对付玉天王,或许是够了......可船上那么多毒贩,如果他们逃跑,你能抓的过来么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没错,张禹的本事就算再大,奈何对方人多。这帮人打不过张禹,跑总归是可以的吧。四散一逃,张禹也抓不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这一点,如果有金钱剑在手的话,还能做到分散攻击,就算如此,也不可能都给逮住。更何况没了金钱剑,张禹剩下的道法都是杀招,掌心雷和火符全是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擒贼先擒王,我的目标只是玉天王。只要抓住了他,一切不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妥。”温琼的表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是女儿的身体,她严肃的时候,还真有点大区长的威仪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来你不是警察,没有执法的权力。二来就算你见到了玉天王,你能保证抓到活的吗?小禹,你的本事,阿姨清楚......可若是把人给打死了呢?谁能证明他就是玉天王,就你一个人,怎么说也不够用......让其他的毒贩给逃了,还不得继续贩毒......”温琼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想过,可是这件事,我不打算告诉那个上校。因为他一介入的话,只怕咱们说的就不算了。让彪哥他们去,似乎也不太妥当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上校呀?合着就他手里头有人,我手里就没有了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心头一动,面前这位可不是警察,乃是镇东区的大区长。

    “阿姨,那你有什么打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明天交易么,我这就打电话给陆维臣,让他调派人手,连夜赶过来,估计明天中午怎么也到了。功劳算石家市的警方一份,联系之后,一起行动过,定能把那帮毒贩一网打尽!”温琼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她当然激动了,玉天王可是国内有名的毒枭,早就上通缉令的,要是能把他给抓到,肯定是大功一件。到时候说明,是镇东区政府亲自督办,温琼妥妥的一笔大功劳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你怎么给陆局长打电话呀?”张禹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这个......”温琼当即一皱眉,刚刚回到自己的角色,把自己的身体给忘了。现在连说话的声音都是女儿的,让她怎么给陆维臣打电话。

    以女儿的名义给陆局长打电话,显然是不靠谱的。这可是到北河省抓人,区政府必须得给与支持。

    温琼迟疑了一下,旋即说道:“你把你的电话给我,我给那丫头打个电话。让她出面。”

    “让潘云......”张禹觉得温琼是不是有点太积极了。

    他哪里知道,这可是绝对的大功劳,凭这个功劳,温琼就算不能让镇东区成为计划单列特别经济区,但日后进行提拔的话,也必须是好地方。

    这种功劳,属于政绩,属于考核的重要依据,温琼当然要给抓到手。

    “不让她,还能让谁呀。老娘把闺女养这么大,关键的时候,也得冲得上去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......”张禹掏出自己的手机,递给温琼。

    温琼马上拨了女儿的电话号码,很快电话接通,里面响起潘云急切地声音,“张禹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你老娘!”温琼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呀......什么事,张禹现在好么,你怎么用他的电话......”潘云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女生外向,我看你这丫头,关心他多过关心我啊!”温琼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潘云赶紧讨好,“我这都听到你的声音了,您肯定没事,所以我才问问张禹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好着呢,我有个事要交代你去办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潘云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陆维臣打个电话,就说石家市杨河口的一艘船上,明晚有重大毒品交易,其中涉嫌到玉天王。让他连夜派人赶过来,一定要在交易的时候,人赃并获!到时候,让他跟我联系......跟张禹联系也行......”温琼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这是从邱见月那边得到线索了吧......怎么不通知上校呢?”潘云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抓捕毒贩么,谁抓不是抓!难道警察就没有这个权力吗?”温琼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是上校布置下来的任务,你这派人给抓了,人家好埋怨我了......”潘云满是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埋怨什么埋怨,他敢埋怨!让老娘的闺女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,我还没找他算账呢!现在连老娘都给搭进去了,这消息可是我历经多少危险查出来的,凭什么功劳给他!你听我的,马上联系陆维臣!”温琼这次说话的语气,那叫一个理直气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