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74章 缜密(第九更)
    张禹也意识到,自己的反应好像有点大。他随即故意说道:“据我所知,这玉天王好像是贩毒的,怎么还涉及到盗墓的买卖了?难道......改行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玉天王会突然对什么古墓有兴趣......”莫大光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道儿上,也久闻玉天王的大名,不知道这玉天王到底是何许人也,多大年纪,何等相貌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......我也没见过玉天王长什么样......”莫大光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......”莫大光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没见过玉天王长什么样,他怎么就突然找到你了?你们俩之间,应该不是第一次做买卖吧......”张禹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都听到交易的事情了,先前或许不清楚,到底是谁的交易,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莫大光既然说出了玉天王,那这交易,十有**就是“白面”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玉天王之前,确实有过合作,几年前......我就是兼职房产中介,因为终究是道士......买卖也不好......但是我在地头上还是比较熟的,石家市的三教九流,大体上我也都认识......有一天晚上,一个带着白脸天王面具的人,突然来到我的房间,自称是玉天王,提出跟我合作一些业务......”莫大光因为身上的奇痒,说话都已经不溜到了,磕磕巴巴的,时不时的还要呲个牙,咧下嘴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,既然说出来玉天王,人家又知道玉天王是干什么,想瞒也瞒不住。

    再者说,挨了张禹的银针刺穴,哪怕是铁打钢铸的,铁齿铜牙,也挺不住。

    “合作什么业务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......石家市的牛三炮死了,他在这地面上不熟......听我说地头熟,谁都认识,所以希望我帮忙联系拆家买主......占领北方的毒品市场......我一时......财迷心窍......就、就答应他了......”莫大光也是老实了,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来,你就是玉天王在北方的代理人了?”张禹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......是吧......”莫大光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杨河口游船上的交易,应该也是毒品交易吧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怎么知道......”莫大光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......”张禹微微一笑,旋即说道:“你既然是玉天王在北方的代理人,又跟那么多毒品拆家有联系,这些人不可能不认识你吧?你怎么还能隐藏的这么深呢?”

    这是张禹突然想到的问题,上校在石家市这边有线人,莫大光是这里的地头蛇,又是代理人,线人怎么会不知道他呢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杀头的买卖......我就算是当中间人,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来......对于那些拆家的底细,我也得调查的一清二楚......甚至有的拆家,还是我扶植起来的......我对外都是打着玉天王的旗号,没人知道我具体是干什么的,甚至见过我的人都不多......这行还有这行的规矩,大体上是咬出来的越多,死的就越快,没有什么减刑的一说,所以下面的毒贩,都是现场抓到多少就认多少......”莫大光愁眉苦脸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央求了一句,“老大,能不能把针给拔了......我受不了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虽然不太懂贩毒的事儿,但在电视里看过一些类似的电视剧、影片什么的。

    贩毒这勾当,大体上也得人赃并获,或者是被供出来。在国内,贩毒超过多少克,就是死刑,半点不容商量。有的小毒贩,一次的交易,都是按照克数来的,携带的货物不至于直接杀头。被捕之后,他肯定也不敢承认以前还卖过,因为是带累积的,只说自己的初犯,该怎么判就怎么判,不可能再多认以前的账,那纯是自己给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哪怕警方进行攻关,也不会一天两天就审出来。在这期间,上线很有可能知道下线被抓的事情,肯定是马上跑路。哪怕是真的审出来上线,想找也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放心好了,死不了的,再坚持坚持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问什么我都说......我真受不了了......”莫大光都淌出眼泪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再继续问你,你和玉天王是怎么联系的?他的毒品,又是怎么通过进行交易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的毒品运到石家市之后,就会打电话通知我,让我联系各路拆家前去拿货。基本上也不是说只有石家市的,不少外地的也都来这边交易。”莫大光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拿到多少好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每次交易完成,玉天王都会给我三千万的好处费......”莫大光说道。

    “钱给的不少呀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危险也大啊......”莫大光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没见过玉天王的本来面目,那也该知道他多大年纪吧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他就见过那么一次,以后都是电话联系......他的电话号码,打一次一换......听他说话的声音,那是几年前,好像也就是二十多岁,不到三十......后来的电话,也都是这个声音......还有就是,他通话的时间很短,交代完就挂了......大体上都是他联系我......”莫大光颤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多岁......”张禹嘀咕一声,按照玉天王的年纪,绝不可能是这个岁数。这个年纪,倒是和当时的邱见月有些相仿。

    还有通话时间段,这有可能是害怕定位。看电视里,警方想要进行通话定位,需要一定给的时间。由此可见,这位玉天王的反侦察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听到你跟一个人通话,好像说上次的交易取消了。因为什么呀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莫大光犹豫了两秒钟,才如实说道:“是我发现,有个拆家好像是被警方抓了,改做线人,所以将这件事汇报给了玉天王......上次的交易,也因此取消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只有玉天王能联系上你,每次电话号码都会换吗?你怎么还能联系上他的?”张禹抓住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没有他的电话,可是他给过我一个美国的伊妹儿,说是临时有什么急事,可以给他发伊妹儿……”莫大光苦哈哈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