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73章 中间人(第八更)
    老道果然吃不住,苦着脸说道:“我叫莫大光......是上清观的观主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你不用管我是谁,我问你什么,你就回答什么......明白么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......”莫大光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叶不离呢?”张禹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叶不离......谁呀......”莫大光苦着脸,却故意露出一丝莫名其妙之色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知道,那就算了,慢慢享受吧......”张禹说着,故意打了个哈切。

    他不急不躁的站了起来,将一旁的躺椅给拖了过来,人躺到上面,哈切连天地说道:“躺在上面挺舒服的,我先打个盹......”

    莫大光的身上,好似蚂蚁钻心一般的难受。张禹的这一招,曾经是屡试不爽,简直是要人命,任谁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莫大光同样也吃不消,他心中纳闷,怎么冒出来这么一位,还是来找叶不离的,真是天降祸事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......叶不离是我的师侄......不过他是在茅山......很少走动......”

    “很少走动......你确定吗?”张禹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很少走动......”莫大光又是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话倒也不算是假话,确实是很少走动,哪怕是叶不离在石家市开店这段时间,也不怎么见面,夜不离更是不屑来上清观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这么说,那咱们就别谈了。”张禹懒洋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大......到底是什么事儿呀......”莫大光连忙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是我在问你,不是你在问我。我问你什么,你就说什么,要是不想说的话,就不说。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、我说......叶不离回茅山了......”莫大光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闭上眼睛,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这若是没听过莫大光先前的电话,张禹也就信了,或许是真跑回茅山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可是,通过莫大光的电话,他认为这老家伙肯定有问题,搞不好就是贩毒团伙中的人物。另外还有那个叶不离,也是个不靠谱的,搞不好是茅山派的叛徒都说不定,所以他不信。

    再者说,印玺还在这里呢。

    见张禹不出声,莫大光急了,带着哭腔说道:“他去哪了,我也不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说回茅山了,现在又说不知道......算不算是自相矛盾......”张禹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    莫大光脸上抽搐,都有点恨不得一头撞死的想法。他心中纳闷,不明白突然冒出来这小子是什么路数,怎么开门见山就是找叶不离。天晓得是叶不离的仇人,还是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......他是白天回来的,然后也没跟我打招呼,就带着他师妹走了......”莫大光呲牙咧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跟你打招呼就走了......有趣哈......”张禹闭着眼睛,淡淡一笑,“你身上的针正常坚持不过十分钟,我给你算二十分钟......但别怪我没提醒你,如果一个小时都不把针给取下来,后果自负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莫大光死的心都有了,真是莫名其妙,可他也看得出来,张禹不是危言耸听。就这么一会,自己都想死了,更别说是坚持十分钟、二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莫大光咬了咬牙,说道:“他可能是看出问题来了,所以才带着师妹跑的......到底去了什么地方......我真的不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莫大光的眼泪都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看出问题?什么问题?”张禹冷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前些天他被判刑进了监狱,是轻伤害,三年的徒刑......我使了钱,让他能够减刑,而且还能去唐牛屯劳改......作为报答,我让他去唐牛山的古墓,盗点值钱的东西出来......”莫大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和你说的,他看出问题来了,又有什么关系?”张禹慢条斯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莫大光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看的出来,叶不离盗墓的事儿,好像还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他也不着急,说道:“想说就说,不想说就不说......用不着到天亮,你观里的人,肯定会发现,你是无疾而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、我说......”莫大光实在撑不住了,带着哭腔说道:“我这虽然是茅山派的子孙道观,可因为经营不善,亏空很大,加上竞争也大,平常连个上香的都没有......于是,我就做起了中间人的生意......有人花钱雇我找人去唐牛山古墓盗墓,偷点东西出来,顺便查看里面的情况,最好是有点本事的,要不然的话,进去后肯定出不来......正好叶不离进了监狱,他着急出狱,我就抓住这个,让他去盗墓......他今天早上回来的,带着一枚铜印......就在床头柜里......我接到金印之后,就打电话给雇主......结果雇主却莫名其妙的让我问他,在墓里有没有遇到别的人......我就急匆匆的去问叶不离了......他说谁也没遇到,还说困了要睡觉,把我给撵出去了......可能是他觉得自己被利用,又或是怎么回事......跟着就不辞而别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张禹的心头一紧,若说叶不离在墓中遇到谁了,自然是他张禹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雇主,竟然提出这样的问题,显然是知道他张禹也在下面。

    张禹克制着心情,仍然拿出来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,问道:“这个雇主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雇主......雇主......”莫大光脸上的青筋都在颤动,似乎是想说又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我不着急,你慢慢想。不过,千万不要骗我,要不然的话,吃苦头的人是你。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雇主......雇主是玉天王......”莫大光终于撑不住了,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天王......”张禹心头一动,忍不住沉吟一声,他一直闭着的眼睛,也不由得睁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这次和温琼下墓,根本没人知道,如果有什么人会发现,肯定是邱见月第一个。

    上次线人被杀的事儿,邱见月似乎可以排除嫌疑,可现在看来,绝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莫大光虽然身上好似万蚁钻心,可也时不时的偷眼去看张禹。发现张禹在听到玉天王的名头之后,反应明显有点大,心中不禁也纳闷起来。但他不敢去问,身上的奇痒,让他又是“呃呃呃”地发出痛苦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