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6章 跑路
    叶不离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一副睡觉的样子。莫大光没辙,只能悻悻地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听的门响的声音,叶不离虽然没有睁眼,心里却已经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莫大光刚刚问他的话,着实很怪,特别是那句在墓里有没有碰到什么人,这算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最让叶不离来气的是,自己在里面九死一生,这老王八蛋只关心,铜印和里面的情况,压根没关心过他。

    他隐隐的意识到,这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功夫,房门再次敞开,师妹唐婉颜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师兄......”

    叶不离睁开眼睛,说道:“那老王八蛋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回去了。”唐婉颜说道。

    叶不离一下子坐了起来,说道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?”唐婉颜一愣,“你现在这么疲惫,能走么......不是说休息一晚,明天才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休息了。”叶不离下了地,说道:“有用的东西就带着,没用的就不拿了,咱们翻墙走。”

    唐婉颜更是一愣,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别管了,走了再说。”叶不离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,就是你的几件法器......”唐婉颜说着,在旁边拿过一个小箱子。

    叶不离跟着拉住唐婉颜的手,连门都不走,是直接开了后窗,从窗户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对了,咱们的车停在哪,车钥匙别忘了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停车场。”唐婉颜说道。

    叶不离做事,还真是麻利,跟翻墙出去,前往停车场,取了车之后,由唐婉颜开车,直奔国道。

    唐婉颜也不明白叶不离这是什么意思,快到国道的时候,才小声问道:“师兄,为什么不辞而别,师叔找不到咱们,也不知会不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去管咱们的死活......”叶不离撇了撇嘴说:“这老王八犊子让我去盗墓,我差点死在里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刚回来的时候,我就听你说什么,狱友死在墓里,还想问你呢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”唐婉颜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晓得他怎么知道那里有个墓,里面机关重重,连茅山灵图都给搭进去了。”叶不离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唐婉颜大惊,“茅山灵图都给搭进去了......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等回去之后再说吧。这次可真是倒了霉,亏大了。”叶不离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伸了个懒腰,已经睡眼惺忪。

    唐婉颜关心地说道:“师兄,你要是困了,就好好睡一觉吧,到了的时候,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叶不离闭上眼睛,再没有精力说话,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宾馆内的浴室之中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咳咳咳......”

    一阵剧烈的咳嗽声,惊醒了张禹。

    他睁眼一瞧,只见温琼不停地咳嗽,并且时不时地用鼻子往外喷气,一看样子就知道,肯定是呛到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没事吧?”张禹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......咳咳......呛了一下......”温琼酸着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眼泪都出来了,显然是呛的不轻。

    这浴缸内,张禹的腿够长,能够直接触碰到浴缸的另一端,不至于让身体下滑。而温琼就不一样了,她没有张禹的身高,加上水下还有浮力,这一睡过去,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滑动,硬是呛了下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仗着浴缸有些浅,要不然的话,都能呛死人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弯下身子。”张禹当即伸手扶住温琼的脖子,让她弯下身子,跟着用手在温琼的头顶轻轻拍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招还真管用,很快温琼的气就顺了。

    温琼泪眼婆娑地说道:“竟然呛到了,影响到你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影响的,都是我不好,竟然睡着了。对了,咱们别在这里休息了,上床躺着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温琼,温琼身上一丝不挂,这是“潘云”的身体,身材完美,此刻没戴假发,头发都浸湿了,好似水中芙蓉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张禹就不敢再瞧,连忙从水里爬出来,说道:“阿姨,我给你拿毛巾。”

    他快速取过毛巾,身上也是水淋淋的。他将毛巾递给温琼,又道:“给。”

    温琼接过毛巾,缓缓地从水中出来。张禹忙转过身子,不去看她。

    不想,温琼却婉转地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背着身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坐。”温琼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轻轻应了一声,也不明白温琼什么意思,他不转身,只管脚步后退。

    来到浴缸的旁边,缸沿能有四十公分的宽度,足够坐下。张禹坐定,低着头,有点纳闷地问道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擦身。”温琼温柔地说着,拿着手里的干毛巾,轻轻擦拭张禹身上的水。

    温琼的身体好似玉雕,双腿并拢,眼中满是柔情,双颊红晕。她的动作温柔,好似母亲般的关爱,又好似妻子一般的柔情。

    曾经用毛巾给他擦身的人,只有两个。一个是母亲,那是张禹小时候洗澡,母亲这般。懂事之后,也就没人了,在自己和杨颖肌肤之亲后,杨颖曾这么给他擦身。

    现在,又多了一个女人,就是温琼了。

    张禹有点脸热,也是不好意思,心里觉得怪怪的。其实他几次看到温琼柔情的目光,但总觉得不是这么回事,不应该联系到儿女私情上面。

    温琼给张禹擦干净身上的水,张禹穿着短裤,温琼当然不会给他擦那里,而是拧干后,给他擦腿上的水。

    张禹有些庆幸,可能是太过疲倦的缘故,小兄弟很是安稳。这若是一不小心有了反应,真就糗大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......谢谢你......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......你一直都在照顾我、保护我......我只是做我力所能及的而已......”温琼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的水擦干净了,现在你擦自己的吧......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的嘴动了动,好像是要说什么,但终究没说出口,她跟着点了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给自己擦干身上的水,害羞地看着张禹,“咱们进屋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,偷眼看向温琼。

    温琼似乎猜出她的心思,故意大咧咧地说道:“进来的时候,就是你抱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