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9章 老干妈辣椒面
    “就是个梦而已,别怕......”张禹感觉到温琼身上的颤抖,下意识地抬手将她给抱住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轻轻应了一声,感受着这个男人温暖的胸膛,温柔的臂弯,她的心更加踏实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这种感觉,不禁让人觉得踏实,同样也让人觉得舒适,让她再也不愿离开这个男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她享受着这一切,人压在张禹的身上,一双眸子,目光流转,含情脉脉地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将她抱住,只是下意识的。此刻二人目光接触,张禹的身子不由得一紧,连忙把抱在温琼腰上的手给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......我......不是有意的......”张禹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话,我明白......”温琼知道自己不能和张禹在一起,她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感,可却始终无法从这个男人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仿佛自己的身上,没有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张禹没敢出声,片刻之后,又听温琼绵软无力地说道:“抱着我......我想让你抱着我......就这一次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就这一次......我好怕......”温琼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怕......没事的,就是梦......”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慢吞吞地抬起手来,再一次抱住了温琼。

    被这个男人抱住,温琼的身子骨都好酥了,她一只手搂住张禹的脖子,一只手抱住张禹的腰,整个身子更是紧紧贴在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享受着这个男人身上温暖。她也是女人,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。这么年来,她的情感,已经埋藏到心底,在人看来,她是一个冷漠的女人,没有半点感情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她心中的情感,彻底被这个男人给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但她也明白,这样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她在心中,不停地告诉自己,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张禹不敢睁眼看温琼,也是闭着眼睛。她能清楚的感觉到,温琼的心跳很快,呼吸也开始急促。

    温琼吹气如兰,两个人相隔实在太近,她的呼出来的芬芳都喷到张禹的脸上。被温琼这么抱着,张禹的心跳也在加快,也是刚睡醒的缘故,憋了一泡尿,下面竟然不自觉地......

    张禹立刻觉察到不争气的小兄弟,心中不停地暗骂,抱着温琼的手,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温琼自然也察觉到张禹的情况,她的心头更是一颤,腰肢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阿姨......”张禹紧张地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继续抱着我......”温琼仍是紧紧地抱着张禹,声音十分的温柔。

    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叶不离躺在冰凉的地面上,人遭到电击,已然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“哗”地一声,叶不离猛地打了个激灵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脸上、身上湿漉漉的,全是凉水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一个穿着警服的汉子,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叶不离见过这人,就是先前用电棍电他那位。在这个警察旁边,还站着两个警察,其中一个,手里拿着一个罐头瓶子,也不知里面装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醒了......”叶不离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这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。在他看来,这是警察审犯人么,怎么像是电视里的那些衙役在审犯人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都去了哪里?”警察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叶不离一脸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配合了?”警察的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,哪里有不配合......”叶不离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是真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。”这警察说着,马上给旁边的警察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警察当即点头,蹲下身子,伸手去解叶不离的裤腰带。

    叶不离心中大骇,急切地问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......”拿着罐头瓶子的那个警察说道:“就是往你菊花里塞点好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东西......”叶不离打着哆嗦说道:“能有什么好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干妈辣椒面,谁辣谁知道......”拿罐头瓶子的警察从伸手从瓶子里抓起一把辣椒面。

    说是辣椒面,跟辣椒油也差不了太多。他用嘴舔了一下,接着“啧啧”有声,“够劲、够辣......一勺就够下一碗饭的了......便宜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......”叶不离险些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这当口,解裤腰带的那个警察,已经完成任务,作势就要把叶不离的裤子给脱下来。

    叶不离哪受过这个,急忙叫道:“别、别......我说、我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真说假说?”先前说话的那个警察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说、真说,什么都说......”叶不离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什么钢铁战士,用不着毒刑拷打,一听人家说出刑罚来,他就服了。

    警察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押他上去......不过你老实点,要是再敢抵赖,别怪我们不客气,到时候,让你后悔都来不及!”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我肯定老实......”叶不离愁眉苦脸地说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警察,把他把裤腰带系上,然后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着辣椒罐头瓶子那位,将刚刚沾在手上的辣椒油朝他的嘴上抹去,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叶不离没有准备,就算有准备,这种情况下也没招。

    辣椒油一到嘴上,把他辣的眼泪都出来了,太特么了。

    “味道不错吧?”警察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......”叶不离带着哭腔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错,再尝尝......”警察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......”叶不离不住地摇头。

    房间的门户,是一个大铁门。最先说话的警察,从兜里掏出黑布罩,给叶不离套到脑袋上,这才押着他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出去之后,是一条走廊,很快来到楼梯台阶那里。

    叶不离什么也看不到,只能随着人家,顺着台阶上去。

    上去之后,又要走一条走廊,跟着才再次走上楼梯。

    一连走了两层,来到一个房间,跟上次一样,被摁坐下去之后,人家才把头罩给他摘下来。

    只一瞧,房间跟上次也一样,自己也是被关在铁笼子里。前面是长条桌,坐后面坐着四个警察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一刻,叶不离的心头却是一动,泛起一阵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