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8章 被抓
    “轻点!我自己会走!”叶不离被拉的挺疼,不禁骂骂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脾气还挺大呢!等到了局里,咱们再好好说!”一个警察叫道。

    “说就说,有什么的?对了,我妹妹呢?”叶不离还是关心唐婉颜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跑不了她!她协助你逃跑,最少也得判两年!”警察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该她的事儿,都是我让她这么做的!”叶不离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,竟然还敢在劳改期间逃跑,知道你这算是什么行为吗?同越狱论处,最少给你加个五年徒刑!”警察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什么也看不见的叶不离,感觉到前面出现了台阶。他被警察架着上楼,好像是上到了二楼。然后,被推向右侧的走廊,进到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坐下!”随着警察的声音,叶不离发现自己被按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终于,头上的黑布被摘了下来,能够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眼下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,椅子周围是一个黑色的铁笼子,电视里见过,这是给重犯用的。

    身后两侧,站着两个警察,而在前面,有一张长条桌,那里坐着四个警察。其中一个,面前放着记事本,好像是做笔录的。

    “姓名!”对面一个三十来岁,面相彪悍的警察,突然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知道吗?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问你呢?”叶不离身后的警察怒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叶不离。”叶不离悻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性别?”彪悍警察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么......”叶不离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配合点!”后面的警察在叶不离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,嘴里骂骂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打人呀?”叶不离叫道。

    “谁看到有人打你了!”那警察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打他了。”“没看着。”“有人打他吗?”“没呀。”......屋里的警察,一个个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叶不离心中委屈,这算是什么呀?

    不过他也明白,要是不老实的话,肯定还得倒霉。

    叶不离只好说道:“好好好,没人打我......性别男......这样行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早这么配合,不就好了么,哪来那么多毛病。”对面的彪悍警察撇了撇嘴,接着说道: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25。”叶不离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警察问的都是一些基本资料,叶不离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作风,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一问一答,过了一会,警察问道:“叶不离,你昨晚晚上,连同本监房的其他犯人全部失踪,他们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”那警察眉毛一掀,怒声叫道:“你们一起逃跑的,你会不知道他们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从唐牛山下来,就是胡乱跑的,他们去哪了,我哪知道。”叶不离故意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配合我们工作了!”警察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不离身后的警察,又是在叶不离的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,狠狠地说道:“老实点,坦白从宽知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他们去哪了......”叶不离继续抵赖。

    “不说是吧......”彪悍警察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说什么?”叶不离一脸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”彪悍警察马上给叶不离身后的警察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警察随即会意,从腰间掏出电棍,直接就往叶不离身上捅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叶不离猝不及防,被电击了一下,差点没昏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说不是么,那让你尝尝厉害!”警察继续又用电棍朝叶不离的身上捅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..”叶不离被电击的惨叫连连,嘴里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你们这是......刑讯逼供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给你点颜色看看,心平气和的问你,你能说实话吗?”彪悍警察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边上的警察,则是懒洋洋地说道:“刑讯逼供,谁看到了......要是不说实话,等下还有好招待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实话......”叶不离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才出口,他又被警棍怼了两下,疼得嗷嗷直叫,“啊......啊......”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自己万万不能说实话,这若是说了实话,逃跑去盗墓,又死了这么多人,后果十分严重,肯定还得加刑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坦白从宽牢底坐穿,抗拒从严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所以,他拿定主意,万万不能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在墓里,九死一生都挺过来了,现在挨两下电棍算什么,还能真打死老子。

    叶不离也是豁上了,连续挨了多少下电击,终于支持不住,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他昏了。”拿电棍的警察说道。

    彪悍的警察摆了摆手,说道:“带下去,再给他点颜色。”

    宾馆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温琼和张禹躺在床上,都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两个人睡的都很死,张禹翻了个身,仰天朝天的躺着,打起了呼噜,饶是如此,也没有惊扰到温琼。

    睡觉的时候,时间过的最快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温琼迷迷糊糊的,突然发现,自己身处在一个山洞之中,这个山洞,既是熟悉,又是陌生。

    她四下张望,周边一个人也没有,只有前面有一道石门。

    “小禹......小禹......”温琼明显有些紧张,不停地呼唤,可根本没有人答应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,小禹哪去了......”温琼很是害怕,停留了片刻,她看到前面的石门,只能壮着胆子走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人来到门前,原本关着的石门,突然慢慢地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温琼的目光盯着前面,旋即就见,石门后挂着一个阴森森的骷髅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忍不住惊叫一声,跟着张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周边有些黑,却不是在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躺在一旁的张禹,突然听到叫声,立刻睁眼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禹......”温琼听到张禹的声音,惊魂未定的她,终于踏实一些,忍不住扑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身上,什么也没穿,这一扑到张禹的身上,胸前的一对更是结实地贴住张禹的胸膛,她能真切地感觉到,这男人温暖的胸怀。

    女人和男人不同,男人的身子总是发热,而女人的身上通常比较凉爽。身体这一接触,张禹就感觉到那清凉、滑腻的肌肤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比较冷静,急忙问道:“阿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做了个恶梦......骷髅......挂起来的骷髅......”温琼的心虽然踏实了一些,可声音中,还有点颤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