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2章 茅山灵图
    张禹还真没想到,叶不离办事竟然这么光棍,按他的意思,是打算让叶不离押生辰八字的,结果这小子主动提出来押茅山灵图。

    对这东西,张禹十分的好奇,听老王头说过,这东西是茅山派的象征,只有茅山派拥有一定实力的好手才能拥有。而且茅山灵图十分的古怪,先前叶不离用它护身,跟着就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叶不离,身上只剩下一条裤衩子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能够见识到茅山灵图的神奇,若是能够仿造一个,也算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点头说道:“道友既然如此豪爽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你也不像是客气人。”叶不离说着,手掌一翻,掌心立刻金光闪烁,出现了一个半截扑克牌大小的布片样式的东西。这东西上面,带着红色的符文,端是小巧别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东西,是藏在什么地方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丹田。”叶不离答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能够放在丹田里的法器?”张禹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见多怪了吧......”叶不离得意地一笑,接着说道:“押给你是押给你,但是这东西怎么用,我是不能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人家独门的法器,自然不能轻易告诉用法。有这东西作为抵押,也算是不错了。再者说,张禹也不需要他告诉怎么用,因为张禹手里还有九玄镜呢,想要破解这茅山灵图,不是困难的事儿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成,那你把这东西押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叶不离也爽快,马上将茅山灵图交道张禹的手中。

    这东西上面,蕴含着灵气,发光发亮,十分的扎眼,张禹也不知道如何将它收入丹田。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道友,这东西怎么给收入丹田,你看它这么惹眼,揣着也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真不能交给你,要不然......你找个什么东西装着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看身上,实在没啥东西可用,也就一个八字寻命盘,后面能够给打开。茅山灵图很薄,他干脆掏出八字寻命盘,打开后盖,将茅山灵图给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叶不离看到张禹的罗盘,眼睛立刻盯了上去,“道友,你这罗盘不错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你什么事?”张禹斜了叶不离一眼。

    “没我什么事......我灵图都给你了,那个铜印......”叶不离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吧。”张禹把铜印递给叶不离,顺手将罗盘揣回怀里。

    牛小鹏眼瞧着人家进行交易,铜印就这么落入叶不离的手里,这东西可是自己拼死带出来的,现在可好,半条命差点扔在里面,结果什么也没捞到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不爽,但他也不敢出声,这两位老兄,他一个也惹不起,只能闷声大发财了。

    张禹休息的差不多了,说道:“咱们这就走吧,立刻这个是非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叶不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牛小鹏也赶紧起身,张禹扶起温琼,将人背到身上。

    三个人一同顺着甬道,朝来时的路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,但叶不离和牛小鹏既然能够下来,那肯定有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来到先前经过的十字路口。张禹也不出声,只管让叶不离带路,叶不离和牛小鹏一直朝前走,走出几十米,前面出现了一块石碑。这块石碑差不多两米高,跟张禹先前在另外一个路口看到的石碑差不多。

    从这个方向走,看到的是石碑背面,后面没有字。等来到前面,正面的碑文跟张禹上次看到的一样。虽然不认识上面的文字,但字体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张禹看到有光线透入。很快就见,前面有一条垂下来的绳子。来到绳子下面,张禹抬头一看,外面应该是黎明时分。

    他和温琼是中午时分过来的,不想竟然在这里困了这么久。看得出来,这个洞很深,想想也是,自己来的时候,可是下了两层来的。

    这时,就听叶不离说道:“怎么上,要不然我先来,然后拉你们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还是我先上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,一切小心为上。自己不想伤害别人,也不能让旁人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叶不离看了看张禹背上的温琼,说道:“你背着个人能上去吗?”

    张禹自信地一笑,说道:“背着人也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一张狂风符来,嘴里又道:“抱紧我!”

    手里的狂风符跟着朝地上一丢,一股狂放平地而起,别看张禹背着温琼,可猛地向前一跃,借着下面的风力,也跳上去三四米。他一把抓住绳子,再次双臂用力,一只脚在旁边的石层上重重一蹬,身子又向上窜出去三四米。

    靠着这种办法,张禹接连几次,终于从洞中出来。

    和煦的微风吹在身上,让张禹和温琼都感觉到一阵舒爽,这种感觉,恍如隔世。

    再看周边,树木茂密,绳子绑在一棵大树之上。周边一个人也没有,倒是丢着不少挖坑的工具。看起来十分的先进,绝对是盗墓专用。

    张禹和温琼在树旁边坐下,等了片刻,叶不离先行爬了下来。他家伙也挺仗义,随后又把牛小鹏给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上来之后,这两位也都坐到地上,一个劲的大喘气。叶不离喘了两口,看向牛小鹏,说道:“我特么拉你上来,累的喘气,你喘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紧张的......”牛小鹏舔着脸一笑,接着说道:“老大,咱们现在怎么办?号里的人就剩咱俩了,这一宿没回去,估计该通缉咱们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是不可能回去了,爱怎么样怎么样,你呢?”叶不离看着牛小鹏。

    牛小鹏委屈地说道:“老大,我就是伤人判了四年,本来都服刑一年半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发现叶不离一直盯着他,心里打了个突,连忙说道:“算了算了......你把解药给我就成......”

    原来,当初叶不离想要下来,也不可能自己挖,少不得找人帮忙。这帮犯人可不是说,许下点好处就能帮忙的,叶不离少不得要耍些手段,威逼利诱。

    好处是,自己选两样东西,剩下大伙分,威逼则是在大伙身上做了点手脚。

    叶不离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给你们下的东西,就三天的功效,现在第三天已经过去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听了这话,牛小鹏差点没哭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