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8章 九宫
    张禹听到后面有声音响起,立刻半转身子看了过去,这也是因为身上背着温琼,光是回头,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往后一看,张禹更是心头一紧,原来在石碑两侧站着的四个陶俑,此刻脸上的陶片也都碎裂开来,露出骷髅脑袋。不仅如此,他们的身子还开始慢慢的移动。

    陶俑的速度不快,却也不慢,他们的目标正是张禹这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刚刚那个石棺,现在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石棺的盖子,先前被叶不离推开一半,眼下棺材盖慢慢颤动,不用猜,张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肯定是里面那个陶俑也动了。

    叶不离被泥巴裹住的样子,看在张禹的眼里,张禹这陶俑的厉害,万不能让他们靠近。

    于是,他二话不说,抬手就是一道掌心雷朝一个陶俑劈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,闪电登时击中一个陶俑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陶俑身上的陶块被爆下大片,里面露出骨头架子,这东西看来当初是用活人烧成的,血肉已经没了,只剩下骨骸。

    陶俑中招之后,身体立时定住,这让张禹松了一口气。既然掌心雷管用,那还客气什么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“轰隆隆......”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又一连打出三道掌心雷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陶俑没等靠近张禹,就变得跟同伴一样,陶块被震碎,露出里面的骨骸。

    这三个陶俑也都定住,张禹转身就要再朝门户那边跑。不想这当口,却听“哐当”一声,那棺材盖被掀开了。

    那个头戴缀玉面罩的陶俑,从里面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哪能客气,抬手一记掌心雷,就朝这陶俑的脑袋打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,光电的闪电正正好好地击中陶俑的面部。

    然而,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陶俑脸上的缀玉面罩只是微微一颤,竟然没有其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嗷......”紧跟着,一个好似野兽的嚎叫声响起,听方向,好像就是从陶俑的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似乎发怒,身子跟着站了起来,一步跨出石棺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又是一紧,再次一掌朝陶俑的身体打去,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之下,陶俑的身体又只是微微颤动,没有先前的陶俑那般,一下子就被闪电破开身上的陶土。

    “嗷......”

    这陶俑再次咆哮起来,抬手朝张禹这边拍来。

    距离虽然远,但张禹刚刚看到过叶不离的惨象,知道这陶俑的厉害,他趁着陶俑的动作慢。先一步朝旁边窜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......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一连串的泥巴射了过来,张禹预判成功,稳稳地躲开。

    “嗷......”这陶俑再次发怒,发出咆哮之声,但他并没有再次向张禹发起攻击,而是转过身子,双手射出泥巴,朝先前被张禹重创的陶俑射去。

    那四个陶俑,身上的陶土破开大半,露出白骨。泥巴现在一射到身上,竟然奇迹般的复合了,变得和先前一样。复合之后的陶俑,跟着又朝张禹这边移动起来。

    守在门口的四个陶俑,现在已经把叶不离变成了陶俑,除了脑袋之上,身上全都是凝住的泥巴。

    这四个陶俑,似乎对缀玉面罩那个陶俑的声音有所感触,竟然撇下叶不离,分散朝张禹这边走来。他们双手手掌,一起射出泥巴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叫苦,这算什么,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。我刚刚把你们给打废了,你们这还能复活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......”牛小鹏看到这个架势,身子一软,“哗”地一声,竟然尿了裤子,一屁股摔倒地上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陶俑似乎拥有着智慧,对于牛小鹏根本不屑一顾,目标只有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腿上绑着神行马甲,此刻已然催动起来,他朝旁边迂回,左手不停地劈出掌心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“轰隆隆!”......

    掌心雷所到,陶俑根本挡不住,随即定住。可那个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,现在已经走到大殿中央,每当张禹打伤一个陶俑之后,它就会马上予以“治疗”,打出泥巴,让那个陶俑得意恢复。

    这种打法,张禹哪里吃得消。掌心雷极为耗费真气,这也是张禹的功力相比当初大进,方能劈出这么多掌心雷。

    眼下打出这么多道,已然快要撑不住了。他想夺路而套,可随即发现,自己好像彻底陷了进来。原来,守门的四个陶俑,现在有三个将门户那边守着,缀玉面罩的陶俑在中间,左右两边各有一个陶俑,余下三个站在棺材后侧,形成了一个九宫阵。

    不管张禹跑到哪里,周边都有最少三个陶俑进行配合,射出泥巴来。

    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......

    先前张禹还是进攻的次数多,渐渐的,只有到处乱窜的份,根本没有机会还手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突然感觉到背上一重。他背着温琼,哪怕施展神行马甲,速度也要差上一些,再不济也是一百斤的大活人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温琼好像一下子重了二三百斤,差点让他一口气没喘上来,直接趴地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禹,别管我了!你自己跑!”温琼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的身子又是一松,他感觉到温琼自己从他的背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张禹扭头一瞧,心头更是一颤。逃跑的过程中,也不知道是哪一下,温琼被泥巴射中,背脊处变得跟叶不离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!”

    张禹大叫一声,有心去拽温琼,不想又是一连串的泥巴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只能躲避,可有一串泥巴的目标确实温琼。躺在地上的温琼,前身直接中招,身上罩上一层厚厚的陶土。

    张禹暗自叫苦,他心中明白,这下可惨了。或许自己靠着神行马甲,还能勉强逃出去,但把温琼留在这里,岂不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对方这明摆着是九宫阵,中间那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就是阵眼。

    对于破阵者来说,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知道哪里是阵眼,却又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“快跑!别管我……”躺在地上的温琼,已然无法移动,她的目光流转,只是放在张禹的身上。她也看到,张禹的逃窜之余,时不时地会看向她。

    张禹关心的目光,已经将她的心彻底融化。她也清楚,如果张禹不走,只怕也得在此陪葬。张禹眷顾,对于她来说,已经足够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老铁把时差倒回晚上码字了,白天不出活。后天爆发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