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9章 拿你开刀吧
    张禹怎么可能把温琼给留下,他都有点后悔,先前不应该因为好奇而跑进来。这个倒霉地方,真的是险之又险。

    能够散发出来头发的骷髅,已经够诡异的了,现在这些套用个,竟然更加的诡异、厉害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清楚,想要救下温琼,要做的就是干掉中间的那个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。可掌心雷都对付不了他,估计以自己的修为,根本不可能灭掉他。

    “刷!”“刷!”“刷!”......

    又是一连串的泥巴朝张禹喷来,张禹辗转腾挪,只管不停地躲避。脑子高速地转动,琢磨着办法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已经顾不得去看温琼,抽空只能看向那个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。他发现,这些陶俑的速度不快,更多的依仗就是这个陶俑。自己没有毁掉的能力不要紧,倘若能够将他暂时困住,起码能够有救人的机会!

    “对了!”想到这里,张禹的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金钱剑当即射出,飞向那陶俑。和自己想象的一样,金钱剑在刺中陶俑的时候,好像刺在钢板上一样,当即被摊开。

    “啷啷啷......”

    组成金钱剑的108枚铜钱旋即旋即散开,张禹用心念操纵,散开的铜钱凭空将陶俑给围住。

    左边的青龙位,一共是25枚铜钱;右边的白虎位是22枚铜钱;前面的朱雀位是23枚铜钱;后面的玄武位是20枚铜钱。余下的18枚铜钱,悬浮在陶俑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乾坤九变!大四象困阵!”

    “嗷......嗷......”陶俑的身上,发出愤怒的咆哮,他的双臂开始挣扎,仿佛是感受到困阵的压制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一喜,跟着一道闪电朝最近的一个陶俑射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陶俑身上的陶片被震下大半,露出里面的白骨,直接定住。

    再看那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,跟张禹预料的一样,仍然在挣扎,根本无比释放出泥巴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“轰隆隆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精神大振,不停地劈出掌心雷。其他的陶俑,哪里够速度躲避,一个个先后被劈中,陶片落下,露出白骨,身子定住。

    转眼间,那八个陶俑全部定住。

    张禹暗自松了口气,却也不敢怠慢,因为他能真切地觉察到,戴着缀玉面罩的陶俑,十分强悍,很快就会突破自己的困阵。

    他几步冲到温琼的身边,奋力托起温琼,温琼现在的身子很重,足有三四百斤。饶是如此,张禹还是硬生生地给她抱了起来,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牛小鹏也是机灵,已经吓尿瘫在地上的他,发现陶俑都不动了,忙连滚带爬的起来,朝外面逃跑。

    定在门内的叶不离,似乎听到张禹冲过来的脚步声。他的脑袋都无法转动,只是嘴里叫道:“救我!救我!”

    张禹来到他的身后,寻思着救人救到底,抬腿一脚,踹在叶不离的身上。

    叶不离浑身都是陶土,也是有三四百斤的。该说不说,张禹这一脚的分量着实够大,令叶不离沉重的身体直接抛飞出去,摔到门外,抢了个狗啃屎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叶不离还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啊!”

    张禹跟着跑了出来,牛小鹏踉踉跄跄的扑了出来。这家伙一出大门,就重重地摔在地上,仿佛双腿再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档口,就听大殿内,发出一连串的脆响,“当当当......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忙回头观瞧,不出所料,围住陶俑的铜钱被全部震飞,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铜钱这一散乱飞走,登时跟张禹的心念失去了联系,想要继续操纵,就必须再用手去摸一下才成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,哪里还有机会。只见陶俑双臂分开,开始往那些定住的陶俑身上喷射泥巴。

    只要泥巴喷到他们的身上,他们立刻就会恢复原装,重新移动起来。一个个陶俑转过身子,行动整齐,慢慢地朝大门这边移动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一凛,有心进去把金钱剑给找回来,只怕是不可能了。若是再战,估计连自己都得搭进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接连打出多少掌心雷,体内的真气消耗严重,能跑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看向叶不离,叫道:“关门的机关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右边那个镇墓兽的脑袋上!”叶不离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瞧,这镇墓兽的人身兽首,好似鱼的脑袋上有两个牛角。右边的那个镇墓兽,牛角向前,并非直立。张禹已经经验丰富,他放下温琼,一个箭步抢了过去,伸手推动牛角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接着就听“嘎吱嘎吱”的声音向前。

    门户上有石门落下,速度虽然不快,但也比那些陶俑的速度快。

    终于,“哐当”一声,石门落定。

    石门一关上,外面立刻光线暗淡,全靠先前张禹丢的火符照明。

    张禹又打出两道火符,周边这才光亮起来。他随即抢到温琼的身边,查看温琼的情况。

    温琼的全身几乎都被泥巴给包裹住,只剩下脑袋露在外面。温琼的表情复杂,眸子中满是泪水。

    “小禹......”温琼无力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姨,咱们现在安全了,你放心吧,我一定能把你从这东西中救出来的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看温琼身上陶片,几乎是生在身上一般,想要破开,隐然无从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掌心雷倒是能够破开陶片,但天晓得能不能将温琼给劈死。

    张禹转头看向叶不离,这家伙也是修道的,张禹问道:“你有没有办法从这里面出去?”

    叶不离趴在地上,动都动不了,他苦哈哈地说道:“我没办法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的掌心雷能够破开身上的陶土,要不然试试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......”听了张禹的话,叶不离的魂儿差点没吓飞了,他急忙说道:“这个太危险了,有没有安全点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办法!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要是有刀剑什么的,试试劈两下还可以......”叶不离也着急出去,总是这样,也不是个办法,所以绞尽脑汁,想出这么个法子。

    “刀剑......”经他这么一提醒,张禹想到了自己的黑色剪刀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剪子,看了看温琼,又看了看叶不离,这才说道:“拿你开刀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