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4章 女强人的柔弱一面
    叶不离开车,一路来到上清观。

    这家道观不大,但位置不算偏僻,占地能有三四亩,市区内能有这样一个道观,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产业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进去,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叶不离,让他想到办法之后,跟自己联系,到时候交换茅山灵图。

    随后,又由牛小鹏负责开车,在距离上清观不太远的地方,找了家宾馆,开了两个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牛小鹏自己一间,张禹和温琼一间。以现在牛小鹏的处境,张禹并不担心他逃掉。而牛小鹏已经见识到张禹的厉害,要是想杀他,分分钟都能让他消失,所以也是老老实实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张禹和温琼进到房间之后,张禹还是给彪哥打了个电话,让彪哥马上带些人手来石家市,到这里见面。

    经过连番的激战,又折腾这么老远,张禹不说是筋疲力尽也差不多了。特别是真气消耗过度,对付一般的人,倒是无妨,可一旦遇到差不多点的高手,自己必然难敌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担心,那就是周老道和邱见月,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,自己下入墓中之后,外面的机关被关上,十有**是人为的。如果说,现在周老道或是邱见月想要杀他,自己眼下还真就没有十足的把握应对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小孩的脚印,怎么会出现在那里。那个脚印是新的,总不会有小孩敢跑到那里去吧。

    很多说不清的事情,缠绕着张禹,令人身心俱疲。

    挂了彪哥的电话,张禹看了眼温琼,现在还有事情要做,就算再累,也不能马上睡觉。张禹把温琼抱到床上躺下,用一条浴巾放在下面,然后开始用剪刀去给温琼解决胸脯上面的陶土。

    “阿姨,事急从权,我这也是没办法,得罪了。”张禹有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也满是疲惫,一脸的慵懒,她略有害羞地白了张禹一眼,跟着故意大咧咧地说道:“这又不是我的身体,你以前摸都摸过了,还有啥难为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呵呵......”张禹老着脸皮一笑,“那我这就动手了......”

    女人的那个部位,都十分的滑嫩,剪刀上去,哪怕张禹再小心,还是一不小心在上面扎了个小小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温琼疼得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道歉,“阿姨......我......这里不好下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,这点疼算不了什么。”温琼一脸无所谓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算破点皮,也比一直戴着一层陶土强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动手,用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把胸上的陶土全部清理干净,露出里面的肌肤。

    这一对果实,冰清玉洁,张禹以前倒也看过,奈何现在身体里的人是温琼,让张禹颇为不得劲。

    他不敢去看,忙抓了条毛巾被帮温琼盖上,跟着又动手清理短裤的位置。那里还好些,不是全都被陶土包裹,清理的过程中,温琼也难免走光。全部清理完,张禹说道:“阿姨,清理干净了,你去卫生间洗个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应了一声,可是身子没动,有点害臊地说道:“我现在......自己恐怕洗不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皱眉,这倒也是,温琼的脚崴了一下,虽然不严重,也得休息休息,让她自己洗澡,恐怕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温琼偷眼看着张禹,说道:“要不然......还是麻烦你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是不是......”张禹又是皱眉,让他抱着温琼,帮忙洗澡,好像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不是的......”温琼故意嗔怒道:“全当是抱着潘云了,已经俩也差不多了吧......这身体是她的,又不是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......”张禹说到这里,见温琼的一双眸子正瞪着他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行吧......”

    就这样,张禹将温琼横抱起来,两个人一起进到卫生间。

    这家宾馆虽说比不上大酒店,但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张禹要的是最好的房间,即便不是套间,也是很大,卫生间内有一个三角形的浴缸,足够两个人进去泡澡。

    张禹见到里面还有浴缸,干脆在浴缸内放了水,让温琼进去泡澡解乏。

    温琼下到水中坐下,张禹说道:“阿姨,你慢慢洗,然后就能睡个好觉了。我出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见张禹就这么走了,温琼忙转过头去,望着张禹的后背,她的嘴巴动了动好像是要说什么,但终究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这功夫,张禹已经推开卫生间的门,一只脚跨了出去。

    温琼似乎有点急了,猛地说道:“小禹,你等等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转过头来,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害怕......”温琼楚楚可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害怕......”张禹一愣,说道:“现在已经安全了,而且我也不走,就在房间里收拾一下穿上的泥巴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也不知怎么了......不敢自己一个人......墓里的那些东西......我总觉得在眼前晃悠......”温琼又是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你能不能别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从来没有见过,温琼如此柔弱的一面。在张禹的严重,温阿姨是一位女强人,是一位能做大事情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温琼犹如一个弱女子,好似小家碧玉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那、我就不出去了,先在这里等着阿姨洗完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温琼应了一声,嘴巴动了动,片刻后才道:“要不然,你也下来一起洗吧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马上把头转回去,被朝着张禹,不敢再去看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......”张禹连忙摇头,“阿姨,你先洗,我等会再洗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......该不该你看的,你都看过了......而且这也不是我的身子,你也不用太过在意......我知道,你现在比我还累,却一直照顾着我......听阿姨的话,下来好好泡泡澡,然后再休息......等得等下你自己洗的时候,我又变成自己一个人了......”温琼背对着张禹,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现在的张禹,远要比温琼想象中还要疲倦。若非为了照顾温琼,张禹在进到房间之后,就已经躺下睡觉了,洗个屁澡,哪有那心情。

    现在温琼这般说,张禹琢磨了一下,也不愿再耽误睡觉的时间了,反正“潘云”身上的那点零部件,以前就差不多都看遍了,刚刚在给温琼清理陶土的时候,更是看个精光。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我就赶紧洗完,赶紧睡觉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