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60章 九藏人伦大阵
    张禹总不能上来就拿温琼做试验品,他拿着剪刀来到叶不离的身边。

    叶不离的背后还好,主要前面都被陶土给覆盖住。张禹先试了试,沿着衣服和陶土的结合部下了剪刀。

    他已经算是小心,这一下刀,没想到剪刀实在太快了,终究是法器,不同于的剪刀,和身子一接触,立刻就在皮肤上穿了个眼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叶不离疼得闷哼一声,却也不敢放声,任由张禹下刀。

    张禹一点点用剪刀在衣服和陶土上穿过,用力一剪,就能将陶土给剪落。不过说是简单,叶不离也算倒了霉。

    陶土和衣服都粘在一起,算是一块下来的,就算张禹再怎么注意,也会将叶不离的肌肤刮破。

    这小子细皮嫩肉,要不然人家怎么想要爆他菊呢。身上一会就就留下好几道血痕。叶不离当然也顾不得疼,陶土被剪下来之后,还觉得一阵轻松。

    忙活了半天,上半身的陶土终于被清洁干净。叶不离也算是运气好,守门的四个陶俑虽然将陶土喷到叶不离的身上,但主要是上半身和双腿,腰间的部位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叶不离上身已经清洁溜溜,张禹在给他剪开陶土的时候,总结了不少经验。

    他现在停下手来,转而去给温琼处理,叶不离还指望张禹救命,也不敢多言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别紧张,很快就好。”

    温琼的情况可要比叶不离重,她是前后都被陶俑给喷上了泥巴。张禹下手的时候,就得走温琼的肩膀开始。

    最为要紧的是,女人的身上比男人多两块肉,想要将这两块肉上面的陶土给清理干净,就相当费劲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下手,多有不便,张禹琢磨了一下,还是先清理别的地方。肚子、腰部、大腿、小腿,好在温琼腰间位置的陶土不多,慎重起见,张禹也没在这里清理,以免再走光了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温琼算是能够活动了。此刻的她,看起来蛮有艺术感的,身上是陶土抹胸,腰间是陶土和黑色相间的短裤,不知道还以为是从土里出来的。

    解决了温琼,张禹又去处理了叶不离的下半身。处理好之后,叶不离的身上就剩下腰间的短裤了。

    牛小鹏在一边老实的坐着,不停地大喘气,现在才惊魂稍定。叶不离则是给张禹连连道谢,客气地一会才道:“兄弟,不知道你是哪个道派的,修为竟然如此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无当道观的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......原来是无当道观的道友,今日在此幸会,实在是平生之荣幸啊......”叶不离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撒谎,短短时间,张禹救了他两次,他当然要觉得荣幸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也不要太过客气。现在咱们都累了,休息一会再走。不知道友是怎么跑到这里来的,还穿着这样的衣服?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进监狱了,因为有人欺负我师妹,让我给打成轻伤害了,判了三年。这不是在劳改队里干活么......我师叔说,这里有个古墓,让我进来弄点东西出去,他还卖了钱帮我减刑,没想到......”说到最后,叶不离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,简直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张禹又牛小鹏,说道:“他呢?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狱友,我虽然找到了墓地的位置,可想要下来,一个人也挖不动,就找他们帮忙给挖开。当时答应他们,找到宝贝之后,大家一起分。谁曾想......竟然死了这么多人,也不知道......被警察发现之后,该怎么办......”叶不离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跑来盗墓,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,回去之后,只怕都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说法,张禹心中暗说,这小子也够点背的了,修道修的,竟然都被抓进监狱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想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温琼在说出石碑上刻着“九藏人伦”四个字的时候,这小子跑的那叫一个快。九藏人伦到底是什么,张禹都不清楚,看来茅山派这种大门派的弟子,知道的还是多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道友,这里面的石碑上刻着九藏人伦四个字,当时看道友的反应,好像是知道是什么意思,不知道友可否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个,告诉道友也没关系。这是我听我师伯讲的,我们茅山派虽然不去倒斗,可对于一些阴宅的事情,还是十分清楚的。在不少古代的王公贵族墓中,除了有名贵的陪葬品之外,还会有机关和阵法。常见的一些阵法,想来老兄也都知道,但这九藏人伦阵法,极为少见,当时我在山上,听了师伯提到之后,也就是好奇,这才翻典籍研究了一下,方能记忆深刻。据记载,九藏人伦阵法乃是春秋时齐国的一位高手方士创出来的阵法,现在已经失传,这阵法的主要功用,是不孝子在埋葬父亲时,镇压亡父身上怨气和命魂的。”叶不离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阵法......”张禹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叶不离点头说道:“故人有云,子弑父,视为大不小,有悖人伦。这种人,不说死后将会堕入地狱,就算在世之时,也会遭到报应。你应该知道,人死之时,天魂归天路,地魂归地府,命魂会消失。通常被儿子害死的父亲,身上怨气极重,不会轻易消失,但一旦消失,到了地府的地魂就会将遇害之事上报阎王,请求报仇。所以,做了亏心事的人,往往会想办法避免报应。典籍上记载,春秋五霸齐桓公在重病之时,膝下五个儿子为了争位,互相征伐,以至于齐桓公病死之后,躺在床上两月之久,尸体**不堪,无人收尸。公子无亏在杀光争位的兄弟之后,这才给父亲下葬,可之后终日惶恐不安。于是,公子无亏请来方士蔡峥帮忙解困,蔡峥言明公子无亏心中有愧,需要向亡父忏悔,告慰亡灵,方能得到安宁。蔡峥在齐桓公陵寝中摆下九藏人伦大阵,公子无亏果然不再心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听了叶不离的讲述,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怪不得先前能够听到那个声音一直在喊“逆子”,看来还真像这么回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