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5章 头发
    张禹背着温琼快速朝前跑去,一路畅通无阻,什么都没碰到。不过,越是向前,前面的光线就越亮,张禹已经能够看出,那是一团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里会出现这样的光芒,着实让人有些意外。张禹继续向前,又走了一段距离,这次终于能够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道门户,门户两侧分别是一只镇墓兽。那镇墓兽是人身兽首,脑袋很是怪异,像是鱼头吧,还长着两只牛角。不过也是,镇墓兽就是这种不明所以的样子,到底是什么品质,估计连雕刻的人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在左边的那只镇墓兽旁边,此刻正趴着一个人,那个人的双手死死地抱住镇墓兽的小腿,隔壁都在颤抖。而他的双腿,一半好在门内,瞧那意思,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把他给拽进去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好奇,仔细观瞧,很快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原来,正有几根头发缠在这人的腿上。这人穿着劳改服,被缠住的右腿,已经渗出血来,将裤管染红。

    再看门户之内,横七竖八躺着好几个身穿劳改服的人,这些人身上鲜血淋漓,只怕已经是死了。

    而张禹先前看到金光,则是在一个青年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青年人也穿着一件劳改服,头顶上好像是盘旋着一块类似于黄布的东西。这东西散发着金光,将青年人给罩住。

    而在青年人的身周,裹着好些头发,那些头发分别从好几个方位而来。以张禹所站的位置,看不清头发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只是眼前的一幕,着实有够诡异。

    “茅山灵图!”张禹一看到那悬浮的黄布,在心中不由得暗叫一声。

    这东西他虽然从来没见过,但他听老王头说过。一些大的道派,都有象征着身份的东西,就好像这茅山灵图,就是茅山派的印记。

    茅山灵图看起来是一块黄布,其实它不是。具体是怎么回事,老王头也说不清楚。但老王头说过,见到会用茅山灵图的人,那肯定是茅山派的无疑。

    既然是茅山派的,张禹不禁松了口气,看来这肯定是人,不能是什么邪魔外道,也不能是什么陷阱。

    但让人纳闷的是,这个会用茅山灵图的家伙,怎么还穿着一身劳改服呢?

    张禹不明就里,他也不着急出手。温琼骑在张禹的背上,已经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这时,趴在地上抱着镇墓兽小腿的那位,好像是看到了张禹的脚,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见到果然有人,立刻叫了起来,“救命!救命!”

    张禹这下也看清这人的相貌,年纪三十多岁,看起来比较彪悍,只是现在,呲牙咧嘴,苦着脸,满是痛苦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认为不能让人就这么死了,还得找出路了。他一抬手,打出一张火符,“噗!”

    火符跟头发一撞,登时就将头发给烧化了。

    汉子腿上一松,如蒙大赦,猛地向前爬了两步,开始不住地大喘气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等他喘息了几声,问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听到张禹的问话,汉子呲牙咧嘴,挣扎地爬了起来。看得出来,他腿上特别的疼,起来的时候,都有点站不稳。

    汉子也好奇张禹是干什么的,但刚刚张禹救了他,还打出来一团火,显然不是一般人。另外,张禹身上还背着一个美女,也挺叫人纳闷。

    汉子裂开大嘴,喘着粗气说道:“我叫牛三炮,江湖上都叫我一声炮哥......你今天救了我......日后必有厚报......”

    “牛三炮......”一听到汉子报名,温琼不由得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听说过我的字号!”汉子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过,不是贩毒的......让人干掉了么......”温琼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,当日潘云曾经给温琼讲述过,国内有四大毒枭,其中一个叫牛三炮,就是给玉天王的人给干掉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汉子听了温琼的说法,不由得干笑一声,跟着又咧嘴说道:“原来是道上的朋友,连这事都知道啊......那个......呵呵......牛三炮是我哥......他本名叫牛大鹏,我叫牛小鹏......不过我在石家市也很有名气,只是暂时进监狱了,等我出来了,必有厚报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见牛小鹏这般,心中暗说,这家伙心挺大呀,到了这种时候,还不忘了吹牛13呢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里面的青年人,好奇地问道:“这人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号子里的头铺......以前我是头铺,后来看他挺仗义的......我想金盆洗手了,就让给他了......”牛小鹏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朝门户内看了一眼,这才意识到身在险地,他连忙又道:“对了,咱们还是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温琼何等眼力,哪能看出去来,这小子就是说大话在行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出路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牛小鹏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咱们走。”张禹急于脱身,哪管其他,当即就要走。

    他和牛小鹏的对话,里面那青年人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青年人开始是背朝外面,现在则是转过身来。这人不是别人,就是在号子里险些被**的叶不离。

    叶不离急切地说道:“你们别走,救救我!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自身难保,救不了你。你自己想办法把!”牛小鹏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再让他进去救人,扯犊子呢?话说回来,他跟叶不离也没什么交情,凭什么玩命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!”叶不离焦急地说道:“这位兄弟,这位大哥......救命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急于逃离这里,不愿意多惹事端,没办法才冒险,有办法的话,谁愿意找不自在。

    可眼下这位求救的老兄,人是茅山派的,都是正一教的人。见死不救,实在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禹跟着又想起一件事,那就是当初他问过贾真人,如果能够让人的魂魄回到体内。贾真人告诉他,正一教的范围内,有这本事的只有茅山派。茅山派有一门还魂咒,专门是干这个的。

    想到还魂咒,张禹意识到,于情于理,还真得救这小子。同样,他顺便也想看看,到底是什么东西,能够散发出来如此多的头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