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3章 悬浮骷髅
    张禹扶起温琼,温琼看他真的没事,悬着的心,才算放下。但此刻的模样,仍是楚楚可人,目光之中,充满了关切。

    张禹又是咧嘴笑道:“阿姨,我没事的,就几个破木头人,能把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轻巧,刚刚的疼痛,已然深入骨髓,也就是神打符和护身符护体,加上修为还算深厚,要不然的话,搞不好直接就能被秒杀。

    想想地上的那些死老鼠,肯定是因为靠近木头人,结果触动了阵法,杀气大阵一起,哪怕这些老鼠的动作再快,那小体格基本上只能被秒杀。

    温琼见张禹大咧咧的,她心中清楚,张禹这是故意让她安心。先前张禹痛苦的样子,她也不是没看到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温琼的心里更是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对眼前的这个男人,根本不以为然。还是自家的女儿,对这个男人青睐有加。随着日后的接触和了解,她也发现,自己看男人的眼光,竟然还比不上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有情有义,坚韧果敢,更是铁骨柔情,只怕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,都难以抵抗这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一边回忆往事,一边盯着张禹瞧。张禹被她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,急忙说道:“阿姨,我把东西拿回去,然后再看看怎么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立刻跑向倒下的木头人,从木头人的身上取出自己的金钱剑和黑色剪刀。

    眼下距离极近,张禹也看清木头人的具体材质。

    这木头人,绝对是上等的雷劈桃木制成,确切的说,还是一件法器。九个木头人,加上两个镇墓兽摆成的阵法,着实有够厉害。

    张禹深信,如果把这些东西带走,回去之后,进行加工,光桃木剑都不知道能炼出多少把。而且,这木头人身上发来就带有法力,能给人剩下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奈何现在,自己逃命都顾不上的,哪有功夫将这些东西给带走。

    先放在这吧,倘若自己逃出生天,再过来取也来得及。

    收好东西,张禹说道:“阿姨,我过去看看这里的门户,估计这上面,肯定也有机关,绝不会这么容易打开。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,便朝那两扇铜门走去。温琼跟在他身边寸步不离,二人来到门前,张禹试探性的双手推这两扇铜门。

    在他看到,这上面必有机关,推是推不开的。

    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,他双手只一用力,两扇铜门竟然应手而来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一声惊恐的尖叫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,门这一开,就见前面大概两米远的地方,有一具白森森的骷髅悬浮在半空。

    张禹所在的石室,原本只是靠火光照明,石室内的光线,也不算特别的亮。将门推开,出现的地方,光线自然更加昏暗,这就显的那具骷髅更为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突然看到这个,哪怕是张禹,也不禁下意识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温琼就更不用说了,惊叫一声,身子一个趔趄,她也是向后倒退,可情急之下,高跟鞋的鞋跟在地上磕了一下。她用力太大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鞋跟直接断裂,温琼的身子不听使唤向后载去。

    好在旁边的张禹反应快,忙伸手一拦,横住温琼的腰肢,跟着向回一带,温琼的身子就势一扑,来到了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被张禹抱住,温琼这才惊魂稍定,重重地喘息几声,胸脯更是起伏不定。她不自觉地又看向门外,那悬浮起来的骷髅,又一次差点把她的魂给吓飞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看,只管把脸埋在张禹的肩上,身子都有些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张禹则不敢怠慢,一手抱着温琼的腰肢,一手小心戒备,眼睛紧盯着那悬浮的骷髅观看。

    刚刚看起来,这骷髅好像只有一个,眼下仔细打量,这才发现,这是一条黑暗的走廊,悬浮起来的骷髅不止一个,后面每隔差不多两米,就会有一具,具体有多少,目前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骷髅为什么会悬浮起来,着实让人有点纳闷。张禹向上观瞧,跟着又发现问题。

    原来,在骷髅的脖颈上,有一条绳子,再往上看,绳子吊在棚顶,这些骷髅当初是在此吊死的。

    张禹暗自唏嘘,这里可有些年头了,骷髅还能继续吊在这里,也不容易。脖子上的绳子,都没有腐烂。

    “逆子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先前听到的那个苍老男人的喊声,此刻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普通的人是听不到的,张禹却是能够听的真切。

    而这个声音,也不知从哪里传来,似乎很远,又似乎很近。

    张禹有些疑惑,这声音绝对是阴灵发出来的,要不然不可能平地冒出来。

    先后两次,阴灵喊得都是同样的一句话逆子。

    这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这功夫,怀里的温琼慢慢从恐惧中缓了过来,她抬起脸来,看着张禹,却不敢再去看门外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......为什么......骷髅还会悬浮起来......”温琼有点害怕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算是一方大员,见过不少大场面,可遇到这种事情,温琼还是露出了女人柔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即便是先前也看到不少骸骨,但突兀的看到这样的一幕,对心脏的刺激,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地拍着温琼的后腰,柔声安慰道:“阿姨,别怕......他们是上吊死的,脖子上还有绳子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上吊......怎么还在这里上吊......”温琼心里害怕,还还是忍不住好奇,就跟看鬼片一样,偷眼朝门外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心理准备,这次能够好一些,加上被张禹抱着,胆子也能大上不少。

    她很快发现,正如张禹所说,这些骷髅的脖子上有绳套,绳子连到棚顶,真不是什么悬浮起来,而是吊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或许又是一个阵法的布局,但我能够感觉出来,应该没有危险。不像刚刚这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好......”温琼稍微松了口气,接着又担心地说道:“现在......咱们是不是只能顺着这条路,继续往前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只怕别无选择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