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2章 五行六冲
    九耀星,一共是九个,既然是组阵,那其中必有阵眼。现在试验了七个,哪个都不是,只剩下计都和罗两个星位的木头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九耀星阵,没听说用罗和计都当阵眼的。

    张禹正琢磨,这个阵法的阵眼在什么地方呢,身子又是一阵剧痛。这次的疼痛,竟然让他的身体,不由自主地抛飞起来,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在楼梯那里观看的温琼,根本没看出来这里有什么名堂,在她的眼里,只是五个木头人动了而已。张禹又是闪电,又是火球,好不帅气,怎么突然间就摔起来了。

    温琼关切地叫道:“小禹,你没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就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说道:“你别过来……呃……”

    身上的疼痛,又让他叫了一声,随即死死咬住牙关。

    “喝!”他大喝一声,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张禹摔倒的位置,正好对着铜门,这一起来,先是看到铜门,跟着看到大门左右两侧的镇墓兽。

    这两个镇墓兽,也都是红色的,看起来像是木头雕成。

    先前一共看到四队镇墓兽,每一对都长得一模一样,而眼下看到的这一对,却长得不一样。

    左边那个镇墓兽,是老虎的身子,蹲在地上,而他的脑袋却是猴子的形状。右边的镇墓兽,身体像是一只狗,但是脑袋却是龙头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张禹疼得又是闷哼一声,身上如同被钢刀刮骨。

    “到底哪里是阵眼……”张禹咬着牙,扫向九耀星位的木头人。

    九个木头人,现在站的稳稳的,其中有五个,胸前都露出字来。

    天枢星位的是“丑未”,天权星写的是“木”,天璇星写的是“子午”,天玑星写的是“金”,玉衡星写的是“水”。

    九耀星上有金木水火土的字样,并不算稀奇,因为九耀星除了上述的叫法之外,另外还有一个叫法,被称作:太阳、太阴、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及计都和罗。

    太阳代表着天枢星,太阴代表着天璇星,金星代表着天玑星……

    眼下天枢星上写着“丑未”,又算是什么说法。张禹咬着牙,左掌又一次拍出,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,一道闪电硬生生地轰在罗星的胸口。与此同时,张禹的身子又向后栽去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疼痛更甚,已经不仅仅是身上的肌肉,就连骨髓也都疼痛万份。

    罗星木头人胸口上也是木屑飞溅,跟着露出两个字来巳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两个字,张禹的眼睛猛地一亮,刹那间,他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原来,自己错了!

    他跟木头人一动手的时候,九个木头人就站住了九耀星位,这让他误以为这个阵法是九耀星杀阵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有足够的实力,坚持到现在,并且能够击碎掩盖在木头人身上的木屑,让他露出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什么九耀星杀阵,分明是五行六冲杀阵。

    五行自不必说,金木水火土。六冲则是和**一样,对应的是十二地支。

    何谓**,就是子与丑合,寅与亥合,卯与戌合,辰与酉合,巳与申合,午与未合。说白了就是十二生肖中的鼠与牛为合,虎与猪为合,兔与狗为合,龙与鸡为合,蛇与猴为合,马与羊为合。

    大体上,找对象就可以按照这个来找,相合的属相,不仅仅适宜结婚,还比较合财。

    与**相反的就是六冲了。一听到冲,那就不是好事,比如说跟谁谁犯冲。

    六冲为子与午相冲,丑与未相冲,寅与申相冲,卯与酉相冲,辰与戌相冲,巳与亥相冲。说白了就是十二生肖中的鼠与马相冲,牛与羊相冲,虎与猴相冲,兔与鸡相冲,龙与狗相冲,蛇与猪相冲。

    天枢星位的“丑未”,天璇星位的“子午”,罗星位的巳亥,都是六冲。不但如此,还有那两个镇墓兽,虎身猴头,不正代表着寅与申么,狗身龙头,则是代表着辰与戌。

    五行六冲!绝对是这个样子!

    确定了什么阵法,张禹精神大振。既然是破阵,起码得大概知道是什么阵法,才能找到阵眼,予以破掉。

    五行六冲,必找吉位。玉衡星又是水星,还可称之为辰星,辰星为吉,同样对应辰龙。

    张禹一咬牙跳了起来,直奔玉衡星位的木头人冲去,左手一道掌心雷,劈向狗身龙头的镇墓兽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闪电直接劈到龙头之上,而张禹更是在同一时间,撞到玉衡星木头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木头人赫然到底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听“砰砰砰”,一连串的声音响起,九个木头人全部躺到地上。

    再去看那狗身龙头的镇墓兽,龙头晃了一晃,随即“啪”地一声,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长出了一口气,身上的疼痛旋即消失不见。但他的身体,仿佛没有支撑一般,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禹!小禹……”见张禹又一次摔倒,而那些木头人也都倒地,温琼干脆冲了过来,抢到张禹身边,也顾不得地上那么多死老鼠,自己的腿上只穿着丝袜,以及那腐臭的味道。她直接跪倒张禹的身畔,抱住张禹的身子,“小禹,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张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虽说刚刚受到杀气的侵袭,身上痛苦不已,这杀气一消失,身上已然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没事就好……”温琼的眼泪,不自觉地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怎么还哭了,我没事……”张禹说着,连忙抬手给温琼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温琼虽然始终看不出,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从张禹刚才痛苦的声音中,她知道张禹肯定是受了伤。眼下张禹还能温柔的安慰她,帮她擦拭眼泪,这让温琼的心中又是一暖。温琼不自禁地抬手握住张禹的手,一双眸子,满含柔情地看着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张禹正好也看着她,二人目光相对,张禹的心头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这种目光,他曾经在别的女人的眼中看到过。这让张禹有些紧张,片刻之后才道:“阿姨,地上不干净,起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扶住温琼给,两个人一起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这个时差,我也是服了。停个电,现在竟然改成白天码字,晚上睡觉了。可我总觉得,白天好像有点不太出活,比不上晚上能静下心来。今晚又是三章,还差一章,又得明天早上,现在实在是太困了,不适应这个时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