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51章 杀气
    张禹将温琼背了起来,朝前赶路。温琼将脸颊贴在他的肩膀上,感受着这个男人身上的温暖。

    或者,这将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后一次让男人背着。不管能不能出去,因为只有在这个地方,她才能真正的释放自己的情感。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,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,这样的话,她就可以一直让这个男人背着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没过多一会,二人就再次来到那个大殿。走过拱桥,很快来到通往下一层的入口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地将温琼放下来,柔声说道:“阿姨,我先自己下去,你在这里等我,等我下面的阵法破掉,再上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温琼扁着小嘴,直接摇头,看那样子,就和小女生没啥区别,“我要跟着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有危险的。”张禹又是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面有危险,难道上面就没有么……就算是死,我也要跟你死一块……”温琼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认真,张禹知道,想要阻止,只怕阻止不了。张禹只好认真地说道:“那你跟在我后面,不要出楼梯口,在那里看着我就好。那里有危险,如果动手的话,我受伤不要紧,你可别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郑重点头。

    她也明白,自己下去的话,有可能成为张禹的累赘。但她打心里,已经不愿跟张禹分开。

    先前打下去的聚火符,已然灭掉。张禹重新打下去三个聚火符,这才慢慢的朝下走去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下面的石室,还跟上次来的时候一样,一扇铜门,铜门两侧是两只镇墓兽,有九个红色的木头人,围成一个半圆形跪在那里。

    张禹上次下来的时候,听到了一个凄厉的喊声,可是这一次却没有听到。他之所以会转身逃出去,并不是全因这个喊声,还有这九个木头人。

    九个木头人的身上,蕴含着浓郁的杀气,不但如此,还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阵法。要知道,这个阵法不仅仅是用来镇压阴灵的,还是用来抵御外人侵入的。

    地上躺着那么多死老鼠,人是不会没事杀老鼠玩的,就好像张禹,也就是驱散,不可能真说都给杀光。这里没有其他人,却死了这么多老鼠,不用猜,肯定是被阵法所伤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是说一定破不了,但他不愿意找麻烦,奈何现在逼的这个份上,不找麻烦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九个木头人,木头人一动不动,除了能够感觉到杀气之外,再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张禹隐约能够确定,阵法暂时还没有催动,估计能靠近之后,才会真正的催动。

    小心起见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和一张神打符贴到身上,然后低声说道:“阿姨,你向后再退两步,我现在要去破阵,你千万不要离开楼梯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轻轻点了头,她也明白,眼下不是废话的时候,绝不能耽误张禹干正事。自己也不能靠近,以免让张禹分神。

    等她又向台阶上退了几步,张禹这才朝里面走去。金钱剑已经合成,悬浮在身边,他左手攥着掌心雷,右手捏着火符。

    既然看明白端倪,张禹也不会非要等着走到一定位置,催动了阵法之后才出手。他毫不客气,抬起左掌,朝中间的一个木头人劈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先声夺人!现在虽然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阵法,毕竟也是木头人,总不能经得住掌心雷吧。

    然而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下,闪电直接劈中了木头人,木头人的身子只是颤了一下,再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紧跟着,就听“刷”地一声,九个木头人一下子分散开来,形成左四右五站位,将张禹给夹住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阵势,张禹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阵法了,这是九耀星站位,原来是一个九耀杀阵。

    先前只是看到木头人的后背,眼下看清了木头的面目。都是木头雕成,却是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九耀星是天枢、天璇、天玑、天权、玉衡、开阳、摇光七星,加上罗、计都二星,通常来说,阵眼都是在天枢星上。张禹也不客气,又是一道掌心雷,直奔那站在天枢星位的木头人射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木屑飞溅,但也只是震开木头人胸口处的一点表皮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就在这一刻,张禹意外的发现,木头人胸口的位置,竟然有字。刻的是丑未。

    看到这两个字,张禹不由得一愣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都不等他考虑的时候,张禹旋即感觉到,一股浓郁的杀气将自己围住,这杀气的力道,险些将他的皮肉撕裂。也就仗着有护身符和神打符,要不然的话,估计当场就得被这股杀气给震趴下。

    张禹见攻击天枢星没有效果,他也顾不得那些了,又是一道掌心雷射向天权星位的木头人,右手的三道火符,分别打向天璇星、天玑星和玉衡星的木头人。跟着右手一指,带着火符的金钱剑射向开阳星的木头人,旋即他又从怀里抄出一把黑色的剪刀,丢向摇光星的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“咻!”“咻!”

    张禹的动作极快,这六个木头人几乎是同时中招。被掌心雷打中的木头人,跟先前那个一样,也就是胸口处木屑飞溅,同样也露出一个字来木。

    被火球打中的木头人,身上立刻着火,火势又很快熄灭,三个木头人的胸口,也都露出字来。

    天璇星木头人的胸口,露出来的是子午两个字;天玑星木头的胸口,露出来的是一个“金”字;玉衡星木头人的胸口,露出来的是一个“水”字。

    金钱剑射入开阳星木头人的胸口,竟然镶嵌在其中。黑色的剪刀,刺入摇光星木头人的胸口处,同样也被夹住,并没有将木头人给破开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“呼……呼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九个木头人,看似七个受伤,但是却丝毫无碍,浓郁的杀气,丝毫没有停止,仍然涌向张禹的身体。

    张禹就感觉到,身子好像是被无形的丝带给束缚住,同时也有一种肌肉将要被撕裂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周身上下,发出“哧哧哧”的声音,如同多少把利刃,刮在身上,叫人疼痛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张禹嘴里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声音,但他知道,现在是玩命的时候,自己必须全力以赴,必须集中精神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的绝招都使出来了,一连攻击了七个木头人,可这七个木头人,好像都不是阵眼的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