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45章 镇墓兽
    “嗖嗖嗖......”“嗖嗖嗖......”“嗖嗖嗖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山洞内的老鼠们到处逃窜,张禹和温琼就这么瞧着,温琼现在已经是目瞪口呆,嘴巴张的老大,半天都合不上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四下查看,他很快发现,这洞内之中,光老鼠洞就有最少四个。初次之外,前面的右侧,还有一个门户,门户是打开的,从这个位置看,里面黑洞洞的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老鼠的逃跑的速度着实够快,没用上一分钟,就逃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确定看不到老鼠了,温琼悬着的心,才算落下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她重重地喘息一声,胸脯起伏不定,半晌才说道:“这里......怎么这么多老鼠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山叫作老鼠山,有洞的地方,自然不会少了老鼠......”张禹一边说着,一边四下观瞧,其实他也诧异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老鼠。

    单就一个洞中,只怕就有七八百只,那整个唐牛山,要有多少老鼠。

    现在国家的生态环境不如以前,加上农药繁多,根本不太适合老鼠的生长。在这里能有如此多的老鼠,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看清,山洞中的大概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山洞着实不小,能有不下二百平方。里面的东西不多,到处都是老鼠屎,另外还有一些破碎的罐子,罐子那里,好像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很快,张禹又发现不对,这里好像有一个阵法,是一个风水局。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。”张禹攥着温琼的手,另一只手握着金钱剑,朝距离的一个破碎罐子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温琼就惊叫一声,“人头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看到了,那个破碎的罐子中,有一个白色的骷髅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如意外,这个人头当初应该是装在坛子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会这么残忍......”温琼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我感觉,这里好像有些年头了。”张禹说着,距离罐子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温琼明显害怕,别看见过不少大世面,可终究是一个女人。在这种地方,面对这种东西,对于人的胆量绝对是一个全新的考验。

    来到罐子前,张禹看了眼人头,跟着便闭上眼睛,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很快,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一幕,有九个人跪成一圈。“刷刷刷”他们的脑袋一个个地被砍了下来,装进了坛子里。

    一切跟着消失,张禹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更加能够断定,这绝对是一个阵法。而到底是什么阵法,却又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用九个人头来摆阵,大体上应该跟九有关,而“九”的阵法,张禹即便不能说是全知道,却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只是眼下这个,张禹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拿起一块碎的瓦片,看起来好像是陶的,上面带有古老的气息,而这气息,特别的浓郁。浓郁到,张禹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“这是陶器!”这时,旁边的温琼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认识这个?”张禹看向温琼。

    “我在博物馆看到过这种类似的东西,加上以前在学校学的,这肯定是陶器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大概的年代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据历史资料记载,陶器从夏商开始盛行,一直延续到汉朝,在不少古老的墓中,都会挖掘出陶器陪葬品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远......”张禹咂舌,怪不得这陶片上的古老气息如此浓郁,看来年代着实有够久远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一次四下扫视起来,嘴里说道:“古墓!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一般都是从古墓里出土的......这、这里......”温琼一下子也反应过来,开始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山洞不小,里面没有太多的东西,天晓得到底是不是古墓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说那个老道,在上面建的坟,那他不可能不知道下面的情况吧。”温琼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他不可能不知道!”张禹也想到了这一点,随即疑惑地说道:“可他既然发现有古墓,一来不报警,二来也不见将这些陶器带走,三来又在上面建了个坟,到底是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温琼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禹将这个陶片,揣进兜里。虽说自己无法确定,这东西是什么年代的,可张禹知道一个人,肯定能够鉴别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自然是鲍佳音的老爹鲍诚文了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又朝那一侧的门户看去,门户是开着的,在那两侧,好像还摆着两个奇形怪状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阿姨,咱俩去那边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现在对这里也充满了好奇,常听说考古、盗墓,还从来没见识过。

    今天也算是跟着张禹开开眼界。

    她先前紧张,可被张禹攥着手,有这个男人在侧,心也渐渐的踏实起来。

    光凭这个男人,先前打跑老鼠的那一手,就足矣护她周全。

    两个人慢慢来到门户之前,没有看到门,空荡荡的,再往前面,漆黑一片,只是能隐隐听到两声老鼠叫。

    在门户两侧,各摆放着一座雕像。两尊雕像一样,都有两米高左右,是狮子的身子,而那脸部,却是人的。

    两个塑像的面孔略有区别,面部表情上,带着忏悔之色,惟妙惟肖,却又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“镇墓兽!”温琼脱口而道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镇墓兽。张禹没见过真的镇墓兽,只是听老王头讲过,镇墓兽是一种冥器。古代人认为,阴间有各种野鬼恶鬼,会危害死者的鬼魂。因此设置镇墓兽的目的首先是为避邪,以佑护死者亡魂的安宁。

    但这种陪葬品早就不用了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也知道镇墓兽?”张禹看向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当阿姨什么都不懂呀,我可是中文系毕业的,选修过历史系!”温琼撅起小嘴,颇为得意地说道:“镇墓兽在战国时期特别流行,从我上学时的课本记载,镇墓兽最早见于战国楚墓,一直延续到隋唐时期,五代以后逐步消失。结合刚刚看到的陶器,我认为这座墓,很有可能是战国时期的!当然,也不排除秦汉两代。”

    别的忙,自己帮不上,眼下可算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了,温琼能不得意么。

    张禹一边听温琼讲述,一边观察着镇墓兽,先前他就觉得古怪,蓦地里,他终于发现了,“你快看,镇墓兽的眼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