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43章 唐牛山挖坟
    张禹拿定主意,今天怎么也得再去唐牛山一趟,把坟给挖开瞧瞧。

    虽说里面没有尸体,但张禹相信,周真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这建个坟,其中必然有古怪。

    到底有什么古怪,张禹无法确定,想到唐牛山鼠患猖獗,难道说这里的老鼠是周真人养的?

    要真是这样的话,周真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,简直是离经叛道。天下道门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晚上去的话,危险实在太大。要知道,老鼠都是晚上活动,黎明时候去,都遇到那么多老鼠,要是晚上去,估计得相当麻烦,张禹即便是不怕老鼠,可他怕麻烦。

    趁别人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演出上,张禹给司机打了个电话,让司机去准备镐头和铁锹。

    司机不明白张禹是什么意思,可老板的吩咐,怎敢不从。没过一会,东西就买好了,张禹让司机到路口等着,不用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不跟谁打招呼,只想着快去快回,便独自朝路口方向走去。没走多远,却听到后面有脚步声,好像是有人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张禹猛地转头看去,跟着一皱眉,原来跟着自己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温琼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?”张禹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温琼几步来到张禹的面前,幽幽地说道: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昨晚一宿没睡,寻思着回去睡觉。”张禹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“糊弄谁呢,招呼也不打,就自己回去睡觉?”温琼扬起脸来,满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真回去睡觉。”张禹舔着脸笑道。

    “少来糊弄我,你什么心思,能瞒得过别人,瞒不过我。”温琼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心思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自己去老鼠山!”温琼盯着张禹,她的一双眸子,水汪汪的。

    见心思被点破,张禹只能老着脸皮笑道:“我就是去看看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带我一起去,我给你开车!”温琼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……不太好吧……”张禹本想说那里危险,可若是这么说的话,只怕温琼更是不放心,一定要跟着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,你突然走了,别人肯定要怀疑。要是咱们一起走,他们搞不好会认为咱们去……偷情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温琼的脸不由得一烫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别这那的了,咱俩快走,别耽误时间。”温琼说着,干脆挽住张禹的胳膊,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温琼都记不清,自己有多少年没挽过男人的胳膊了,乍一挽住张禹的胳膊,她都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好在很快意识到,现在是用女儿的身体,也没人知道她是镇东区的大区长温琼。她又自我解释一番,眼下是执行任务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转眼来到街口,张禹的座驾就在门口等着。此番到石家市,无当集团也是要搞宣传活动,所以总不能自己一个光杆董事长过来,另外还带着不少人。

    张禹让司机下车,不必跟着,如果有人问起,就说他和翁小姐说累了,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司机当然“明白”,看来这两位又是去“偷情”,自然没有二话。温琼负责开车,直接前往唐牛屯。

    唐牛屯这地方,真是要了命,晚上都是老鼠叫,敢住在这里,显然需要相当的勇气。哪怕有狗看家护院,不停地吠叫,也时不时地有老鼠到处乱窜。好在白天的时候,倒是比较安静,老鼠的胆子再大,也不敢光天化日之下作案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唐牛山下,早上来的时候,尚有老鼠的叫声。此刻阳光明媚,山上虽有风吹草动,却也不是黎明来时的那般光景。

    从车内下来,镐头和铁锹都放在后备箱内,张禹取了出来,温琼帮张禹拿着铁锹,一只手仍然挽住张禹的胳膊。不过这一次,张禹能够清楚地感觉到温琼的身子再打哆嗦,心跳都在加快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害怕?”张禹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呸!我才没害怕呢!就是……暂时假装一下罢了……”温琼嘴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心中暗说,这都到什么地方了,有啥可假装的。特别是眼下的温琼,这换了身子,还真有点小女孩的心态,跟以前的那个温阿姨颇有点出入,像是成了温小姐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上山,张禹按照昨天的路径,很快便找到那座坟冢。

    坟冢修的不小,都是大理石的,十分阔气。

    一路前来,也没看到其他的坟头,就这一座分钟,显得孤零零的。

    艳阳高照,微风吹过,能给人一种萧瑟的意味。

    温琼紧紧地挽着张禹的胳膊,更能感觉到她的紧张。张禹微笑着看了温琼一眼,像是在说,你的胆子也太小了。

    温琼似乎也觉察到自己对这家伙的依赖,换做以前,不至于这么胆小。身边有了这个男人,反倒是让人觉得有了依靠,不必太过坚强了。

    温琼故意说道:“你带着铁锹和镐头过来,不会是想把人家的坟给挖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样好么……”温琼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坟里面,绝对没有尸体,挖开之后,或许就能给找到真相!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别的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当即动手,拎着镐头来到坟后。

    这座坟和一般的坟也差不多,只是上面按照风水建筑,这点连张禹都想不通,为什么一个空坟,周老道还挺上心。

    这里面若是没有问题,只怕才出来鬼了。

    挖人坟是缺德事,道家是不准这么做的,认为有伤阴德。可里面没尸体,这其中仿佛又隐藏着太多秘密,所以张禹不得不给挖开。

    他抡起镐头,“哐”地一声,就将后面的大理石给刨碎了,接着又是一顿刨,用铁锹来挖,他的力气大,一会功夫,就挖出通往下面的马道。

    他顺着马道向下继续挖,终于来到最下面。下面是用红砖砌着的墙,挡住墓口,通常来说,只要把这里挖开,就能见到棺材了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抡起镐头,“哐”地一声,镐头砸在石墙之上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他的力气多大,石墙登时被砸塌。但是,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