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39章 唐牛山
    薛战是午后把电话打过来的,将情况告诉了“潘云”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倒是在情理之中,邱见月跟唐真人无冤无仇的,没有理由杀唐真人,而且还是在阳春观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杀唐真人的凶手就更加难找了。张禹可以确定,不可能是吕真人对唐真人下的手,要是这样,怎么会把唐真人留在阳春观?可以说,不管在什么地方,张禹相信,吕真人有实力让唐真人连尸体都看不着。

    另外,现在又出现了一个问题,似乎还有一个人会钻心拳。这是特种部队的招数,难道说还有别的特种兵出来杀人?

    事情越发的复杂,按照薛战最后的交代,去了石家市之后,密切关注邱见月,特别是晚上,看邱见月去什么地方,最好给盯住了。

    是谁杀的唐真人,这事跟张禹也没啥关系,顶多说邱祖庙再换个住持。

    张禹在次日去了一趟无当道观,把偷来的药给了太师叔孙昭奕,让帮忙先研究一下。他赶着跟邱见月、温琼前往石家市,会同养天波一起搞慈善活动。

    养天波是修路,邱见月是给学校捐学习和办公用品,并捐赠白面,张禹是给乡镇捐医疗器材。不管到了哪个乡镇,都会搞一个文艺演出,这个是温琼和一个杂技团负责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温琼当起经理来,也是十分的够格,如何安排任务,调动人手,都是井井有条。当初终究是从基层干上来的,一个大区能够管明白,更别说是一个模特公司了,根本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这一日,众人来到石家市的郊区,一个叫作黄道镇的地方,这名字蛮吉利的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到了镇上之后,少不得跟镇上的领导们一起吃顿饭,安排一下明天的活动。一个普通的镇长,在养天波、张禹他们的面前,都已经不算是什么领到了,更别说是温琼。主要是做客,这顿饭不能不安排。

    众人在镇上最大的酒店吃饭,说是最大,其实也就是一家两层的饭店,在镇海市充其量是一个中档的餐馆。

    整个都被包下,上上下下全在这里吃饭。张禹和邱见月、养天波、温琼、镇长等人一桌,一边吃着一边闲聊。

    正聊着的功夫,养天波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瞧了眼来电显示,便行接听,“喂......什么事呀......什么!你跟我开什么玩笑,这都第几次了......老鼠,弄老鼠药啊......你们是不是串通好的!我跟你说,这是最后一次,再有下次的话,就从你工资里扣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养天波挂断了手机,谁都能看得出来,养天波的心气很不好。

    邱见月关心地问道:“养公子,出什么事了,发这么大脾气?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这不是修路么,在唐牛山那里,还得开一条隧道。真是倒了霉,一个礼拜了,天天工程经理给我打电话,说是放在工棚里的粮食没了,都让老鼠给偷了!这不是开玩笑么,一连七天,天天晚上让老鼠偷,都是死人啊!”养天波骂骂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斜侧方坐着的一个副镇长顺口说道:“养总,你说的是老鼠屯上的老鼠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鼠屯,老鼠山......”这话引起了众人的好奇,温琼微笑着说道:“不是说是叫唐牛山么,怎么成老鼠山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叫唐牛屯,屯子连着一座山,叫作唐牛山。以前倒也挺太平的,可就在前几年,突然爆发了鼠患,山里好多的老鼠跑到屯子里找吃的。那年正好赶上秋收,屯子里的粮食被偷走很多。当地的居民是苦不堪言。现在更是家家户户养着好几条狼狗,抵抗老鼠。”那副镇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养狗抵抗老鼠......”张禹皱了皱眉,说道:“怎么不养猫呢?另外,下老鼠药啊。”

    “甭提了,镇上最初下发了很多老鼠药,也不知道是这些老鼠对鼠药有免疫力,还是压根就不吃,总而言之,鼠患一直不绝。后来屯子里养了猫,养猫也没用,被老鼠撵着跑。老百姓们家猫不管用,就养了狼狗,境况才稍微好了点。”副镇长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但是不代表它不抓。狗是看家的,真遇到老鼠来偷东西,肯定是要干活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情况......”张禹不禁咂舌,第一次听说,猫被老鼠撵着跑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......”这次说话的是镇长,他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张总,唐牛屯的鼠患,可把我们镇上给连累坏了,为了这个事......算了算了......不提这个了,喝酒......”

    镇长举起了酒杯,招呼大伙喝酒。

    可大伙的好奇心,已经被他给勾起来了,特别是女人,对这种事更加感兴趣。

    温琼不仅是女人,而且还是当官的,设身处地,倘若是自己治下发生这种事,这个就等着倒霉吧。

    于是,温琼好奇地说道:“卢镇长,为了这事怎么了?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也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大家伙喝了口酒,卢镇长已经没少喝,见温琼来问,便借着酒劲说道:“按理说,我早就该上副县了,就是因为这里的鼠患,给我扣了分。唉......难办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卢镇长在镇上的工作,可谓是兢兢业业。因为鼠患的事儿,只怕我们这个班子......唉......我都觉得邪门,这老鼠是不是成精了......”副镇长也是苦哈哈。

    这一下,大家伙都听明白了,或许有人不明白,但是温琼最明白。只怕是上面已经下令,要求限期解决鼠患,解决不了的话,就得换班子了。

    所谓换班子,可不是撤镇长一个人,连带副镇长和相关的干部,都要吃瓜落。这种事也很正常,连点老鼠都解决不了,你们还能干点什么。

    当然,谁都明白,要是容易解决,只怕这镇长和副镇长也不会犯愁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年代了,鼠患根本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。人类早就发明了很多对付老鼠的法子,老鼠药没用,猫都打不过老鼠,可见这里的鼠患,不是一般二般的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这功夫,温琼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她掏出来一瞧,是上校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她赶紧站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我去接个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