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38章 无果
    到底是谁杀了唐真人,又是因为什么原因,张禹也想不明白。可张禹清楚,此地不宜久留,要是被人发现自己在这里,长八张嘴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从窗户跳了出去,翻过墙头,便快速离开阳春观。以他的本事,来的时候不会被人发现,去的时候,自然更加不会被看到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张禹也留了个心眼,出去之后,没有马上跟温琼联系,更是穿过几条街,到了较远的地方,才打电话让温琼开车过来接他。

    温琼是直迷糊,不晓得张禹怎么跑出那么老远,加上对路径不熟悉,好半天才找到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之所以这么做,那是有原因的,道观里没有什么监控,可道观外的马路上,监控可不少。每个道口都有监控,自己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翻出去找温琼汇合,监控必然能够拍到,届时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即便温琼能够靠“潘云”的身份,把事情给圆过去,那也是有麻烦的。

    一路返回镇东区,天就亮了。温琼先把叶凤凰送回家,跟着又换了张禹的大奔,开车回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她和张禹不同,张禹毕竟是修道的,精神头足,温琼白天到晚上,一宿没睡,明显上下眼皮直打架。

    到家之后,进到温琼的房间,潘云顶替母亲的身份,躺在床上,现在人都醒了。见到母亲和张禹终于回来,也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妈、张禹,怎么现在才回来,没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倒是有点事。”张禹拉了把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温琼则是直接上床,躺到床上之后才懒洋洋地说道:“有什么事你跟她说吧,困死我了,我先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她也没合眼,对于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也满是好奇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说道:“有这么三件事。第一件事,邱见月过两天确实要去石家市,并且找我们一起去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他就把邱见月去石家市搞慈善的事情,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件事,温琼知道,潘云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得知之后,潘云有点不满地说道:“怎么才告诉我啊,昨天怎么不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,又有什么用?”温琼在旁边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可以通知上校么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通知,要通知,也得我打电话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也是哈......”潘云皱眉,接着说道:“那我给你号码,你赶紧给上校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着什么急,听小禹说完,另外还有两件事呢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张禹,你接着说......”潘云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事是,我在邱见月的房间看到一张纸,上面写着十一点去渔夫海滩接贝贝,四左两右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潘云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邱见月的解释是,中午十一点去渔夫海滩接表妹贝贝。但是我和阿姨怀疑是邱见月晚上要去渔夫海滩进行什么交易,于是我们便晚上去了渔夫海滩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张禹把话说完,潘云听到这里就急了,“有这事也不告诉我,这都天亮了!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有什么用?我们当时担心这有可能邱见月的阴谋,故意试探我们,所以就没跟你说,以免出现意外。”温琼斜了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试探,也得跟我说一声,怎么就没用呢。”潘云也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“要是告诉你,你还不得跑出来!你现在的身体可是我的,我能让你瞎胡来么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潘云撇了撇嘴,说道:“那接下来呢?你们俩去了渔夫海滩,有没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温琼也看向张禹,等待张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到了渔夫海滩之后,正好发现了交易,只是说话的人,声音很熟悉,而且让我很意外......”张禹随即将遇到陆道人和矮子黑影的事儿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张禹的讲述,潘云又着急地问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使用了追踪术,所以就和阿姨沿途追踪,一直追到阳春观。结果发现,皮箱里装的东西,确实是罂粟花汁,但阳春观用这个并非是制毒,而是在炼药。后来,又发生了意外,那就是邱祖庙的主持唐老道死在阳春观,他是被人一拳打在心脏上,心脉被震碎,当场猝死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被一拳打在心脏上......”潘云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,“我听你讲过,邱见月就有这个本事,但我认为,邱见月好像杀人的动机。要是可以的话,最好是去查查,以前那个死者的死状是否和唐老道的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钻心拳......是应该查一查,不仅如此,还得查查,今晚邱见月在什么地方。我这就给上校打电话......”潘云说到这里,马上反应过来,自己打不了电话,她只能扭头看向老妈,说道:“妈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温琼一脸的困倦,但也知道事情紧急,先给女儿对了一下该怎么说,然后才拿起手机,拨了上校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将事先对好的说辞,跟上校说了一边,请上校去调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潘云终究只是个卧底,有些事情,警方进行调查更为方便。就好像唐真人的死,阳春观方面应该已经报警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邱见月昨晚的行踪,上校那边,应该也有办法查个大概。另外就是那个贝贝,到底有没有这个人,如果邱见月根本没去接,这里面就必然有问题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,上校让她等消息,便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温琼实在困的睁不开眼,躺在床上睡了过去。张禹也困了,潘云让张禹到她的房间去睡,等消息来了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办这种事情,上校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。当然,主要也是因为有市局的协助,薛战一句话,镇北区分局自然要把唐真人的死亡情况给报上来。甚至,在尸体运到公安医院之后,就由上校的人接手去进行尸检。果不其然,是跟当年牛三炮的死亡症状一样,确定是钻心拳无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就是昨天晚上邱见月的行踪了。对于邱见月的监视,警方也不可能全靠潘云一个人。只是邱见月是特种兵出身,拥有反侦察能力,警方不能像监视普通人那样监视邱见月,以免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所以对他的监视,只有两个地方,家里和医院。有确凿的消息,昨天下午邱见月就和一个女人去了医院,傍晚的时候出去吃了饭,然后就回来了,再就一宿没离开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