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35章 偷听
    张禹溜到门边,眼瞧着中年道士从院门口出去,他可不敢大摇大摆的跟出去,而是先探头朝亮灯的房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道士们正在打坐,好在都是面朝里,背朝外,这倒是方便张禹了。

    中年道士出院的时候,也没关门,张禹脚下生风,还没动静,转眼就追了出去。道士走的挺快,看来是着急汇报,张禹跟着穿过走廊和一个大院子,就来到一个小跨院。

    院外有两个道士把门,张禹眼尖,看到之后,不敢再明目张胆的跟着,绕了半圈才翻墙进去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里有两间房,一间漆黑,一间点着蜡烛。张禹能够听到,点蜡烛的房间内有说话的声音,就蹑足溜了过去。

    蹲在窗根下,张禹很快听到中年道士的声音,“师父,罂粟花汁已经到了,按照您的意思,将一瓶分别倒入那九个木桶之中,让弟子们浸泡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房间跟着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正是吕真人的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和以前一样,没有出现不良状况。”中年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,带着他们好生修炼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中年道人答应一声,接着又有点好奇地说道:“师父,这些药材都十分珍贵,往年都是给杰出弟子的。这次怎么一下子动用这么多,而且这些的弟子,不少还是刚刚入门,是不是太浪费了。”

    “华山论道的时候,无当道观的弟子何等修为,他们才刚刚拜师,若是咱们阳春观的弟子,几年下来都没有点小成,不知情的,岂不是会说咱们阳春观不会教徒弟!”吕真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全真教讲究的是循序渐进,由内而外,他们正一教不过是小道,表面光鲜,没多大本事。假以时日,才能看出真才实学。”中年道士马上吹捧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用,这个年代,人都浮躁。特别是学校的学生,不明就里,哪懂得什么叫真正的道法。”吕真人傲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倒也是......”中年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这么大的血本,自然不光是为了收徒弟这么简单。有些事情,不需要你知道,你就不必知道。现在可以下去了,好好办你的事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师父、师叔,弟子告退。”中年道士说完,便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的窗户是磨砂带花纹的,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。当然,张禹也知道吕真人的修为不比一般的道士,所以也不敢太过分的观看。

    听到中年道士的说法,张禹这才意识到,原来房间之内不仅仅只是吕真人一个人,还另外有人。

    张禹藏的位置很好,中年道士自然看不到他。这道士出了院子,张禹却没走,仍然蹲着偷听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也想不明白,您怎么突然冒出要给那些寸功未立的青年弟子如此大的恩典。”这时,又有一个中年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心头一喜,一点没错,说话这人的声音跟晚上在海滩交易那人的声音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看来,这人正是陆道人无疑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吕真人故意卖了个关子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师兄又是想出什么妙计了。对了师兄,今天早上周老道过来说,玉虚绳不见了,这事未免太巧了吧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够巧的,可听他的说法,又不是像是假的。我专门让人跟着唐道友和周道友走了一趟,也没看出什么问题。似乎,真的是丢了。”吕真人不敢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邪门了......那没有玉虚绳,照阳旗被烧的事儿,您怎么跟三位师叔交代呀?”陆道人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“这事瞒不住,但我现在还没跟三位师叔说,等过些天找个机会再说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玉虚绳是什么东西,张禹自然没听说。眼下二人说的事情,张禹只听出来一点,那就是上次邱祖庙用的宝贝,好像就是陆道人嘴里的照阳旗。

    毕竟在华山论道的时候,烧的就是一面旗子,虽然不知道名字,可看当时吕真人紧张的样子,显然这东西是他的。

    现在东西毁了,看来这家伙也难交差,倒是让张禹心中暗爽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陆道人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让你过来,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请讲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否还记得,十年前师父给花家摆了一个九州傲龙局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。这怎么了?”陆道人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年过去了,连师父都已经作古。花家因为这九州傲龙局在生意场上无往不利,可就在师父仙游之后,这花家好像再没登过咱们阳春观的大门啊。”吕真人语气中透着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......师兄您不提这事,我还真没注意。花家应该能有六年没来过咱们阳春观上过一炷香了,别不要说结善信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不清楚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前我也没当个事,也就是最近才听说,这花家竟然不信道,开始信佛了。在师父仙游之后,他们就跟二林寺结了善缘,每年都是上千万的布施。”吕真人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,这花家也太不像话了,当年师父可是花了大力气给他们家布置的风水局,他们家现在坐大了,回头却又信佛,真以为能有今天全靠他们家自己啊!”陆道人立刻愤愤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亏心事做多了,想要求什么佛祖保佑!师弟,你过两天,就去把当年师父布置的九州傲龙局给破了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陆道人有点为难地说道:“那阵法是师父布置的,我恐怕没那个本事......我还听师父讲过,这九州傲龙局极为难破,倘若被破了,可不是好的风水不见了那么简单,甚至主家还会运道大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这个本事,但阵眼在哪,你应该知道吧?”吕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陆道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这个就好,到时候你带着我的破龙盘,还有碎龙珠去。有了这两件法器,莫说是你的修为,哪怕是一个普通的懂行风水师,也能把九州傲龙局给破了。”吕真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了这两件东西,师兄您尽管放心,我定能将九州傲龙局给破掉!”陆道人马上信心十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破了九州傲龙局,我看他花家怎么办?不是跟庙里臭和尚走的近么,那让他去找秃驴们想办法吧!”吕真人咬着牙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