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34章 罂粟花汁
    “哗啦!”“哗啦!”“哗啦!”......

    泡在大木桶的小道士们,一听说可以出来了,一个个是如蒙大赦,纷纷从水桶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蹲下墙根,只管注意倾听。

    众道士们擦好身子,穿上道袍。那中年道士又说道:“现在都跟我来,去亮灯的房间打坐行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领头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出去,便快步从房后绕到前面,眼瞧着九个小道士跟着中年人前往亮灯房间,他朝点着蜡烛的房间瞧了一眼,确定里面没人了,就直接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快,脚步轻,就凭这些人,哪能听到他的动静。

    进到房内,他先是嗅到一股浓郁的药味,跟着也看清房间内的情况。

    房间内摆着九个大木桶,现在还升腾着热气,最为令人诧异的是,在木桶下面还点着火。瞧这意思,都能把人给煮熟了。

    房间两侧,摆着一些药柜,张禹一眼就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个皮箱。这个皮箱,也不知是不是晚上海边交易的皮箱。

    张禹想要看个究竟,两步来到桌子前。皮箱上面也没有锁,张禹轻轻一扳,就将皮箱给打开。

    皮箱里有六个瓶子,不过是七个瓶子的位置,应该还有一个瓶子。果然,就在箱子旁边不远,摆着一个空瓶子。

    那六个瓶子中,装着红色的液体,液体十分的鲜艳,充满了迷人的诱惑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去碰装有液体的瓶子,他拿起空的瓶子,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,这一闻可不要紧,他立时觉得精神大震。不过心跳,却略有加快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愣了一下,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旋即意识到,这是什么东西,“罂粟花汁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没见过罂粟花,但他曾经听老王头讲过这个东西。罂粟花又叫鸦片花,说白了就是毒品。

    不过罂粟这个东西,主要看用在什么地方,不是说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东西。罂粟也是一种药材,可治久咳、久泻、久痢、脱肛、心腹筋骨诸痛,特别是对于治疗肺病上面,有着奇效。

    在现代医疗上,也会利用罂粟的优点,用来治病救人。

    罂粟花味道极香,很有诱人,闻了之后,能让人精神亢奋,还想继续闻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不愿意再闻,他将空瓶子放下,基本上可以确定,这东西应该就是晚上在海边交易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自嘀咕,阳春观要罂粟花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一瓶子罂粟花汁,不知道需要多少罂粟花呢,倘若用来制毒,估计能加工不少。

    现在一瓶子都没了,显然是被用掉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立刻转头看向房间内的大木桶。房间内弥漫着药味,隐约就带有一丝刚刚嗅到的香味。

    他一个箭步抢到一个大木桶前,使劲闻了闻木桶内散发出来的味道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里面就有罂粟花的香味。除了这个之外,另外张禹还闻到了几股中药的味道。

    其中有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,这里治疗中气不足的药物,很容易闻出来。不过另外的药物,张禹却没有闻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是医术不错,尽得老王头的真传,可大牛屯能有多少重要,特别是那名贵的,张禹只是名字和图样,以及标注的味道。如果是单独闻,应该能够辨别出来,现在混着闻,多少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而木桶的一些味道,因为混合的太重,都闻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禹决定感受一下,既然人家都能在里面泡澡,估计应该没什么事。他把手轻轻伸向水中,手里才一触碰,就给他烫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水温起码在六十度左右。

    要知道,有个四十三度,人家够呛能下去了。到了四十五六度,估计抗泡的老头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张禹如此修为,正常来说也是相当抗烫的,这个水温,也叫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泡......”张禹暗自诧异,可随即意识到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个水温,谁也下不去,这些人能够下去泡这么久,原因恐怕只有一个,便是罂粟花汁从中起到了一些缓和的作用。要不然的话,直接就给煮熟了,还泡给屁。

    还记得先前那些道士们痛苦的叫声,看来不是没有原因。

    张禹也泡过药浴,没有这么泡的,分明是煮饺子。

    但阳春观作为镇海市全真教的泰斗,不可能是没事瞎折腾玩,这药浴之中必有门道。

    还记得那中年道士说过,以前想要泡这药浴,是需要拿功德来换,可见其珍贵程度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,中药是熬出来的,也就是说,需要一定的温度,才能发挥药效。

    不难确定,这个药浴想要人体真正的吸收,一定要有高温来刺激。温度越高,人体的汗毛孔就会放大,加快血液循环,对药物的吸收效果也就越好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中年人说药物能够提升功力,自己能闻出来的几位药材是提高中气的,老王头的药浴,少不了这几样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东西,得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。”张禹从身上掏了一下,实在没啥能用来装药的物件,只有一个不大的小葫芦。

    这是张禹炼出来的法器,用来吸收煞气的。干脆用这小葫芦,充当器皿,将药水给装了进去,等待回头研究。

    房间内还有药箱,这个不能错过,估计都是用来泡药浴的。

    他干脆来到药箱前,挨个柜门给拉开。一个一个的闻,又能看到药物的形状,辨别起来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简直让张禹大开眼界,名贵的药材着实不少。可最为让张禹纳闷的是,这里面竟然还有剧毒的药物,像什么孔雀胆、寒蚧虫都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毒物也是相生相克的,孔雀胆可不是真的孔雀身上的内脏,而是一种虫子,叫作大斑蝥,是南方的一种干燥虫体。它是热毒,而寒蚧虫是寒毒,这两种毒虫,人若是服用都是必死无疑,但两种虫子之间又是相克的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药,张禹都认识,另外还有几样,张禹并不认识,于是将不认识的顺手牵羊,等回去问问太师叔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面连看带偷,突然听到院里响起那个中年人的声音,“你们继续打坐练习,切记平心静气。我去住持那边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阳春观的住持是吕真人,张禹一听说他要去吕真人那里汇报,心思不由得一动,不如干脆就跟着去瞧瞧。看是怎么个说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