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9章 蹊跷
    邱见月邀请“翁星竹”去石家市,张禹不可能不跟去,若是去的话,总得有个名目。

    这不是搞慈善事业么,提出出资一起搞,你邱见月没有拒绝的理由吧。

    至于说会不会影响到温琼的卧底工作,现在也管不上许多。起码人身安全最重要。

    一听说张禹要去,邱见月先是愣了一下,但随即笑着说道:“张总能有此善举,实在是好事。那就这么说定了,到时候咱们一起去。我这就把这次捐助活动资料拿给张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邱见月当即回到老板台那里,从桌上找出一叠文件拿了过来,分别交给张禹和温琼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次的捐助活动,搞的还真挺像模像样的。

    石家市虽然是省会城市,但和镇海市相比,那就差得远了。镇海市尚且有贫困地区,更不要说是石家市了。

    石家市的有些贫困山区,目前也没有开通公路。养文宾的儿子养天波上次遭受无妄之灾,即便是受害者,但也让养家的名声,多少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像养文宾这种商人,要面子不差钱,所以决定以儿子的名义,给石家市贫困山区修一条路。另外再给吃水困难的地方修建水库。

    这种工程是要花大钱的,邱见月的慈善义举就比较简单的,无非是给贫苦地区的学校捐学习用品和办公用品,另外捐白面。再搞几场慈善演出,都是不收门票的。

    演出是杂技团和“翁星竹”的模特公司一起来,费用都是邱见月出。

    人家的计划,都已经安排妥了,张禹现在要插一脚,拿三个亿出来,看起来没什么需要的地方。可真想要花钱,那还不容易么。

    乡镇医疗设施不行,稍微有点病,就得去现成和市里。张禹研究了一下,决定给贫苦乡镇的医疗所捐赠一些医疗设备。争取让那些地方的患者,用不着非得大老远的检查病症,就近便能检查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三个亿开起来不少,可真想达到那种大医院的效果,也是不可能的。顶多是能够在原先的基础上,提高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计划研究妥当,三个人又聊了一会,到了午饭时间。邱见月作为东道主,不可能不安排一下,张禹提出随便吃一口就成,便在面粉集团的食堂就餐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真是面粉集团的食堂,中午吃的都是面食。比如说周一吃面条,周二吃包子,周三吃饺子,周四吃馄饨,周五能吃米饭和炒菜。

    今天运气不错,赶上食堂吃饺子,他们在小食堂吃的,牛肉芹菜馅,张禹吃了两盘子。

    吃罢午饭,张禹和温琼告辞,说是溜达溜达。瞧那意思,像是情侣一般,邱见月也没多说什么,将二人送出公司。

    张禹和温琼上车,驾车离去。过了几个道口之后,温琼才开口说道:“小禹,这没想到,邱见月还真要去石家市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你说会不会是打着搞慈善的旗号,运送毒品啊?”张禹猜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准。你看现在怎么办?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小云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通知她一声......”说到此,张禹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温琼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一件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温琼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咱们坐下的时候,在茶几上放着一张纸么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,邱见月不是说要去接人么......”温琼顺嘴来了一句,随即猛地说道:“上面是不是写着渔夫海滩!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张禹点头,不知道温琼为啥这么大反应。

    “渔夫海滩是我镇东区的辖区,属于渔民出海打渔的地方,时不时还有走私的,这邱见月去那里接什么人?”温琼的脸色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仅如此,我看上面还写着四左两右,这好像也有什么问题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......”温琼抓住方向盘的手,都有点发紧,片刻之后,她郑重地说道:“该不会是有毒品从境外运来吧!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要不然等下通知潘云,让她联系上级,去渔夫海滩埋伏,把那些人一窝端了。到时候顺藤摸瓜,一定能够揪出邱见月来!”张禹兴冲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......”温琼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只有他们那个特种部队能扫毒,我镇东区警方就是吃干饭的!毒品既然是在镇东区上岸,如果让特种部队和市局的人去埋伏、抓捕,人赃并获之后,岂不是显得我镇东区警方太过无能!”温琼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思是......”张禹隐隐猜出来温琼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通知陆维臣,让他布下天罗地网,我就不信,什么这天王那天王的,还通天彻地的本事不成!”温琼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,这是不是不太妥......案子是潘云的,你这边让区公安局给截下来,万一出什么问题呢?”张禹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问题?”温琼还是十分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不说别的,你怎么给陆局长下令?是不是还得经过潘云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温琼瞬间没了脾气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自己就算是有心下令,也下达不了。顶着女儿的名义去公安局,也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这下温琼没了脾气,倒是张禹,冷不丁又冒出一个念头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抓不抓人是一方面,我另外觉得,这事是不是还有点蹊跷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蹊跷,怎么蹊跷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是不是太巧了点,如果真的是毒品交易,那得是多大的秘密,必定得加倍小心,哪能轻易露出马脚。而且,这马脚好像还是故意露给咱们的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温琼倒吸一口凉气,说道:“你还别说,真有这个可能......”

    “潘云不是都说了么,前面那个卧底,是莫名其妙的掉到江里淹死了,现在人家是不是在试探她。如果警察今晚去了,有人在江边盯着,又没有进行交易,那潘云的身份,是不是就算暴露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没错,那你看怎么办?是去,还是不去,如果不去,真要是毒品交易,岂不是错过了一个天赐良机。”温琼有点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乌龟公子,全新指南者,土豆西红柿,一米月光,书友201707,samliu1968,缘来是李,心随着天,我宁老舅,永远燃烧的梦,无敌檬,人心隔肚皮大大的打赏,还有这两天的100多张月票和1000多张推荐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