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30章 我砍死你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沉吟一声,琢磨了片刻,说道:“去是肯定更要去,但咱们也不用大张旗鼓的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去?”温琼不解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去瞧瞧就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!”温琼吓了一跳,直接就一嗓子。

    恰巧前面是红灯,行驶在前面的一辆马6稳稳的停下,温琼光顾着说话了,眼瞧着就要撞上。好在她的反应比较快,一脚刹车,“刹......”

    车子停了下来,距离前面的车尾就差不点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温琼吁了一口气,这才扭头看向张禹,“你、你跟我开玩笑呢?你自己去,想死呀?人家可是毒贩,手里肯定有枪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过你放心好了。除非我不出手,如果我出手,管他有枪还是有什么,一概不在话下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成!”温琼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的本事,你就放心好了,刀山火海也不算什么。这个案子,现在情况就是这样,万一是邱见月故意试探咱们,事情就糟糕了,小云肯定要白忙活一场。回头挨批评,咱俩还得被埋怨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埋怨!她埋怨谁呀!”温琼见张禹一心为潘云考虑,竟然不自觉地发起脾气,“还敢埋怨老娘,借她俩胆!为了她的事儿,我冒了多大危险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她当然不敢埋怨阿姨您了......”张禹忙陪着笑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埋怨你也不成!”温琼又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埋怨谁也不成......”张禹赶紧附和,又用讨好的语气说道:“这不是大局为重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局为重,也得注意安全,你现在多大的家业,用得着这么玩命吗?”温琼牢骚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听得出来,温琼这是向着他,担心他出危险。当然,这也是温琼不知道他的真实实力,真亮出家伙打的话,凭着神打符和金钱剑什么的,普通的人,除非亮出榴弹炮,否则的话根本白费。就算是榴弹,张禹自认为,叶凤凰都能挺住一弹,估计一炮也打不自己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不瞒你,其实我有刀枪不入的本事。真就遇到拿枪的,我也不惧。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呸!”温琼啐了张禹一口,“还刀枪不入,你糊弄谁呢!”

    “真刀枪不入!要不然,你拿菜刀砍我两刀......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砍死你!”温琼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前面变成绿灯,温琼重新发动车子,继续行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信我呢,我真砍不死。”张禹摊着双手,满是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砍不死,我砍不死你俩!等我回去找把刀,让你在这吹,与其让人用枪打死,还不如我一刀砍死你呢!”温琼又斜了张禹一眼,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回去砍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砍死你......”温琼狠狠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两个人,你一句我一句的,丝毫没有什么年龄上的代沟。温琼一般难得跟谁说这么多话,也就是跟张禹,仿佛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他俩你来我往,虽说不是打情骂俏,却也时不时的说说笑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下午时分便回到镇东区。

    温琼将车开到昨晚下榻的酒店,二人联袂上楼,进到房间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张禹直奔餐厅,温琼则是前往卧室。

    她一边走,一边说道:“这一天净开车了,累死我了,以前都是坐车,什么时候开这么远的路。你往哪走呢,快过来给老娘按按摩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人已经进到卧室。来到床边,脱掉靴子,跟着就爬到床上,等待张禹进来给她按摩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才走进来,听到张禹靠近的脚步声,温琼催促道:“忙活啥去了,赶紧给我按按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先别着急,我还有正事找你呢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事?”温琼扭过身子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只一瞧,把她吓了一跳。只见此刻的张禹,上半身啥也没穿,胸口上贴着一张符纸。在张禹的手里,还握着一把水果刀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温琼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信我刀枪不入么,我给你演示一下。”张禹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想气死我呀......”眼瞧着张禹煞有其事,温琼差点没骂街。

    “我真刀枪不入!”张禹清楚,温琼特别关心他,生怕他有事。要是不拿出来点真本事,今晚肯定不能让他自己去。

    言罢,张禹将刀尖对准肚子,直接就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”温琼吓得惊叫一声,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的出来,张禹这一下是真扎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这神打符确实管用,已经不止试验过一次。

    刀尖扎在肚子上,办点事情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将刀拿开,笑呵呵地说道:“看到没,真刀枪不入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的眼睛都直了,木木地看着张禹,半天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不吭声,低声说道:“阿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还来真的......”温琼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不相信么......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......”温琼一下子坐了起来,跟着下地来到张禹面前,仔细打量起张禹刚刚被刺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上面只有个白点,再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温琼拿手比了比,又是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真的假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,要是假的,我敢这么捅。要不然,你捅两刀试试......”张禹把刀柄递给温琼。

    温琼都没敢接,连连摇头说道:“不用、不用......”

    “阿姨,在车上的时候,你不是说要砍死我么,你看看能不能砍得死。”张禹又是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还当真了,我打死你这个混小子!”温琼抬起粉拳,就在张禹的胸口来了一拳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使什么劲,张禹却是故意痛呼一声,“哎呦......我受内伤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猴崽子!”温琼瞪了张禹一眼,脸上却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是猴崽子,阿姨就是如来佛祖,我永远翻不出您的手掌心......”张禹又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油腔滑调,就会哄人,我们家小云,是不是就这么被你给骗走的?”温琼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又重新回到床上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