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7章 落荒而逃
    这可是夏季,正常情况下,盖着四季被也热,所以房间内必须要开空调。

    张禹光着膀子,就这么睡,人也难免有正常反应,会觉得有点凉。体格好归体格好,再体格好的人,吹一宿空调也受不了,这东西不比自然风,就是个凉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中,张禹就找暖和的地方,一不小心就把身前的被子给掀了起来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入温度适中的被窝,人一下子就安静下来。不过么,由于自然反应,反正是手里不握点东西,就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以往和萧洁洁一起睡,躺在一个被窝里,睡前一切正常,睡醒的时候,必然会有一只手放在萧洁洁那硕大之上。萧洁洁都已经习以为常,甚至还总说张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也冤枉,真不是故意的,主要是养成习惯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身前有个人,熟睡中的他,又是下意识地把手伸了过去。对于他来说,这枚果实也是蛮熟悉的,摸过不止一次了。

    不大不小,恰够盈盈一握。

    温琼睡着之后,也不知是累的,还是在张禹这个“色狼”旁边睡的踏实,竟然对张禹睡梦中的举动,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早上七点的时候,昨晚温琼设好的闹铃准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人很快被铃声吵醒,只一睁开眼帘,张禹倒还没什么,温琼则是立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。一来是下面,好像有什么东西顶着自己,跟着发现上面有一只手竟然放在那儿。

    “谁的电话?”张禹倒是浑然不觉,这么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我设的闹铃。”温琼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到点该起来了......”张禹说着,突然觉察到温琼的声音不对劲,冷的要命,跟着杀人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跟着感觉到,在自己右掌之下,有一团柔软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刹那间,张禹也是冷汗直流,慌忙一收手,“我不是有意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故意的了?”温琼仍是侧着身子,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故意的,我是睡着的时候习惯了,可能......把你当成小云了......”张禹连忙解释,最后这句话一出口,他突然发现不对劲,忙抬手把嘴给捂住。

    “我把当成小云,那你和小云......”温琼这次转过身子,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她......我俩......那个......昨晚的事儿......真是误会......”张禹都好急哭了,脑瓜子上一个劲冒汗,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,仿佛不管怎么说,都是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但他的动作却是挺快的,身子直接从被窝里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哧......”看到张禹窘迫的样子,温琼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可恰好又看到张禹从被窝里出来的身体,下面那个小伙伴,此刻正挺胸昂头。

    刹那间,温琼俏脸火烫,羞臊不已,猛地一转身,竟然连人带被一起翻了过去。

    适才张禹的手感很清楚,里面没有文胸,现在一瞧,可不是么,温琼的身上只有一件薄薄的吊带小睡衣,而且几乎透明,露出里面那雪白的肌肤。

    张禹颇为纳闷,刚刚温琼都笑了,怎么突然这样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在自身找原因,这才发现问题的所在。张禹又是一阵尴尬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阿姨......我那个先去洗漱了哈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他忙滚下床去,跌跌撞撞的朝外跑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听到声音不对,温琼关切地喊了一嗓子,直接坐了起来,朝床下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张禹大字型趴在地上,正慢吞吞的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,脚下有汗,走得太快,滑了一跤......”说着,人已经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张禹没事,温琼也就放心,故意埋怨道:“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毛毛躁躁的!赶紧洗漱的,你去外面的卫生间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、知道......”张禹也不敢回头,快步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张禹落荒而逃的样子,温琼又是“噗哧”一下,嘴里小声嘀咕起来,“这个家伙,想对他生气,也气不起来.......”

    她面带桃花,嘴角带笑,幽幽地下了床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想到了张禹的那句话,‘我是睡着的时候习惯了,可能......把你当成小云了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温琼心里突然有点酸溜溜的,“他俩发展还挺快的,这就不声不响的,竟然已经......那我昨晚问他,他还不承认......哼......”

    当然,张禹和潘云之间,目前发展的仅限于这个,还没有正式的那个啥。

    但是,按照刚刚的推测,估计也没人会相信,张禹只是摸,还没那个。

    反正温琼是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她走进卫生间,洗面池上面就是镜子,望着镜中现在的自己,温琼不禁无奈地摇头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心中冒出一个问题来,“如果说,以后我和小云换不回来了,那该怎么办......是我和张禹在一起,还是小云和张禹在一起......”

    好在这个问题,在她的脑海中只是一闪即逝,“呸呸呸......我又瞎想什么呢,怎么可能换不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二人洗漱完毕,一起吃了早餐,也没把房间给退了,毕竟有钱就可以这么任性。温琼的几件衣服,都扔在这里,只穿着一双白色的纱网靴子,腰间的是白色的短裙,上面是白色的抹胸,露出左胸上那娇艳的梅花。

    哪个女人不爱美,有的时候,也想穿的张扬一些。可是温琼终究过了那个年纪,又受到身份的限制,很多衣服她不能穿,也不敢穿。

    这次终于给了她一个机会,可以随心所欲,没有人会知道,现在这个人是她温大区长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,上了张禹的座驾,张禹还有点尴尬,也不敢乱说话,只是小心地坐着。温琼负责开车,二人直奔镇南区的雪花面粉集团。

    温琼知道地址,先前开车的时候,有条不紊,也不说话,快到的时候,温琼故意瞥了张禹一眼,说道:“别想早上的事儿了,我都给忘了。等下该怎么演,心里有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给忘了,阿姨你放心,我有数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张禹这么说,温琼就知道还为那事有点不好意思。温琼又白了他一眼,“全当是摸她了,反正也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这句话,差点没把张禹给呛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