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5章 珠帘
    “妈......不带这样的吧......”潘云满心以为母亲会痛快的答应,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么一出儿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,我又没说过要去的话。”温琼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潘云没想到老妈耍赖的本事还挺强。

    当然,温琼在旁人面前自然不能干这种事,可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儿,张禹也不是外人,所以才有了玩笑的心思。

    温琼也不出声,仍是把脸转在窗户那边。

    潘云一看没辙,只好看向张禹,找张禹求助。

    张禹往床边凑了一步,舔着脸说道:“阿姨,咱们明天就去瞧瞧,有我保护你,不能有什么事......看您这两天心情也不好,就全当散心了。其实我对那个邱大善人蛮好奇的,也想看看,到底是真善人,还是假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也对,出去散散心也好。说实话,这么多年来,我除了办公室就是家的,就算是出去旅游,也得摆个架子,挺没意思的。那就给你个面子,出去转悠一下,全当拿这个邱见月寻开心了......”温琼说完,这才转过脸来。

    潘云一看,还是张禹有面子,但她还是赶紧说道:“妈,您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......”温琼故意说道:“咱们有言在先,要是事情搞砸了,你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怪你,要是搞砸了,就算是我搞砸的。”潘云也没办法,只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若是母亲故意把事情搞砸,那她也没辙。只要母亲平安就在,有张禹在旁边,这一点应该还能够保证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得说说明天去雪花面粉集团的事宜了。

    潘云去过邱见月的公司,可温琼没去过,连董事长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。为了不搞穿帮,细节上的东西,必须要了解,甚至还得将潘云以前和邱见月在哪里见过面,哪里吃过饭,也要说明。

    好在潘云平时办事细心,确切的说,金鲨更加细心。金鲨曾经把在什么地方见过邱见月全部汇报给上面,上面都有记录,这份记录派了大用场。

    现在这份记录,连带潘云的记录,一股脑的给了温琼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张禹也得有一个定位。该说不说,温琼不愧是当领导的,三言两语就给安排清楚了。既然“翁星竹”喜欢钱,又是假清高,遇到张禹这样实力比邱见月强大的,少不得需要讨好,建立友谊。而张禹自然不会介意跟美女在一起,毕竟男人都好这口。

    同样,邱见月跟养文宾有点交情,张禹拉拢一下,也很正常。反正都说了,两个人今晚是在一起吃饭,莫不如明天温琼就说,本来打算晚上回家的,还说明早要去见养文宾,不想张禹一听她这么说,就主动提出要一起来。于是乎,晚上就留在镇东区这边的酒店过夜,没有回家。至于说是不是睡一个被窝,那不用特意说。

    研究好这些,时间也就不早了。张禹也不能说在温琼这里过夜,进门的时候有保安看到,留宿的话,并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商量了一下,温琼当晚就跟张禹离开,反正温琼顶着女儿的身体,跟张禹出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只是要多准备两套衣服,有的暴露,有的不暴露。

    当晚离开,温琼坐上张禹的车,张禹直接吩咐司机,把车开往距离镇南区比较近的喜来登酒店,然后让司机把钥匙留下,自己搭车回去吧。这两天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他不让司机随行,也是有原因,道理很简单,“翁星竹”是从区领导大院拉出来的,司机要是明天去,万一出点问题怎么办。所以,还是由温琼开车吧。

    司机必然不会这么想,孤男寡女去酒店住,那肯定是要呵呵呵呵......

    有钱人的生活,就是这么的糜烂。

    张禹和温琼进到酒店,服务员一看二人进来,马上热情接待。

    “请问二位开几间房。”

    张禹刚要说开两间,可没等开口,温琼就来了一句,“开间大套房就好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早就料到二人会开一间房,可没想到,这女人比男人都直接。

    开了一间豪华套房,服务员领二人进到房间,简单的介绍了一番。什么设施都有,就连那个什么套放在什么位置都告诉你,套房之内,除了几瓶比较高档的红酒需要另行消费之外,其他的一切酒水全是免费的。

    张禹给了小费,打发服务员离开。等房门一关上,张禹就急切地说道:“阿姨,怎么就开一间房。”

    “怕我吃了你?”温琼直接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......”张禹忙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......”温琼伸了个懒腰,说道:“进屋休息吧,另外我还有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进屋再说。”温琼说着,直接朝里面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偌大的卧室,装修十分考究。在房间的中间,有一排珠帘,将房间隔成两半,里面是大圆床,外面有衣柜、梳妆台什么的。

    温琼先行朝里面走去,张禹在旁边跟着,刚挑开珠帘,温琼的脸就不由得一烫。

    珠帘里面,大圆床是红色的,壁纸也是红色的,光线有点昏暗,显得是温馨之中带着诱惑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潘重海家里,曾经晚上睡过一张床,所以刚刚温琼在要一间套房的时候,也没怎么在乎,因为她有事要问张禹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开着房间内格调,让她不禁真产生一种跟张禹开房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的芳心乱窜,脚步下意识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怎么了?”张禹不清楚,温琼为啥不动了。

    不听他的声音则已,一听到张禹的声音,温琼更是娇羞无限,粉颊烫的要命。

    温琼急忙恨恨地斜了张禹一眼,故意说道:“我想事情呢!对了,你洗澡了吗?身上一股汗味?”

    张禹还真就没洗澡,关键也没时间洗,早上去海华山,回到道观又给徒弟们讲课,又匆匆赶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能闻出来。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闻不出来!一股臭味,赶紧去洗澡!”温琼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张禹莫名其妙,只能一转身,出去洗澡。

    套房一共两个卫生间,外面那个,还能泡澡了。张禹干脆好好泡一下,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温琼等他出去,紧张的心才勉强平伏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怎么那么紧张,心跳的那么快,瞎想什么呢!我就是有点事要问他罢了,又不是......呸呸呸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