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4章 卧底也是技术
    “你完全可以从富婆身上下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那么容易就好了,这富婆是美籍华人,她的丈夫也是,而且很有钱,具有一定的背景。这件事,军方一旦派人前去寻问,极有可能打草惊蛇。另外,涉及到男女间的**问题,即便问了,那个女人应该也不会承认。所以,根本无法得到准确的答案。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富婆确实在那一段时间入境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倒也是,真有这事,估计人家也不能承认......不过,你说那个玉天王在十年前就已经成名,开始贩毒,这样的话,邱见月绝对不可能是玉天王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肯定的了,据可靠消息说,除了玉天王的信服手下之外,没有人见过玉天王的本来面目。哪怕是一些大的拆家,也没有见过,即便是去哪里交易,露面的也只是玉天王手下的马仔。以邱见月突然崛起的身份,军方认定,邱见月极有可能是玉天王手下的心腹,见过玉天王。倘若能从他那边打开缺口,就一定能够破获玉天王集团。”潘云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张禹,现在我这个样子,根本无法执行任务,只有你能帮我了。”潘云用恳求的目光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倒是没有问题,可是阿姨......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国家出动特种部队来对付玉天王,那这个玉天王绝对是一个狠角色。抛开玉天王,即便是邱见月,应该也不好对付。人家是兵王,格杀技术绝对不一般,除了这个,在邱见月的身后应该还有一个会借运的邪门道士。

    自己无所谓,毕竟凭借自己的本事,谁也伤不了他。可温琼不行,哪能让她涉足险地。

    奈何张禹有心去卧底,估计人家也不能搭理他。

    潘云为难地说道:“我也知道,我妈肯定不能答应。我现在只能靠你去说服她了,我觉得我妈挺听你的话,加上我们俩换回来,也得靠你。你帮我说说,或许我妈就能答应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准备把你妈给搭进去啊......”张禹又是皱眉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工作不是很危险,我已经基本上取得邱见月的信任。眼下的任务只有一个,就是看邱见月近日会不会去石家市。如果他去的话,那我们基本上就能给确定,他就是玉天王手下的干将。”潘云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就这么简单的话,我倒是可以帮你争取一下,看看阿姨的意思。”张禹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帮我。”潘云说着,一把拉起张禹,说道:“走,咱俩过去找我妈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潘云拉着张禹来到自己的房间,温琼正靠在床上等着。

    眼瞧着女儿拉着张禹的手进来,温琼看在眼睛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潘云现在的身体是她的,不知道的,还得以为是她温琼拉着张禹的手呢,这像什么呀?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温琼故意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潘云这才从兴奋中反应过来,忙放开张禹的手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潘云快步来到床边坐下。

    温琼看了眼女儿,又看向张禹,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俩刚刚商量出来什么鬼主意了?”

    “张禹已经答应帮我了。”潘云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答应帮你,该我什么事?”温琼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,他一个人也不成......您看能不能跟他一起去。刚刚在打电话的时候,您不是也说跟张禹在一起吃饭么......由他保护您,我相信肯定不会发生危险......”潘云用讨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让张禹保护自己去,温琼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松动,但随即说道:“你是怎么取得邱见月的信任的,不会是美人计什么的吧。可别是他追你,若是这样,我和张禹去了,给你砸了锅,就别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也不禁看向潘云。

    潘云赶紧说道:“不是美人计,就是正常的来往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的来往,就能让人信任你?”温琼看着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模特公司,什么地方都去,而且名目也是光明正大。贩毒的关键,往往就是在运毒上面,所以我的公司很有价值。”潘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当然,最重要的,还是要体现的贪心一些。只要贪心,他就会认为,能够把我拉下水。只要下了水,那日后还不是任人摆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表现的怎么样呢?”温琼又问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很贪钱了,有的时候还会有意无意的在邱见月面前说钱不够用,生意不好做之类的话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点了点头,又道:“把详细的情况都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见母亲这般说,潘云知道有门,要不然的话,母亲不能这么问。

    上次潘云就已经给母亲说了一些相关的事情,以免在慈善拍卖会的时候穿帮。现在,她又详细的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潘云所扮演的“翁星竹”,平常会给人一种比较高贵的样子来,其实却很有虚荣心,有的时候哪怕没钱,也会打肿脸充胖子,购买一些品牌的东西。

    以前的金鲨就是这么做的,给人利用的机会。除了虚荣心之外,看起来还要有点清高,说白了就是当biao子还要立牌坊。

    这种清高劲,其实不少女人都有。而当初金鲨也好,现在的潘云也罢,这么做起码可以避免跟人上床。到了关键时刻,用在做挡箭牌,顶多是被人骂一句假清高。

    翁星竹的公司也有不少人,用潘云的说法,这里面也有特种部队的成员。潘云知道的有两个,主要是协助潘云打理模特公司,总不能为了卧底,什么业务也不接,那样的话就太假了,容易被看出来。总而言之,模特公司的生意不好不坏,勉强可以经营下去,赚几个小钱,但不够“翁星竹”花的。

    潘云也是半路去的,对于全部的底细,不是特别清楚,有的还要靠另外两个帮手提点,才摸索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卧底不好当,有的卧底为了破获一桩大案子,都要卧底好几年,整的家里都乱套了。潘云这才多长时间,眼下都算是时间短的。

    将情况描述完,潘云笑呵呵地说道:“妈,您看成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说要去,就是问问,关心一下。”温琼说着,直接将头扭到窗户那边,看起来还耍起了小性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