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2章 帮忙
    翁星竹的身份是模特公司经理,如果能有机会跟一些大老板接触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

    邱见月虽然名声在外,有大善人的称号,可终究只是卖面粉的,利润能有多大。而张禹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又是金当科技的老板,房地产和手机的利润,那都是远高于面粉的。同样,张禹的生意也要比邱见月更需要模特。

    邱见月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回答道:“我是想跟翁总谈点合作业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业务?”温琼马上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空,到时候来我公司面谈。”邱见月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开着免提,潘云听的清楚,一听说要去邱见月的公司洽谈业务,潘云是赶紧点头,就差抢着说“去了”。

    温琼见女儿这么着急,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邱总邀请,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。那咱们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见。”邱见月说道。

    又随便意思了两句,二人这才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潘云就等着手机挂断呢,她马上用恭维的语气说道:“妈,你表现的真是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,老娘明天可没工夫去他那儿。”温琼直接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算什么......你都答应人家了......”潘云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答应的,又不是我答应的。反正我是不会去的。”温琼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......”潘云又抱住母亲,撒起娇来。

    “这事绝对不行,你还真打算把老娘给搭进去啊。要不然,你就给那个什么上校打电话,就说老娘不让你出门,你明天出不来!”潘云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任务......”潘云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是你的任务,又不是我的。”温琼把头别到一边,不去看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潘云也清楚母亲的脾气,想要任务如此危险,让老妈去执行,确实不妥当。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老妈不去的话,那还能让谁去?

    自己顶着老妈的身体,总不能这么去见邱见月吧,那样的话,简直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一琢磨,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。现在也只能靠这个人帮忙了。

    潘云拿起手机,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里面响起张禹的声音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啊,是我。”潘云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姨......不对,是潘云啊......”张禹叫完阿姨,随即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想到办法了吗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能这么快,不过你放心,我会尽快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,能不能来我妈这一趟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出什么事了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事找你帮忙,你尽快过来吧,拜托了。”潘云热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不过我现在在无当道观,路有点远,等晚点才能到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你能来就好。”潘云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等闺女挂了电话,温琼看了女儿一眼,想说点什么,终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今天的张禹,心中十分高兴。华山论道,大获全胜,回到无当道观,少不得跟弟子们庆祝一番。

    晚上他就留在道观,给学生们主持晚课。道观都有早中晚三课,讲经什么的,张禹不会,他讲的就是道术。这个可要比讲经什么受欢迎多了。

    晚课原本是到九点,因为潘云的电话,张禹只能讲到八点,然后交给张清风来继续。

    他下山坐车前面区领导大院。

    潘云晚上让他过去,肯定是又有什么事。来到大院外的时候,“潘云”已经在门口等着,张禹也知道这是温琼,表面上也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进到温琼家里,张禹才小声说道:“阿姨,找我过来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天晓得这丫头搞什么鬼,还一个劲的让我去卧底,真是想把老娘给搭进去。咱们上楼说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上楼来到潘云的房间,潘云一见到张禹到来,就直接跳了起来,“张禹你来了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拉着张禹就走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么急切的样子,张禹都迷糊。温琼则是瞪向女儿,这两天总是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眼前晃悠,也算是有点习惯了。

    女儿竟然在自己面前玩起神秘,让温琼十分不爽,索性到床上躺着。

    张禹被潘云拉进会客室,一起在沙发上坐下,潘云才道:“张禹,你这次可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的卧底任务已经到关键时刻,可是我这个样子,又不能出门,所以只能靠我妈了。我妈又不愿意,所以我想,你能不能帮帮我。”潘云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帮上什么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妈肯定是害怕出什么问题,你保护她,你们俩一起去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能成吗?”张禹挠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成,可现在这种情况,也没别的办法了。说实话,让我妈自己去,我也不放心,有你在旁边保护,起码能让我踏实点。”潘云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非得去执行这个任务?”张禹皱眉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答应人家了,就绝不能食言。我好不容易,才取得邱见月的信任,任务能够继续进展下去,要是半途而废,只怕以后想要破案,就更加困难了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案子,这么重要?竟然还得让阿姨去冒险......”张禹对于案情,也不禁好奇起来。要知道,潘云的目标可是邱见月,而邱见月又是有名的大善人,能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当然,说邱见月是大善人,张禹也不这么认为,起码从面相上看不出来邱见月是什么善人。加上借命的事情,更加可以认定,此人一定十分的自私。

    生老病死,乃是天道使然,无人能够逃脱。古往今来,多少人王地主才要遵循天道。即便使用借命之术,换来的也不过是换暂的寿数,但却会搭进去一条人命。而且,这种有违天道的邪术,成功率并不高,就好像这次借命,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,让张禹给碰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一个贩毒大案,如果让这个团伙继续害人的话,不知道要有多少人家破人亡。所以,我必须要把这个案子给破掉。至于说邱见月到底有没有问题,这个我也不敢确定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敢确定?”张禹再次皱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