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20章 交底
    海道人的话,一下子提醒了周真人。没错啊,东西没了,怎么跟吕真人说?

    你说丢人,早不丢晚不丢,这个时候丢了,是不是太巧了。估计换谁也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不怎么说,又怎么说?

    周真人犯了愁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迟疑了半天,只好下来,四个人再开会研究研究。

    再怎么研究,也研究不出来什么好的办法。讨论了半天,最后的办法只有一个,明天去跟吕真人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至于说吕真人怎么想,只能日后再说,反正现在,东西是丢了。但周真人也不甘心,随后就发动人手,在大殿上到处翻找。

    镇东区,区领导大院。

    今天下午可忙坏了潘云,从下午四点钟到晚上七点,基本上就没闲着,嘴皮子都好磨破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早上温琼没法去上班,她还在女儿的身体里,总不能让女儿顶着自己的身体去,只能按照计划,让女儿打了个电话,通知秘书,转达一声办公室,就说生病了,这两天请病假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个消息,很快传扬开来,区长生病了,区里的上上下下,副区长、局长什么的,纷纷前往温琼家里探视。

    有些档次不够的,在警卫室那边就能给打发掉,可院子里还住着好几个副区长呢,另外还有一个职权比较大的局长,好似公安局的陆维臣,也要来探望,总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,连门都不让进吧。

    温琼家里这个热闹,领导们一个一个的前来,真正的温琼躲入女儿的卧室不出来,潘云顶着母亲在房间内会客。

    一来不能说病重,不然的话更麻烦。说病情吧,也觉得不太好。潘云干别的还行,这种应酬的事情,属实不太在行,最要命的是,还得面对陆维臣。

    让她以母亲的口吻去跟陆维臣说话,她总觉得特别别扭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人都给打发走了,潘云这才来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老妈坐在椅子上,看得出来,心情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妈,人都走了。”潘云看着自己,喊了嗓子“妈”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勉强算是适应了。

    温琼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才请了一天病假,如果时间久了,那岂不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禹应该会尽快帮咱们解决问题的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能尽快吧。”温琼说着,指了指床上的手机,说道:“邱见月又来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的?”潘云瞬间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我没接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接呢?”潘云发了句牢骚,两步抢到床边,拿起手机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一瞧来电显示,未接来电还没少呢。除了邱见月的,另外还有两个电话号码,都是最少打了七八次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都没接,薛战的电话,我就接了。”温琼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接薛局的电话了......”潘云一愣,明显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别的人我也不认识,容易穿帮,薛战我还熟悉,倒是能接。”温琼盯着女儿,语气还算平和。

    “薛局怎么说?”潘云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说,就说我病了,你在家里照顾我。因为担心被我发现,所以没回去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还好......”潘云松了口气,接着又道:“他没说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说什么,就叫你争取尽快去执行任务。”温琼这次的声音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潘云也知道,母亲现在清楚了她的情况,但是自己顶着母亲的身体,没法出门。想要执行任务,基本上也是休想。

    潘云只能讨好地说道:“妈......我......我保证,以后再也不执行这种任务,绝不让你担心......”

    “真的才好。”温琼也是无奈,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有的时候,说重了不行,说轻了也不行,谁叫自己当年对女儿的成长太不关心呢。特别是眼下这种情况,母女俩换了身体,温琼也没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我保证......”潘云舔着脸说完,跟着说道:“我打个电话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,赶紧说道:“妈,还得麻烦您一下......帮我打个电话......”

    “给谁打呀,又是邱见月?”温琼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他......”潘云有点结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温琼见女儿说三个字都结巴,不禁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是......”潘云犯了难,这个人物的名号,她不方便跟母亲说,可不说的话,万一母亲打电话的时候穿了帮,那怎么办。

    毕竟人家有名有号,不能不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看来又是什么紧要人物,不该我知道。”温琼淡淡地说道:“那就算了,你自己打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自己怎么打......”潘云委屈地说道:“行行行,我告诉你,但是你不能泄露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跟谁泄露呀?”温琼故意把脑袋别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不过......你别生气就好......也别跟任何人说......”潘云扁着嘴,用祈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女儿从来没有这样,特别是眼下,还顶着温琼的身体。这幅表情,看在温琼的眼里,让温琼都有点不是个滋味。

    温琼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说吧,我答应你就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......”潘云感激地点了点头,然后看着母亲,正色地说道:“这个人姓沈,是国家反毒特种部队的上校司令,代号上校!”

    “国家反毒特种部队!”温琼听了这话,眼珠子一下子瞪了起来,严肃地叫道:“你怎么跟他们扯上关系的?你的卧底任务,是不是跟他们有关?”

    “妈......你说过不生气的......”潘云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生气吗?我这是关心你!不要以为我不知道这支特种部队是干什么的?你太爷爷可是军方的!反毒特种部队办的案子,已经脱离了大案要案的范畴,他们面对的基本上可以算是恐怖组织了!扫毒的案子,就够危险的了,你竟然......”温琼说到这里,伸手指着女儿,身子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害怕,而是气的。

    “人家也不是随便找到我,是有原因的......”潘云看到母亲这般,赶紧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那个什么上校,不知道我是你妈么!就算他不知道,薛战也知道!他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温琼又是瞪着眼珠子,愤怒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