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19章 不翼而飞
    周真人苦笑一声,说道:“不就是抢么......阳春观实力强大,咱们吕祖阁并非重阳宫的传承,并教之后,真大道更为衰落,只能靠全真教的授戒。阳春观掌管镇海的授戒大权,实在是得罪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另外一位师叔姓迪,迪老道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罢了罢了,真大道早已不复存在,咱们天宝宫派其实也就这么样了,玉虚绳当年也不是咱们的,留在手里,在这个年头,未必就有什么用处。给阳春观也行,但是必须要有所交换。”

    他的说法,倒是得到高老道和海道人的认同。二人点了点头,高老道说道:“既然留不住,那就给他,换些实用的法器和钱,明面上也能让吕祖阁兴盛一些。至于说玉虚绳,咱们也不去与他人斗法较劲,留着或许也是祸患。”

    得到了三位高功的支持,周真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那就这么办,这就将玉虚绳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师弟海道人,又道:“师弟,出去叫人搬梯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海道人站了起来,走出大殿,吩咐小道士,去到库房将最高的梯子给搬进来。

    弟子们不明就里,但高功吩咐下来,自然要立刻照办。

    没多大会功夫,十多个人就将一个大梯子给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梯子,是左右双架的,立起来能有十二米高。为什么梯子这么高,原因很简单,就是大殿太高了。

    大殿的高度能有十三米,这在道观和寺庙中,还不算高的,最高的将近达到二十米。

    这个一般也有规格,国内当年最高的大殿,是京城的太和殿,高二十八米。进去的时候,会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,加上皇帝老子居高而坐,外省的官员进京,一般第一次进到太和殿的时候,身子都打哆嗦。

    皇帝的大殿,高度才二十八米,自然没有什么地方敢修的比他家的高。基本上按照庙大庙小的程度来类推,饶是后世,也都按照原先的高度返修,没有加高的。

    吕祖阁十三米高的大殿,其实就很高的,可转念想象,吕祖爷的塑像能有八米高,大殿能矮了么。

    在大殿棚顶之上,吊着铜制的北斗七星,距离下面的地面,能有十二米。

    梯子摆在天权星的下面,然后让小徒弟出去,把殿门关好。

    随即,两个师叔和海道人扶着梯子,周真人顺着弟子往上爬。

    爬到天权星的所在,他把手放到上面,来回转动两下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,下面的位置竟然分开了。

    周真人马上伸手去接,结果没有掉下来,他登时一愣,忙把手伸了进去,紧接着,他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眼瞧着周真人在上面不动了,海道人纳闷地问道:“师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绳子......不在里面......”周真人错愕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“不在了?”“怎么可能?”高老道、迪老道、海道人都是一愕。

    “真不在里面!”周真人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在这,会在哪呢?”高老人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师父临终前说是在这,当时我虽然来看了,但两位师叔和师弟不也在场么......在那之后,我从来没有上来过......”周真人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难道还能自己飞了......我们虽然知道地方,可不知道打开的机关啊......”这次说话的是迪老道。

    按照规矩,机关的所在,只有住持一个人知道,另外的高功,只是知道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知道机关,可东西放在大殿之内,玉虚绳不得轻动,需要咱们四人商量之后,才可取用。另外,梯子的库房是师弟掌管,大殿无时无刻都有值日的弟子,而且还是咱们四人各自的弟子一起值日,我若是动了,你们怎么发现不了。”周真人马上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玉虚绳是吕祖阁的镇派之宝,而且不对外宣称,只有本门的主持和高功才知道。

    另外,这东西不许擅自妄动,使用之前得开会,以免泄露出去,招来麻烦和祸端。

    所以,周真人从来没用过,哪怕是他师父都没用过。一般来说,这东西在和平年代,他也用不上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言,大殿十三米高,北斗七星的机关距离地面十二米,就这个高度,谁也上不去,必须得用梯子。

    搬这么高的梯子,怎么可能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海道人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但是,迪老道随即说道:“话是这么说,东西放在这,也不可能丢了。殿内全天都有人,早中晚三课,中间的时间,有香客来上香,晚课之后,有人值夜,以免香烛灭掉......大殿的殿门从来不关......难不成还能有什么人给偷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高老道一个劲的点头,脸上有点迷茫,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确如迪老道所言,大殿的殿门是从来不关的,哪怕是晚课结束,也都这么开着。白天不必说,又是值日,又是上香,谁能飞这么高把东西给偷了。到了晚上,庙里有规矩,香烛不能灭,所以必须有人在殿内值班,殿外还有道士站班。即便是晚上作案,也不太可能,偷这么高的东西,不用梯子上不去,明抢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继位以后,一直都是按照师父的嘱托行事,你们三个监督我。玉虚绳这么重要的东西,放的地方又是这么保险,我就算是住持,可我想要把东西弄走,若是没有梯子,我怎么上去。从外面弄梯子进来,你们会一点风声也没有么,还是抬梯子进大殿。”周真人又委屈地辩解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对啊。”“这可邪门了。”“总不能自己长翅膀飞了吧。”下面的三位满是迷糊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周真人更迷糊,这个机关,看似拨弄几下就好,其实不然。上面的北斗七星是个阵法,稍有不慎,就会触动其他的机关,一来发出警铃声,二来催动阵法,将人给打下来。

    所以,唯一一个有可能作案的人就是他,但他根本没偷啊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邪了,发在这种地方,还能被偷了?

    “师兄,你再找找。”海道人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里面就这么大点空间,就能放个绳子......”周真人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现在东西没了......那......那怎么办啊......咱们虽然用不上,也打算给阳春观了,可东西没了,到时候怎么说啊......”海道人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