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46章 机关
    “眼睛?”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话,温琼马上看向镇墓兽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旋即发现,这两只镇墓兽的眼睛果然不同。左边的那只镇墓兽,人形的面孔上,一双眼睛有点突出,上面描着色彩,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而右边那只镇墓兽,眼睛却是凹陷进去的,虽然也是黑白分明的色彩,但陷进入的很深,差不多能有半个指节。若非眼睛够大,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的眼睛是陷进去的?”温琼很是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张禹走到右边那镇墓兽的前面,伸出二指,对准了镇墓兽凹陷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要做什么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里......应该是有门的......”张禹的左手指了指开通的门户。

    温琼瞧了瞧,那门户上只有两边的门框,根本没有门。再向前虽然黑洞洞的,也能勉强看出近处的光景,应该是一条深长的甬道。

    “门......没有啊......”温琼看了半天,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肯定是有机关的,要是不信,等我按一下。”张禹说着,双手插入镇墓兽的眼孔中,按住了那一双眸子。

    只是一按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,那镇墓兽的双眼先后向后动了一下,跟着竟然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嘎吱......”门户上立时发出声音,一道石门缓缓地落下。

    片刻额之后,随着“哐当”声响,石门稳稳地落定,将山洞与甬道隔绝开来。

    “真有门......机关,这就是机关......”温琼错愕地说着,眼睛睁得老大,这种情况,也只是能在电视里看到,她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这会是机关?”温琼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这两只镇墓兽的眼睛不一样,感觉应该有机关的存在,所以就试试。没想到,一下子就找到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聪明的。”温琼撅起嘴来,接着说道:“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又按了一下镇墓兽的双眼,“咔”地一声,石门开始慢慢地升起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身边的温琼,又看了眼露出来的甬道,说道:“我打算进去瞧瞧。说真的,先前我本来以为周老道是在坟墓下面养老鼠,或者这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可现在来看,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。这里绝对不可能是周老道挖出来的,因为那些陶器,肯定都是真品。或许,这里真是一个古墓,那周老道在古墓上建坟,又是什么道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听你的,你要去哪,我就陪你去哪!”温琼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切小心,我会护你周全的!”张禹说着,抓住温琼的手,穿过门户,朝甬道内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下来了,更加不能让温琼在这里等着,只能两个人一起向前走,寻找这里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张禹艺高人胆大,他自信凭自己的修为,小心戒备,不会出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金钱剑散开,自动护卫在二人身边,张禹点燃两张聚火符,朝前面丢去,一远一近,能够看清甬道内的光景。

    他俩很快看到,前方不远处的左右两侧,好像有什么东西,看起来能有差不多两米高。像是人,又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温琼低声说道:“那是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紧张的她,干脆抱住张禹的一只胳膊,像是生怕这个男人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有我在,不用害怕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又掐出两张火符,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前面的东西越来越近,二人终于看清,那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一共有四只镇墓兽,左右两边各有两只。每两只的中间,都露出门户,里面也是黑洞洞的。

    小心起见,张禹先朝右边的门户中丢了两张聚火符,跟着又朝左侧的门户中丢了两张。

    “噗噗!”“噗噗!”

    伴随着火光照明,一切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左右两边都是石室,要比他们来的那间小上一些,大概能有七八十平方。里面的东西也不多,因为火光的出现,原本趴在地上的老鼠们,又开始到处乱窜。

    也不知它们是不是发现了张禹的厉害,还是感觉到危险的存在,一只只全都跑路,压根没有敢窜过来的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马上进去,而是先看向右边门户这边的镇墓兽。

    这两只镇墓兽是人身兽首,人是双膝跪在地上,而那脑袋,张禹都认不出什么怪兽。看起来呲牙咧嘴,但是脑袋上却有两根鹿角。眼神之中,并无狰狞,似乎露出忏悔之色。

    鹿角也不相同,两只镇墓兽,一只的鹿角的立起来的,比较正常,另外一只的竟然是靠在后面。

    张禹凑近观察了一下,跟着发现问题,鹿角前面竟然有一个滑道。

    他抓住鹿角,向前一拉,果不其然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,原本向后的鹿角回到原处,跟同伴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嘎吱......嘎吱......”门户那里,立时有石板落下。

    “又是机关。”温琼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怎么突然觉得,有点问题......”温琼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不管是古墓也好,亦或是其他的所在,机关是不是应该都得关着,不应该这么敞开吧。”温琼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呀......”张禹立时也反应过来,但他随即说道:“周老道能在上面修坟,不可能没下来过。这里的机关,只怕是他打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温琼点头。

    “哐当......”石门现在落定,张禹没有马上给打开,转身看向后面的门户。

    这边的两只镇墓兽,也是人身兽首,双膝跪地,脑袋好似癞蛤蟆,张着大嘴,一双大眼睛,只是脑袋上却又一支角。

    这个机关好找,问题不在角上,因为一个蛤蟆头是正对着张禹他们,一个是向左看,很显然,这脑袋就是机关。

    张禹懒的去转动,低声说道:“咱们进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应了一声,抱着张禹的胳膊,走进了这间石室。

    一进去,借着火光,加上石室又不是特别大,什么都看得清楚。他俩能够看到里面有四口陶缸,另外还有五堆破碎的陶片。

    温琼一看到距离最近的那口陶缸,就忍不住惊呼一声,“呀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