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18章 大殿
    周真人听了这话,心中暗说,你骗鬼去吧。东西要是给了你,再想拿回来,估计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他站着那里,满是迷茫地说道:“道兄,我骗谁还能骗你么,我们吕祖阁根本就没什么玉虚绳,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吕真人轻笑一声,显然是说,你在这糊弄谁呢。刚刚你的反应,已经说明你们吕祖阁有这东西,现在给我装无辜。

    他随即转头看向唐真人,丢了一个眼色,像是在暗示唐真人,你说吕祖阁有,现在人家不认账。

    唐真人瞧见吕真人的眼色,当即明白怎么回事,他也清楚,如果彻底点破,势必要跟周真人撕破脸。可事情是他挑出来的,瞧吕真人的意思,那是志在必得,似乎根本不在乎和吕祖阁撕破脸。这样的宝物,什么人会不心动。

    考虑到有吕真人做靠山,唐真人也不管那些了,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周道友,你们吕祖阁的玉虚绳,何人不知何人不晓,只要念动咒语,绳子可以自动飞出,将人捆住。有天咱们喝酒,我还问过此事,你言辞凿凿。怎么现在,又不承认有这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听了这话,周真人不由得向后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他一下子想了起来,上次自己跟唐真人一起喝酒,当时喝多了,唐真人在那炫耀邱祖庙的光辉历史,说曾经多么多么厉害,自己一时冲动,就把玉虚绳的事儿给说了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也没当个事,不想今天竟然出了这个麻烦。

    眼下估计,不管自己再说什么,吕真人也不会相信。想来已然对吕祖阁的玉虚绳志在必得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财不能露白。小门小户的,有个千八百万都不能让人看到,像这种道家门派,有什么好的宝贝,同样不能让人知道,否则的话,就会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白眉宫这样的大门派,没人敢惦记,自己这小门派,马上就让人给盯上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趁机说道:“周道友,现在是和平年代,法治社会,法器什么的,其实也没什么大用,再厉害还能比枪支弹药厉害,科技这么发达,一切都是朝钱看,有钱就有一切。像你那东西,如果不被人知道,放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一旦传扬出去,反而会招来无数的麻烦。要不然这样,你开个价……”

    周真人自己也明白,玉虚绳的事儿被吕真人知道,那就很难留住。这法器不是一般的法器,否则的话,吕真人也看不上眼。当然,就是因为不是一般的东西,周真人才不舍得给。

    可不给,只怕不是自己说的算的。现在吕真人来软的,只怕自己要是不答应,就该来硬的了。

    得罪了阳春观,吕祖阁以后的日子就会很难过。周真人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道兄,玉虚绳乃是本门镇派之宝,我一人恐怕说的不算。要不然这样,我回去跟门派长辈商量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显然已经承认了玉虚绳的存在。

    吕真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那道友就回去商量商量,我等你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周真人硬着头皮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没有别的事情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吕真人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真人其实也想走,可这个时候,他不能和周真人一起走,先前为了自己,出卖了“朋友”,等下出了门,说什么啊。自己毕竟和吕真人不一样,阳春观掌管授戒大权,周真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都得在吕真人面前老老实实,而他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将周真人送出静室,出了院落这才让弟子替他相送,然后转回静室。

    周真人独自离去,表面上没有什么,等他出了阳春观,上了自己的车,牙齿咬的是“嘎嘎”作响。

    开车的弟子也不明白师父恨什么恨成这样,还以为是上午海华山的斗法,全真教落败的缘故呢。

    弟子不敢乱问,老老实实的开车。周真人一直在后面咬着牙,眼睛都发红,他心中已然将唐真人和吕真人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。特别是唐真人这个王八蛋,不用猜都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阳春观因为此次斗法,损失了照阳旗,吕真人也不好跟阳春观的长辈们交代,所以只能着落到唐真人的身上。这姓唐的竟然把他给拉上,甚至还把酒后不慎说出玉虚绳的事情也告诉了吕真人,硬是让他赔照阳旗。

    周真人越来越恨,却又没有什么办法。一路回到吕祖阁,他直接进到大殿,眼下已经是黄昏时分,还有几个香客在上香,周真人没说什么,只是安排弟子,请三位高功长老等下来大殿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香客上完香离开,三位长老也都到了。周真人单独请三位长老进到大殿内就坐,殿门关上,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这三位长老,有两个是周真人的师叔,还有一个是周真人的师弟。其实周真人的师叔不少,还有七八位,但并非高功,能成为高功的,必须吕祖阁的核心成员。

    四个人坐下,两个师叔都没出声,只有周真人的师弟海道人小声说道:“师兄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邱祖庙跟无当道观华山论道的事情,两位师叔虽然没去,但想来也都知道吧。”周真人先看向两位师叔。

    两个老道都有七十开外,须发花白,二人点了点头,“听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斗法,本来是邱祖庙挑衅无当道观,结果可好,令阳春观毁了一件宝贝不说,最后反而将麻烦引到了咱们的头上。”周真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海道人好奇地说道:“那面被烧的旗子,果然是阳春观的,可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华山论道之后,我就接到姓唐那家伙的电话,让我去阳春观商量关于无当道观的事情。结果没想到,竟然是……”当下,周真人就把去了阳春观之后,发生了的一切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回来只见这三个人,道理也很简单,因为偌大的吕祖阁之中,知道吕祖阁有这件宝贝的人,只有四个人,那就是周真人和这三位。

    三人听了这话都是一惊,坐在上首的师叔姓高,高老道直接叫道:“实在是可恶!这不是明抢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