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17章 倾轧
    出现两位五祖,真大道就此分为两派,一派叫天宝宫派,一派叫玉虚宫派。

    两派表面上各传各的道,但实际上属于对峙阶段,明争暗斗不断。

    直到玉虚宫传到七祖之后,突然就没了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没有任何记载,总而言之,玉虚宫派就好像一下子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对于玉虚宫消失的原因,只能靠各种猜测,怎么说的都有。但是不管那一种说法,其中都有天宝宫的影子。

    玉虚宫派没了,天宝宫并没有因此而兴盛,反而开始衰落。传闻是天宝宫的高手,仿佛在一个时期消失了大半,人都哪去了,也没个说法。

    当天宝宫传承到九祖的时候,已经是明朝了。明朝正一教强盛,全真教希望北方道教一统,对抗正一教。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,在政策上取得了优势,在明朝当政者的干预下,终于令北方并教,天宝宫也好,太一道也罢,全都并入了全真教。就连武当派也必须是归入正一教还是全真教。因为武当派祖师爷张三丰和全真教颇有渊源,最终选择并入全真教。

    全国叫吕祖阁的道观不少,二三十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镇海市的这家吕祖庙就是当年真大道天宝宫的传承,这一点对于各家道派来说,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北方三道教并教,那和正一教可不一样。正一教这边,虽然以天师府为首,可另外两大仙山也不是吃素的。北方三道教并教之后,彻底就得听命于终南山了,要不然的话,连授戒都不给你授。待遇最好的,算是武当了,有自己授戒的权力,其他家根本没有。

    各省全都全真教的分支,掌管授戒的道观,那都得是像阳春观这样的,重阳宫的嫡传道观。

    没听说吕祖阁有这么件宝贝,那也就算了,现在听说了,那就必须得看看。

    吕祖阁终究是天宝宫的传承,也不是正了八经重阳宫的,真就是打压你,你也没地方说理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回到阳春观之后,吕真人先和唐真人去静室等待,没有让陆道人随同,毕竟大家都是住持,有什么话也用不着陆道人在场听着。

    周真人的车在后面不远,不大工夫,人就到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又一次坐到一起,周真人哪里知道吕真人和唐真人的算计,还以为又要研究对付张禹的事情。

    眼下吕真人、唐真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这也正常,周真人倒是好心,主动开解道:“吕道兄、唐道友,胜败乃兵家常事,这次让张禹得了便宜,咱们下次再想办法给讨回来。”

    唐真人没出声,扭头看向吕真人,吕真人愁云惨淡的说道:“周道友,这一次我阳春观损失了一件很重要的法器,让我很难跟本门的长辈交代,你看这事……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见吕真人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,周真人一愣,慢吞吞地说道: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什么?”吕真人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是邱祖庙跟无当道观斗阵,结果出了差池……我哪知道该怎么办……”周真人不明白,吕真人就算是心情不好,为什么要冲着他来,要找也应该去找唐真人啊。

    “我们邱祖庙跟无当道观斗阵是不假,可用照阳旗的主意,是你出的。”唐真人那是什么人品,现在正是巴结吕真人的时候,赶紧趁机把矛头对准周真人。

    吕真人马上点头说道:“唐道友说的没错,当时他说没有把握,是你提出来用法器代替阵法的。我听了你的话,把照阳旗拿了出来,用来顶替六丁六甲丹阳阵,现在旗子毁了,你出的主意,我不找你,那找谁?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唱一和,周真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这是毁了照阳旗,吕真人心情不爽,准备找人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敢直接跟吕真人翻脸,只能苦着脸说道:“眼下照阳旗已经毁了,这我也没有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没有办法呢……”唐真人立刻说道:“阳春观的照阳旗毁了,吕道兄没法跟观中长辈交代,倘若能够拿出来一件价值差不多的法器顶替,那样不就可以了么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周真人看向吕真人,吕真人微微颔首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周真人明白,这十有**是唐真人和吕真人商量好的,要让他赔照阳旗。

    知道了意图,这下周真人不干了,他急切地说道:“唐道友,主动挑战无当道观的人是你们邱祖庙,照阳旗又是借给你们邱祖庙之后毁的。我虽然出了主意,但也只是一个建议,发生了意外,怎么能够让我吕祖阁来承担责任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来承担,那谁来承担?要不是你出的主意,我们肯定想不出来拿照阳旗代替阵法的事儿,就算输了,那就跟现在一样,不至于毁了一件法器。所以,这个责任必须由你来承担。”唐真人直接抢白。

    周真人心中暗骂,还带这么玩的,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合着装13的事儿,让人干了,出了问题,让别人承担,你这算是什么人品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就得我来承担!”周真人的嗓门提了起来,不满地说道:“我就出了一个主意,你也没有反对,照阳旗在你们邱祖庙的手里毁了,该我什么事!要承担责任,也是你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吕道友……你看看他,这算是什么态度……明明都是怪他,现在竟然倒打一耙……”唐真人委屈地看向吕真人。

    吕真人立刻沉着脸看向周真人,说道:“周道友,唐道友说的没错,主意是你出的,这个责任就应该由你来负。大家交情都不错,我也不想难为你,听闻贵观有一件法器叫作玉虚绳,你借我把玩几天,参详一下,过些日子还你,照阳旗毁了的事情,也就一笔勾销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玉虚绳,我根本就没听说过……”一听吕真人提到玉虚绳,周真人不由得一下子站了起来,脸上还显露出惊慌之色。

    好在,他反应的也快,随即脸色恢复正常,但小心肝却已经跳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吕真人一见他的反应,就知道玉虚绳的事儿是真的。吕真人微笑着说道:“周道友,我都说了,就是把玩几天,参详一下,过些天就还你,不要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