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15章 借东西还有不还的道理么
    “照阳旗……照阳旗……我的照阳旗……”

    吕真人下山之后,一进到车里,就开始不住地念叨。

    这照阳旗可是阳春观的重要法宝之一,现在一下子被烧了,让人得是什么样的心情,特别还是亲眼看着被烧了。

    在山上的时候,吕真人是一直憋着,压着心中的火气和痛恨,下来之后,都找不到地方发泄,身子是直哆嗦,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找无当道观说理,怎么讲啊?

    你把我们阳春观的法宝照阳旗给烧了,你得给我们赔。

    那张禹肯定得问,在哪烧的,怎么烧的?不能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人家这一问,让吕真人怎么回答。总不能说,你们斗法摆阵,我把照阳旗借给邱祖庙了,结果让你们的人给烧了。

    要是这么说,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己,人家两家斗法比阵,你借法宝给邱祖庙,那算什么?

    饶是吕真人脸皮再厚,他也不可能对外说这事,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可这口气他着实咽不下,法宝拿出去了,然后就没了,阳春观也不是他吕真人自家的产业,这是多少年传下来的。师父虽然已经仙游,上面还有师叔呢,回去怎么解释?

    阳春观有两件比较有名的法器,这个各大派都知道。除此之外,就是一些不为人知的法器了,就跟国家军事演习一样,不可能把家底都拿出来,起码得留有后手。

    这照阳旗就算是阳春观的一个后手了,法器也是看谁勇敢,要是高手催动的话,让谁躺下,谁就得躺下,而且还是大规模,一下子能放到一片。

    法宝是二百年前传下来的,现在没人能炼得出来,吕真人现在愁啊。

    “照阳旗没了……回去怎么跟三位师叔交代……要是正了八经跟谁斗法,结果被毁了,也算是个说法……结果是借给邱祖庙的废物,被人给烧了,就这么告诉三位师叔,我这个主持还能不能干了……”

    吕真人在心里嘀咕,急的是抓心挠肝,眼泪都好急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就在这功夫,车门被拉开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转头一瞧,原来是师弟陆道人。吕真人微微点头,示意师弟上车。

    陆道人一上车,立刻小声说道:“师兄,刚刚让无当道观给烧的旗子,是不是咱们的照阳旗啊?”

    斗法的时候,陆道人也坐在台上,只是距离吕真人有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照阳旗的事儿,当时也没法问,但本门的法宝,陆道人作为阳春观的核心人物,不可能不认识。以他的见识,自然也知道邱祖庙摆不出来六丁六甲丹阳阵,那问题在哪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清楚这事瞒不住,丧气地说道:“没错,就是咱们的照阳旗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陆道人虽然不觉得意外,也不禁诧异一声,他皱着眉说道:“师兄,您怎么把照阳旗借给邱祖庙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吕真人苦着脸说道:“这不是邱祖庙挑战无当道观么,姓唐的自知不敌,就管我借照阳旗。当时我顾念全真教的情谊,又不想让张禹太过嚣张,一时糊涂,就把旗子借给他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吕真人恨得是直咬牙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这姓唐的,没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……师兄,这事你跟三位师叔说过吗?”陆道人又是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问他们,他们能借吗?”吕真人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样一来,麻烦不就大了么……”陆道人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现在正想法子呢。”吕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想出来了?”陆道人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找张禹赔……可、可没法去找啊……”吕真人拍着大腿,又是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陆道人也是一脸无奈地说道:“虽说这照阳旗是被无当道观的弟子给烧的,可这事咱们真没法说,不然的话,成笑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。”吕真人叹息一声,说道:“可不找张禹,又能找谁呀,回去……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三位师叔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道人沉吟一声,随即眼睛一亮,“师兄,咱们不能找张禹赔,但是咱们可以找别人赔啊!”

    “找谁?”吕真人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借的找谁呗!借东西还有不还的道理么!”陆道人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!”吕真人直接一拍脑门,精神头终于来了,“唐真人把旗子借走了,咱们自然得找他赔!他们邱祖庙也有法器吧,拿来抵咱们的照阳旗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扭头朝窗外开去。

    今天的华山论道,镇海市各家道派都来了,车多的把道都给堵满了。

    阳春观先前停车的时候,占了个好位置,结果现在发现,位置太好,是在中间,前后都是车,暂时出不去了。

    他马上说道:“你现在就去邱祖庙那边,把姓唐的给我喊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。”陆道人点头答应,拉开车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邱祖庙的车队具体他们不远,没一会功夫,陆道人就找到了唐真人。

    唐真人门下躺了一大片,他是焦头烂额。见陆道人过来,连忙打招呼,陆道人表示,住持师兄有请。

    唐真人有点不敢去见吕真人,借的照阳旗没了,在山上丢了大人,不仅仅把邱祖庙的脸给丢光了,连全真教的脸都给丢了。他怎么好意思去见吕真人。

    可吕真人有请,他又不能不去,只能硬着头皮跟陆道人来到吕真人的车旁。

    陆道人请唐真人在后面坐,他坐到副驾驶,然后让司机下去,关好车门,以免他人偷听。

    唐真人在这里见到吕真人,连忙陪着笑脸,“道兄,你找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找你有点事。”吕真人还算心平气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唐真人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阳春观的照阳旗,是你昨天找我借的,今天早上我亲手给你的。现在……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……”吕真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唐真人登时一怔,随即小声说道:“道兄……那个照阳旗……是被无当道观的弟子给烧了……您当时也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烧了怎么了,烧了就不用还了吗?”这次,说话的是坐在前面的陆道人。

    “这要赔的话……也得找无当道观啊……”唐真人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旗子是借给你之后被烧的,我怎么开口找无当道观索赔啊。要不然这样,你去找张禹让他赔。他没有照阳旗,赔点别的等值的法器也行!”吕真人严肃地说道。